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与一颗星星的对话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 韩秀媛

 ————谨将此文献给牺牲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的藏族民警阿真能周

阿真能周,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时,我正为了一件琐事而烦恼,顶着半个月亮在院子里徘徊。

微信图片_20200509141241.jpg

北方的春天来得迟缓,四月都快过去了,树芽才抽出浅淡的绿;搭了五月的边儿,桃花、李花、杏花和榆叶梅像是猛地一同醒来似的,一枝枝、一团团地簇拥着,竞相绽放起来。

那天,半个月亮下面立着一棵静默高大的榆树,榆树下面站着我,我在草木萌生的香气之中,深深地吸气、呼气,透过树杈看月亮,月亮也拨开纱雾看我。

那天的月儿,没有儿时的皎洁、明亮,星星也疏离着。

阿真能周,如果你没走,会在巡逻的间隙仰望星空吗?

青藏高原将你举得更高,星斗在黛蓝色的幕布上逾加耀眼璀璨。

五月了,远处的雪山还未融化,草原的泥土泛软,红毛柳萌发出了新芽。月光下,查真梁子若隐若现,梭磨河闪烁着清冷的微光,静静地向大渡河流淌。高原睡了,山林睡了,鸟儿睡了,只有你还醒着,马蹄声声,敲击着星空下的旷野。

阿真能周,你走了,有没有感到孤独?

你不孤独,从警11年,无论是在初入警时的壤塘县还是在现如今的红原县,你都以山林为家,与农牧民为友。你天生就热心肠、爱操心,你惦记着,也时常被惦记着。你有一颗悲悯而良善的心,连林子里的小动物你都呵护有加,更何况那些和你血脉相连的藏族、汉族和各民族的老百姓呢。

照片中,你与牧民在帐篷前席地而坐,你很是认真地疏解着什么,我总能看到你俊朗而明亮地笑,那笑容,亲切自然,发自心底,似乎在哪里见过,像雪山上的一阵清爽的风,透过手机屏幕吹向幕色中的我。

30岁的你,脸膛闪烁着麦穗般的光芒,眉眼间盈满了正义的能量。这个年轻、阳光,活力四射的藏族青年,像一匹皮毛油亮、身高体阔的骏马,像那枚刚刚跳上青藏高原的太阳一般,聚集着随时都要爆发的力量。

你作为四川省阿坝州红原县刷金寺镇森林公安派出所所长,在你心中,守护山林和湿地保护区的治安安全便是比天还大的职责。就在你牺牲的一个月前,红原县瓦切镇发生一场草原火灾,多户牧民草场被烧毁。你向领导主动请缨,连夜开展侦察,又熬了个通宵,很快锁定嫌疑人,侦破了案件。

你在温暖的阳光下组织警体训练,在鹧鸪山、亚克夏山和更远、更高的山上昼夜巡逻。马儿飞奔,日干乔湿地上的溪水溅起一层层水雾。渴了,饮一口山泉,饿了,啃一口干粮。

短短几年内,你对那些错综复杂的山路了如指掌,每次巡山时,你都当护旗手,在前面领路。冷杉林和紫果云杉林遮天蔽日,高高飘扬的红旗似火种一般跳跃,只要红旗在,刷金寺镇山林的平安就在。

可是,你却走了,似白昼中划过的一颗流星,悄无声息。

其实,你早就感到了不适:头痛、恶心、经常呕吐。对于一个生在、长在高原上的人,那是一种高原反应吗?我想不是。

微信图片_20200509141244.jpg

2020年的春节,新冠肺炎疫情来势凶猛,防控形势和防控力量异常紧张。你把自己的病痛暂且放下,主动要求到刷经寺镇防控检查卡点执勤。你最清楚,那里是红原县的南大门,是进入阿坝州的重要关口,每年的春节和旅游旺季,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群从那里进出。只有稳稳地守住那个关卡,才能保证红原及至阿坝人民的安全。

作为卡点的副组长,你凡事都想在前面、做在前面,盘查车辆、劝返人员、防疫宣传、往来登记,哪样都来不得半点马虎。

在你参与战斗的43天中,是红原天气最为恶劣的时期,海拔3507米,空气干冷稀薄。零下20多度的气温是常态,风雪交加更为你们的执勤增加了不可想象的难度。你和你的战友们在那里日夜坚守,你挺起高原人的脊梁,鼓起人民警察的胸膛,将自己站成一座耸入云端的雪山,站成一面高高飘扬的、鲜红的旗帜。

就在3月14日那天的深夜,你依旧头痛难忍,可你还是执意替换下疲惫的战友,硬挺着值了一个后半夜的夜班。

你就是这样,把战友当成自己的亲兄弟,在危难之时,总会伸出援手。那年,你和战友东周嘉措在下乡返回途中,经过一条封冻的河时,摩托车掉入结冰的河中。当你俩把摩托车拖上来时,浑身是冰水。东周嘉措的脚被冻得走不了路,人眼看着要不行了,是你把他冻僵的双脚揣在你的怀里捂热,救了他一命。

阿真能周,我的兄弟,你在的30年间,你那双温暖的大手,不知领回多少走失的灵魂,拉回多少身陷逆境的人们。

3月15日的上午,你走了。你是在睡梦中悄然离去的,安详、平和,没有一丝痛苦。

你平日休息的备勤室简陋却整洁,警服、警帽挂在衣架上,几双皮鞋码在床下,在等着你掸去灰尘。你的办公桌上,警用保温杯在等你拧开盖子,续上滚烫的开水。你那本厚厚的工作日记还摊放在桌上,有你近年办案、走访、扶贫的点点滴滴,等着你续写。

你在帮扶日记中写道:

“2018年1日7日,记不清几次到三家寨了,和帮扶对象都快变成一家人了,吴永胜看见我来了,很高兴,很激动地和我打招呼……”

阿真能周,你知道么,你走后,你帮扶的三家寨村的村民因为失去你这样一位亲人,都慌了神。他们为你诵经,点起一盏盏酥油灯,自发地拉起黑白条幅为你送行。

你日记中提到的贫困户吴永胜“哇哇”地哭出了声。你在他的心里,是恩人,更胜似亲人。在你的鼓励和资助下,身有残疾的吴永胜,开上了小卖部,当上了护林员,脱了贫。吴永胜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一遍又一遍地用手掌擦拭挂在他大门上的那张扶贫“明白卡”,那上面印着你的名字和穿着警服的彩色照片,他要把它一直挂在那里,作为想念一个人的永恒留念。

赵俊贵含着眼泪在回忆着你的好:他的老阿妈,精神病发作时就要出走,每次都是你帮着找回来。他拍着你刷的白墙,摸着你买的橱柜门,指着你安的吸顶灯说,那些东西都在,白白亮亮的,你怎么可能走了呢?

微信图片_20200509141247.jpg

壤塘县的老百姓心绪难平。你入警时,只是上杜柯乡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可却在那里留下了从警以来浓重的一笔,那里有你青春的身影,有你奋斗的足迹。

上杜柯乡吾克基村的辜继上听到你牺牲的消息,失眠了整晚。若不是那天你巡逻路过,只身跳进十米的深井里救出他3岁的儿子,心理上的责罚将会跟着他一辈子。那时正值寒冬腊月,你从水井中爬出后,棉衣浸透了冰水。你在瑟瑟发抖时,还不忘一再地叮嘱。那时,从警时间不长的你,竟然老练得像个老警。

央金卓玛,这个正在四川民族学院读大学的女生,回忆起被你和妻子多年资助完成学业的往事,泪水奔涌。西穷村是你在上杜柯派出所工作时的联系村,村里的孩子都得到过你的照顾。贫穷的央金卓玛家和莫莫家再也拿不出钱来供她们读高中。那时,已经调到红原县的你和妻子班么措听说了,把她们接到红原县的家中,你和妻子资助并照顾她们完成了高中的学业,顺利地考上了大学。

和你一样善良的妻子,身为教师的班么措,在这些年中,同你一起资助了30多名学生,4人考上了大学。

你虽走了,可你永远驻在他们的心里。

可是,我还是要说,你的阿妈,早已经哭干了眼泪,每天都站在大门口转动经轮,朝着你来时和离时走过的小路默望。短短的3个月内,你的阿妈失去了丈夫,又失去了最疼爱的儿子,这让她怎么活,怎么活……

阿真能周,我的好兄弟,你生是高原的孩子,死是草原的雄鹰,你久久盘恒在红原的上空,不肯离去。对于亲人,还有那么多的承诺等你实现,悲伤的母亲需要儿子的陪伴,手术还未痊愈的妻子需要丈夫的呵护,13岁的儿子还在馋爸爸的回锅肉,你的战友还想听你笑着喊他一声“么么哒”……

阿真能周,我的好兄弟,如果生命真的有轮回,我想,来生你一定还想做一名警察。

微信图片_20200509141251.jpg

心头的阴霾早已散去,我站在黑龙江的大平原上,朝向西南的方向望去。那里的天空,澄净而深沉,那里有一颗闪亮的星斗。是你么,阿真能周!我举起右手,向你致敬,我的好兄弟……

 

 微信图片_20200509140333.jpg

 

作者简介:韩秀媛,现供职于黑龙江省绥化市公安局。全国公安文联理事会理事,全国公安文联散文分会副主任,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第七届冰心散文奖获得者。散文作品多次获得全国一、二等奖。出版散文集《等风吹来》。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