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心中的“流星雨”

来源:琴心雅集 作者:刘俊杰

微信图片_20200225111732.jpg

“勇闯天下!超级飞侠!”

家里,我2岁女儿的声音再次在耳边“轰鸣”而过。她叫“流星雨”——我取的,本想她能如天际边的流星雨一般璀璨夺目,谁知,她却如陨石划过大气层一般剧烈燃烧,闹腾得很!

自从“小猪佩奇”在她心目中光荣撤岗后,“超级飞侠”成了她的新欢。只见她扎着两个丸子头,小手摆放在身后,双腿下蹲,用奶声奶气的语调向自己发出指令:“现在是飞行时间!”身子跟着一个螺旋,向房间的某个角落快速“飞去”,边飞边喊:“勇闯天下,超级飞侠!”这个时候她的引擎是不会停歇的,直到撞到她爷爷奶奶,而坐镇指挥塔台的我——在她心情不错,并还没完全放飞自我的时候——偶尔能顺利地下达“降落”指令。

以前常听人说:多个小孩,家里热闹。这话不可否认,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远远不够。可这份非凡的热闹也预示着一堆麻烦,当无休无止的“哭闹”变成不置可否的“苦恼”,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我都忍不住对着天上的星空抱怨:派来惩罚我的吗?漫天的繁星,每一颗都心虚一般沉默,不发一言,身后的流星雨却被饿醒、又开始闹腾了,现在是夜奶时间。凌晨的月色,是我见过最“难熬”的景色。

“养儿防老”这四个字是我一直自我安慰的话,顶着浓浓的黑眼圈,思来想去,好像也就是如此了。为此,我决心,2020这个新年过后,一定要好好教导她,传授她善良与爱,教她为人处世、学习个人礼仪……然而2020年新年还未开始,在耳旁一片流星雨“超级飞侠”轰鸣声里,我看见电视上开始播报冠状病毒的消息,脑海中回想起老一辈谈“SARS”的故事,那是被无数经历过的人描述成“灾难”的疫情,哪怕现在看不见却也闻得到当时这其中之“味”。

无私奉献中伴随着牺牲,众志成城下笼罩着悲情,春暖花开时夹杂着寒爽。如果“一线”是根线,我曾因“大只”的身材自封为其中加粗的那根。“线”分两边,身后是人民群众,身前是未知的危险系数。一直以来,这个系数是茫茫的“大客流”,是罪行累累的“犯罪份子”,是危机四伏的“机密任务”,而如今又是这无形的“冠状病毒”……我开始有点担心:万一病毒真的爆发,“一线民警”中那个渺小的我,真有那份胆量、扛起嘴上喊了六年的“责任与担当”吗?

2020年1月25日,天蒙蒙亮,我已在上海特警总队集合待命,电视里、广播中、手机上,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冠状病毒的信息。作为一名即将奔赴管控、隔离第“一线”的警察,枪械武器、警用装备所能给予我的安全感此时还没有一个薄薄的口罩来的实在。而此时此刻,使命当前,我将满肚子的“害怕”我活生生地咽下去,哪怕这份“恐惧”还来不及嚼碎和消化,仅凭一幅口罩我已敢跟这个世界说“不”!

微信图片_20200225111755.jpg

这份勇气,不仅是警察职责带给我的,也不仅是来自国家和人民的召唤。我清楚地知道,作为一名父亲,此时此刻面对疫情肆虐,我若恐惧、退缩,没有担当起一名“一线”警察的使命,一旦被我的孩子知晓,她会如何看我这个爸爸?此时此刻,我的勇敢,才是对流星雨最好的教育、我才是她最鲜活的榜样。只有一名勇往直前的父亲,也可能有一位善良、充满爱心的女儿。记得柴静在《看见》中说:“这个世界上有种力量,比什么都柔弱,但比恐惧更加强大。”

整装,出发!

今夜,依然寒风凛冽、寒气刺骨;而面对无边无际的黑暗、迎着北来的寒风,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院前的石碑依旧挺立、国旗广场上的国旗依然高扬;“托起公安工作的明天”靠的是我们每个人的忠诚笃行。2020这个岗,我“值”了!

微信图片_20200225111550.jpg

放下行囊,整理床铺,拉开行李,就在我打开家人给我准备的换洗衣物时,突然发现里面静静地躺着三个口罩和两个玩具——那是流星雨最爱的“乐迪”和“小青”。

“爸爸,我明天派超级飞侠保护你,好不好?勇闯天下,超级飞侠!”我这才记起,那晚流星雨拿着小玩具、跑到我身边,对着窗外的星空傻傻喊出的话……

那晚的月色,皎洁璀璨。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