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见 光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王志鹏

      从青年宫到支队,抄近路也要两三里,过北大街出安喜门,进入驾鸡沟穿三个涵洞,上桥入道北。

一段路,三段风景。北大街是老城的中心,车人马龙,物尽其繁,诉说着老城人传承下的雍容。驾鸡沟无考,单头向北指邙山,“两监一所”在旁边,挺有意思。

道北,是陇海铁道线以北的一条老路,大名春都路,曾经繁华。多少年前,春都路西头有一个同名肉联厂,东头是洛阳铁路分局。后来肉联厂破产,分局撤销,支撑道北经济的三驾马车跑了两驾,只剩下每晚始于八点、结束于九点的道北夜生活和居住于此的人们,三三两两把酒在这来回换主的汤锅门面里。

有段时间,我住支队,下班后去青年宫跑步,10点钟收拾完再回去。这段路每天就走白、黑两个来回。

夜里的北大街,璀璨明亮,仿古建筑的穹顶彩灯勾勒轮廓,尽显九朝荣华,楼下的酒肆饭馆,鳞次栉比,阁厅满座。行走其左右,虽不能近桌前,亦能徜徉在这“城里人”浆酒霍肉间的快活。

正意味中,脚步便出了安喜门,继续前行,只见路宽楼稀巷子窄。护城河沟深壑险,环城路马行车急,再顺势一拐进入驾鸡沟,路上不见行人,耳畔只闻风声,窸窸窣窣在灯如点豆下,斑驳着柳树条上的小叶子,经风一吹,呼呼啦啦作怪。每走一步都仿佛被谁数着:一步、两步……极易让人想起上京赶考的宁采臣,走着走着来到了兰若寺。往前经过涵洞,干脆连路灯也没了,夜黑如漆、洞寒如窟,头上再有火车一过,地动山摇,煞有矿井塌方的错觉。迎面不来人还好,走来个人,你倒要拿手机灯照照她,有没有影子,毕竟往前就是邙山。如果不是距离近,可不想走这儿。

冬至之后,进入雪季。洛阳城四周都下了雪,唯独城内地气太盛,暖雪化雨,淅淅沥沥了几天。有天晚上仍走这段路,雨下得猛,北大街上车马匆匆,不小心还被溅了一裤腿水,打伞遮一半,两旁店铺烛明灯亮,为了扩大门面而缩窄屋檐的房子,却没有丁点立足避雨之地。冒雨往前走,到了涵洞口,确是一个遮风避雨的好地方,洞外雨脚如注,洞内别有天地,几百米的长隧每一步走得踏实,在这鬼天气里方教我念它的好。

看来这世间没有纯粹的好或不好。好恶之分,存乎一心。晋僧愍度道人主张:心无义。意思是,放弃执念,顺其自然。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东西困扰着自己,只是因为自己一时的执念。也许你现在会有很多让你悲伤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你经历的越来越多,你就会越来越强大,当你熬过最艰难的时候,回头再看看现在的样子,你会发现这些根本不是事。

记得之前看到一段文字:每个人的心有两颗,一颗在窗外,一颗在窗里。窗里是你的人生,窗外是你要笑看的人生。墙高垣深,看不见光的你在窗里,深爱过,也长恨过。而窗外,风轻日暖,无边无垠。

有位兄长曾概括,在机关待久,容易产生四种精神弊病:狭隘、懒惰、抱怨、浮躁!我想机关也好,江湖也罢,在一处呆得久了,总有被惯宠的放肆和得失的躁动。恨不能毙其命,爱不能融其终!惶惶终日,匆匆老矣。

心病!无非屋暖茶香座椅软,起不了身,望不见窗。事能知足心常泰,人到无求品自高。既如此,何不常常给自己的心窗打开,见见光呢?

 

 

 微信图片_20200116091246.jpg

 

作者简介:王志鹏,毕业于铁道警察学院侦查专业,现供职于郑州铁路公安局。兴趣爱好广泛,对写作情有独钟,相关作品在新华社、《人民公安报》《青年文摘》《中原铁道报》等媒体刊发。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