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遇见,在这个春天

来源:琴心雅集 作者:顾颖颖

几个月后,堵车又到达了巅峰。但似乎人们在一夜之间参透了孔儒之义,纷纷排起驼峰长队,以一缓一进的速度向红绿灯靠近,往日喋喋不休的嗓门似乎还在放假,而它们的主人,却一个比一个勤奋起来了。

电台的主持人是不变的磁性嗓音:太阳马上落山了,但愿你的心情不会落山。

复工之后的心情自然是不差的,但近来嘴角总是不自觉地上扬还是多少令自己都有些诧异,趁着堵车的时间,朝天边望了望,一望就更诧异了,这哪有什么落日,明明是一件艺术品嘛,一件由最开阔也最无暇的天空大师创造出的艺术品。并不是很圆,像慢慢化开的蛋黄液,融在周边一小块粉色的云霞里。不是黄,也不是红,那是柠檬黄加朱红调出来的色,慢慢晕染出朦朦胧胧的样子,像是风随意吹起了一层薄纱,又故意布出了令人心醉的画面。但凡夫俗子哪懂什么艺术呢,只能凭着心思走,但凡看一眼便由心底唤出了“美”这个字眼,那便就是美了。

微信图片_20200507112032.jpg

红灯不长,只要一个转弯,就到家门口了。

车子在保安大叔的迎接下跨向大门。慎重的栏杆缓缓抬高又放下,保安大叔从冬装换上了春装,或浓密或杂乱的眉间也冰霜融化,流淌出柔和的川水。也只是不久前,大雨灌满了保安站岗的尼龙布顶棚,“浓眉毛”大叔刚刚取出体温计,便被一场灌顶浇,一声大骂便是春雷也被吓回去了。司机战战兢兢地不知往前还是往后更好些,那大叔已大步跨到前方招手,又迅速掏出宝贝一样的体温计。“浓眉毛”在体温计"滴"一声之前仍是一壑山脉,眉毛下方的眼睛更是一转不转地盯着屏幕上一秒的跳动。当拿到了作为通行证的“点头”示意,车子就缓缓地通过了关卡。在司机的反光镜里,就只剩下一个正用湿漉漉的袖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又怎么都理不齐整发型的渺小身影——那所有的英武好像在下一辆汽车到来之前,都被暂时搁浅了。

一只肥胖的矮脚狗撅着屁股,在草丛里撒泼捣蛋,烫着一头小波浪卷的阿姨牵着另一端,等它玩够了,再牵着继续走。对匆忙赶路的上班族而言,这总让人有些生气。每个人都在奔赴自己的目的地,而她们像是永远都没有目的地;每个人都在努力算计时间,而她们却不屑于此。那只恃宠而骄的矮脚狗,知道自己腿短不好看,就总将背影留给别人。“卷毛”阿姨也已不年轻,身材有些发福,于是小区里,小河边,总是能遇见这对憨态可掬的背影,有些滑稽,却不得不承认实在可爱得很。就在不久前,当全家紧张地围着电视看新闻的时候,这只狗在楼上时不时传来上蹦乱跳的声响,那会儿脑子里成日想着,一定要逮个机会朝它屁股狠踹一脚,如今却再也没有那个念头了。

微信图片_20200507112036.jpg

过了冬,日子沿着隧道,渐渐变长了。站在阳台上往下望,孩子在草坪上玩皮球,一个人竟也玩得那么欢乐。孩子的世界只有一个皮球,但玩具却有一个地球那么大。过年开始在家里连宅数月的孩子可不少,然而隔着楼又总能看见听见这些淘气的小家伙。沉闷的大人似乎也能受到不少带动,尖起的耳朵听见哪个楼栋在叫唤,便是拖鞋来不及穿好也要奔到阳台,唤声在空荡荡的大楼里就格外清晰了,“病毒你快快跑,我要下楼玩”,或者也就几声“啊,啊,啊”,像是站在山顶上豪吐一肚子的情绪,吐完了,又能呼吸新鲜空气了。也有孩子站在楼上扔玩具的,当然是被大人不到一分钟就拽进去了。想必,再好的玩具也抵不过当下这绿油油的草坪,和草坪的细缝里,窜出的细细长长、又摇曳舞动的小花。

每天一路40多公里的路程,好像也不只有电台情歌安慰疲惫了,高速两旁的嫩黄如同星星般的迎春花,怕是早就开了吧。转念又想,这些花难不成是月亮趁着天黑种下的吗?只是为了不在的时候,也能照亮人们前行的路。还有那些粉色的樱花,密密匝匝地开满了一树,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去年的春天是没有见到的,前年也是没有见到的,但并不是去年、前年它们不在,只是路人总是匆匆地走、匆匆地回,却总也忘记,除了路,路边还有风景。

准时下班和晚十分钟下班,看到的夕阳就很不同了。在变成蛋黄液之前,夕阳是一个通体发着橙红色光的圆球,那不是圆规画出来的圆,艺术家画圆从来都不借助工具,因此在放大数百倍的画面中,你会发现上面也有细微凹凸,甚至是修改的痕迹。但正是如此,这才构成了自然、灵动、并有灵魂的生命体。是生命创造了艺术,艺术自然就需赋予生命。如果留意,一个红灯的时间,便会发现太阳化妆成夕阳前,也像个害羞的姑娘,躲在树梢后头,而树梢怎么都藏不住这浑圆的身板,光芒就从千万片树叶里透射出来,大地上出现了充满奥秘又生机蓬勃的图腾。金色的光线柔和而均匀地洒向人们疲惫的脸,温暖而安静地抽去了人们心中的忧虑。于是,大人们也有了孩子脸上那般,红彤彤的神韵。

爱睡懒觉的毛病也被突然治好了,在几个月的口罩生活之后,最大的心愿就是吸世界上最新鲜的空气。而最新鲜的空气不在遥远的大洋洲,也不在回不去的曾经岁月,而就在每一日清晨的阳台上。

车子开出大门,又是新一天的启程,曾经的每一天都相仿,如今的每一天都不同了。看见“卷毛”阿姨和矮脚狗两个敦实的背影也是刚出小区,就知道今天比昨天出发得更早了些。所以就算堵车,也不怕了。

 

微信图片_20200507111838.jpg

 

作者简介:顾颖颖,现供职于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热爱文学。作品散见于《中国文化报》《人民警察》《青年报》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