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那些醒着的人

来源:黑龙江日报 作者:韩秀媛

那些天,我不想睡去,我想一直醒着,盯着那些不断攀升的数字。

这些天,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我和另一位纪委的同事,把守在一座老居民楼锈迹斑驳的大铁门前,管理登记着进出的居民。

有位中年男人要出去买瓶香油,他的通行证上记录着一天前已经出去过一次。一瓶香油和增加一次感染机率相比,孰轻孰重?将他劝返。一对夫妇要结伴去银行办事。规定每户每四天才能出来一人,丈夫被劝返。儿子要上楼给生病的老父亲送些吃的,必须得测体温、填表格,摸清他的情况,方可进入小区。

动了一番脑筋,费了很多唇舌,组织最恰当的语言去解释那些平日里不算事的事。好在,多数人能配合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224102122.jpg

关晓红《守候》农民画

小区门卫是一对长驻在门卫房的老夫妻,为了减轻他们的压力,我们决定在小区门外的冰天雪地里,值满8个小时,直到深夜。

值守的第一天便赶上一场大风雪,刚刚有些回暖的二月,气温又骤降回零下20多摄氏度。寒风依旧延续着严冬的肃杀,针扎一般刺痛皮肤。厚羽绒服、厚棉裤,帽子、口罩、围脖、皮毛一体的棉鞋都武装上了,在外面站上几分钟,还是冻透了。

街上有零星匆忙赶路的行人,男人居多,双手都提着大袋的蔬菜和食品。抬头望向那栋老楼,有的窗台上摆着绿植,有的半遮着窗帘,人影在屋里晃动,偶尔有人趴在窗台往外张望,穿着单薄。那些窗口,都透着家的温暖。

门卫招呼我们,进屋暖和下。冲他们摆摆手,谢过。一位下楼扔垃圾的老人隔着铁门和我们说话,厚厚的口罩也挡不住他洪亮的声音。他说,老话说患难见人心,感谢国家肯下这么大力气拯救老百姓!类似这样朴实的话语,在这段时间经常能听到,这也是老百姓掏心窝的话。

那些天,我不想睡去,我想一直醒着,盯着那些海量的消息。隔着屏幕,我看到了那么多白色的背影,那么多纷至沓来的脚步。国难当头,除了捐献一点微薄的心意,采写过一篇散文,编辑一个散文公众号,我还能做什么?

中国是一个大家,我是大家中的一员。大家有难了,我也要冲上前去。单位抽调人员组建疫情防控队伍时,我主动报了名,到需要的地方去,守好阵地。

其实,在这特殊时期,许多人早已经在一线岗位坚守了多日。

那天去值守的路上,看到一名警察在检查车辆通行证。小伙子穿一身单薄的警用短棉夹克,戴着棉帽,头顶、肩头都落着霜雪,脸膛已经冻成黑紫色。心想,这些站在风雪中执勤的警察,都是谁家的孩子呀,我这个当母亲的,看了真有些心疼。

小伙子只是那亿万人中的一员,他们为了这个大家,放下了小家,拼尽了所有的力气,甚至牺牲了健康和生命来保护这个大家。

那些警察兄弟一天没休,24小时设卡、巡逻,检测、管控,维护城市的秩序和稳定。深夜下班时,警车还在街上巡视,星空下闪烁的警灯,是他们疲惫的双眼。

绥化确诊病例实现了连续多日零增长,不断传来治愈出院的好消息。那里面,有我熟悉的医护人员的功劳。他们是战“疫”中最拼命的人,请战书上鲜红的指印就是他们胸膛里激荡的热血,上了雾气的护目镜也遮挡不住内心迸发的必胜光芒。那对年轻的交警和他当护士的未婚妻,本可以精心筹备拖后的婚礼,女孩主动请战,大年三十就走进了重症病房。

微信图片_20200224102136.jpg

姜恩莉《出征前》

我认识的一位省级警风警纪监督员,六十多岁的个体经营者,开着私家车,主动承担起交通管制时期接送血液透析患者的重任。

他们都有家,是家的顶梁柱,是父母的心头肉,是亲人的依靠和支撑。可他们知道,大家是海,小家是船;大家是土地,小家是禾苗。只有大海壮阔,小船才能扬帆远航;只有土壤肥沃,禾苗才能拔节抽穗。

夜深了,只有几个窗口透出温暖的光。路灯还亮着,照着空旷而寂静的街。路两旁停泊多日的汽车顶着厚厚的雪壳,沉睡着。这座城也睡了。可还有一些人醒着。醒着,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安心地睡去;醒着,是为了能在明日的黎明时分呼唤这座城市的醒来。

 

 

 微信图片_20200224102142.jpg

 

作者简介:韩秀媛,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第七届冰心散文奖获得者。散文作品多次获得全国一、二等奖。出版散文集《等风吹来》。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