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掌心的温度

来源:警界散文 作者:谢沁立

  2014年,在北京鲁迅文学院学习的时候,每天清晨,我从宿舍走出来,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到院子里健步走。

  正是秋季,北京有着难得的天高云淡。院子里绿茵繁茂,白玉兰树结着红红的果实,不时有宝石一样的珠粒掉落在地上。低矮的梅花在草坪中间快乐地生长着枝叶,等待冬天的来临,等待寒冷中的绽放。木槿不动声色地站在一旁,满枝的羞涩。

  我摆动手臂健步走着,用力呼吸新鲜空气,这里的空气也应该受着文学的滋养吧。鲁院和现代文学馆坐落在同一个院子里,我每天都要走过文学馆的三个展馆。

  主馆面朝东方。我每每经过这里,总要停下脚步,完成一个仪式:走上门口的台阶,去触碰大师的手模。

  早就知道,没有巴金先生就没有中国现代文学馆这座神圣的殿堂。巴金先生的手模被镶嵌在每扇玻璃大门上。这些门上都有一个长方形铸铜件,正中是巴老的右手手印,旁边还有一方他的印章。推门时,必定和先生的掌心贴在一起。

  巴老的手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小而纤细的那种,因年迈而伸不太直,更显文人气质。这只手写出了几十卷著作,译出了几十本外文经典。

  我的手掌刚好完整地嵌进巴金先生的手模,四周几乎没有缝隙。手模的拇指弯曲,食指也向拇指的方向弯曲着。这是一只多年握笔的手,手掌上掌纹、血管脉络清晰可见,有浅浅的凹陷和微微的隆起,一条条细密的纹路里蕴含着这位百岁老人对文字的挚爱。

  清晨的阳光照在手模上,我轻轻按上去,能感受到那掌心有着暖暖的温度。每一次触摸手模,我都犹如朝圣。

  一天清晨,我正要走上台阶时,从门里走出一个年轻男子,手上提着两个大菜筐,身后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一蹦一跳地。这是来给文学馆食堂送菜的外地男子。他们走出时推开的是另一扇门,而我按住的是旁边的一扇上锁的门把手。

  男人以为我要进去,让开身位热心地对我说:“走这个门吧!”我笑了笑,说:“我不进去,只想按按这个手模。”男人看了一眼门上的手模,没有什么表示,拎着筐走下台阶。小男孩并没有跟上他,而是走近我,扒着我的手臂好奇地看我按着的手模。我说,来,宝贝,你也按按大师的手模,以后写出好文章。我将孩子的右手轻轻按住手模。小小的手掌含在文学巨人的手中,那么小,那么稚嫩,又是那么可爱。小男孩停顿了几秒钟,缩回小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跑下台阶,扑进男子的怀抱。我对男子说,这是巴金先生的手印,让孩子摸一摸。男子挠挠头说,我每天只是送菜,根本不知道这些,以后孩子再来,我都会让他摸一摸。

  按住巴金先生的手模,推开门,我走进了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浩瀚的天地;推开门,一位位文学巨匠从历史中向我走来;推开门,我同众多的写作者们一起感受在孤独寂寞的写作之后得到的认可……

  是呀,当我倾听文学大师们授课时,当我走进文学馆,观摩鲁迅文学奖的颁奖仪式时,我都会不自主地想起巴金先生的那个手模,文学的繁荣,作家的成长,是这位老人一生的期盼。

  掌心的温度,便是内心的温度。


    作者简介:谢沁立,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天津作协签约作家,出版散文集《纸琥珀》、报告文学《大道辅成》。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