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警营札记:十字路口

来源:琴心雅集 作者:顾颖颖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339.jpg

四十不惑,犹如眼前这个路口。每一条路都是看不见的延伸,每一个选择成就了不同的剧本。

寒风抖擞,我站在马路中央,将一辆闯红灯的蓝色电瓶车拦下。他先是求饶,后暴起粗口,最后甘愿受罚,笑着离开。我感叹这些年对我的塑造,让我的心脏始终保持平稳的跳动。换作以前,我不会看到他穿得并不比我厚实,骂人的时候还在瑟瑟发抖,我不会看到他的车头挂了一袋青菜和豆腐,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就像读过很多书的人,能够轻松回答每一道语文习题,说起技巧,只是读懂其中的情感。

人民警察,终究是人民教会了警察。我摸了摸口袋,那张名片依旧还在,但很快,它将成为另一种表示。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342.jpg

对于名片,妻子没有表态。一如既往的沉默,如同这冬日的天气。时间一点点捏碎,她涂着红彤彤的脸蛋,像个孩子一样祈求圣诞礼物;她做足攻略,欢天喜地地筹备全家旅行;她穿着漂亮裙子,古灵精怪地给我庆祝生日;她半夜三更抢优惠券,预约拍一套亲子写真。红灯又亮了,所有人留在原地,而那个女孩,也被生活留了原地。我苦苦回忆,可总也拼不回原点。到底是哪一个路口?是她分娩时,我不在她身边;是她独自抱着孩子,半夜去医院的路上;是她默默流泪,再也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是岁月令人沉稳,可我知道,是我没有遵守当初的承诺。

母亲欲言又止,将孩子的奖状放在我面前。如今孩子的学业,不亚于另一个文明的战场。起点、资源是家长们讨论的热题,学区房、兴趣班成了众人的追捧。当周围都是全家上阵的时候,我的孩子却少了父亲的力量。幼儿园毕业演出,他躲在舞台的角落里,我看着他蹦蹦跳跳,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手机卡了好多次,我重启了好多次。小学报名那天,他没有等到约好的伙伴。一样是学校,只不过别人在选择,我们被选择。儿子很听话,很努力。他的作文里,写的最多的是爸爸,他说要是能和我多说说话,肯定写得更好。现在他上了寄宿制中学,我们说话的时间更少了。一辆车驶过路口,没等人看清,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孩子转眼间长大,留下一些来不及说的话。时间最公正,而我总错过。

父亲不会再说话,但他留下了一份永恒的答案。父亲第一次晕倒,我赶去医院。他裹着厚厚的被子,躺在走廊的病床上。病痛让他变回孩子,满眼的委屈。门口时有人进出,寒风不断灌入。模糊的说话声,断断续续的哭喊声,像在人头顶上空盘旋的苍蝇,挥之不去,焦躁和不安不断升温。妻子眼睛红肿,脸上挂着愠怒。她怪自己,怪我,怪这连抗议都没用的现状。周围的每个人都差不多,每个人都在渴望真正的床位。我握起父亲的手,他反过来紧紧地握着我。他想告诉我,他依旧有力量。而这份力量,一直延续到最后,最后一次,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枚警徽,那是我刚刚入警时送他的礼物。我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346.jpg

四十岁,我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我从别人口中听过许许多多的称赞,可我不知道,我能否真心地称赞自己一次。

他说你怎么做交警了的时候,我无言以对。因为当下,我就是交警。外卖小哥为了抄近路,选择了一条逆行的路。我告诉他时间不等人,但法规不可违,安全第一位。一对情侣红着脸从我面前走过,以为我没看见他们的“惊鸿一跳”,我告诉他们,骑行带人很危险,浪漫一时不如平稳一生。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349.jpg

一位大爷没骑车,在路口徘徊了许久,才走到我面前。他像是犯了错一样,小声地问我,丢的电瓶车还能不能找回来。又像是说错了话一样,补充道,车子是二手的,不值钱,找不回就算了。

做公安这么多年,最怕这种时候。他穿着洗得泛白的棉服,皱着漆黑的脸,他眼里的真诚和期待,比起凌厉的风,更让我难受。这么些年,也曾有人信访投诉,有人当面质疑:大案、小案如何区分?大案必破,小案破不破?千万富豪损失的一百万和乡村老农损失的一头羊,区别在哪里?

答案和我一样,都站在十字路口吹着风。我能用生命回答的是,任何一起案件,我们都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入室盗窃,盗窃电瓶车,电信网络诈骗,我们像在应对一场大考,每一科都重要,而每一门都艰难。我们也想门门优秀,但我们没法给24小时加时,也没法将自己拆分。如果流星能实现愿望,所有人都会许下同一个心愿,给时间加点时间,将自己一分为二。

这么些年,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我们破了全国性的网络诈骗案,我们帮老爷爷追回他被盗的开刀手术款,我们捣毁了许多个三车盗窃团伙,我们擒获村里偷鸡偷鸭的“黄鼠狼”,我们碾转几地抓获凶杀案犯,我们不眠不休抓捕吵架打人的嫌疑人。

但我们也有陷入迷雾的时候,例如这次。盗窃电瓶车案,我们在监控中看到一辆红色电瓶车。农村,雨天,嫌疑人穿着雨衣,戴着黄色头盔,看不清脸。找到目标后事先将自己的电瓶车藏匿,再步行至现场。即便是这个线索,也花费了不少精力。模糊的画面被一遍遍倒退、一帧帧放大,重复的空白、否定的微光磨砺着意志和眼力。从当下捕捉过去,必须投入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时间。白天和黑夜,消失了区分,没有人休息,没有人放弃。红色,是我们从画面中找到的希望。根据嫌疑人戴的头盔,我们很快找到了案发附近的一处工厂。但工厂内上千员工,几百名临时工,找人犹如大海捞针。于是我们对工厂内集中停放的电瓶车进行搜索,红色电瓶车不超过50辆。然而,唯一的线索又很快被否定,红色电瓶车全部排除嫌疑。一道几何体,答案就在眼前,就是找不到隐藏的辅线。破案是我们毕生的痴迷,所以尽管投入了无数个昼夜,我们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疲累,我们总想一口气将谜题解开,我们不想被打断。但刻不容缓等着我们的,还有那个被假郎中骗去几万元药钱,在病床上等着希望的患癌女孩;那个被偷去电脑,因电脑里涉及公司机密文件而忐忑不安的白领;那个要每天接送孩子,却在路上被醉汉无辜打伤的单亲父亲。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349.jpg

大案、小案或许永远也分不清,就像吹过这路口的风,去东面的人觉得是东风,去西面的人觉得是西风。但我们又何必去分清,无论大案、小案,我们都全力以赴。我们只关乎一件事,将一束叫正义的阳光,带入每个人的心房。

每个人都有一个难忘的春天。葱葱郁郁的法学大楼,我和他奔驰在广阔的操场上,马上要毕业了,我们迫不及待地迎接作为成人后的第一次选择。我说那枚被国徽包裹的警徽是我的梦想,他说自己腿太短,只能靠才华吃饭了。

两年后,我在看守所的门口见过他。他蹲在门口,穿着单薄的衬衫。他见到警车里下来的我,笑着跑过来,非要和我握个手,说我和电视里的刑警一样精神。我说律师哪有蹲着的,心里有正义、手上证据全、手续办充分,挺直腰杆就是大律师。他又笑笑,拍了拍后脑勺,说万事起步难,但相信梦想定在不远的将来。话里带着苦涩,却异常坚定。他让我好好做刑警,握利剑、斩鬼魔、做英雄,那是很多政法学子的梦。

十年后,我们都实现了梦。他约我几次叙叙旧,吃个饭,但工作的交集让我主动避开了私下的交情,我们原已走向两条不同的轨道,只愿终点会是同一个。

十五年后,十字路口成了相逢的道场,宾利车从我面前停下。西装革履果然能给人增添不少气场,他不算年轻,但眼睛里透着无比的自信。他说你怎么做交警了?站马路吃灰尘,还做什么英雄?

我说车子不好随便停,有些道理一时半会说不清。他失望地离开,过了一周,竟步行到我面前,他将车子停在远处的停车场。他也不说话,就看着我拦下违章的电瓶车,规劝要闯红灯的行人,看着我带孩子走过马路,将婆婆送去车站。等到我撤岗,他将名片递给我。他说当年轮才华,他担第一,我必第二,如今也不会变,他的律师事务所随时向我敞开。我将名片还给他,说自己只是交通大整治,仍然是刑警,但交警也是英雄,只有警察自己,才最能给英雄定义。他将名片直接塞我口袋里,留下一句考虑无限期,便转身离开。而我依然站在十字路口。

二十岁憧憬,三十岁奋进,四十岁,是平稳的过渡期,又是彷徨的交叉口。不可否认,我无法毫不犹豫地将一张名片弃之不理,因为四十岁,生活深刻又完整地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去审视它。对家人的亏欠,是一道显眼的伤口,我看着好疼,好疼,我好想伸出手,将这伤口抚平,将这人生重新来过。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355.jpg

然而,红灯亮了,我停顿了;绿灯亮了,我知道自己必须继续往前了。那条从一开始就向往的光明照耀的路,也必将是我余生要走的路。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将英雄完整地定义。那金戈铁马、那轰轰烈烈、那掌声阵阵,是英雄;那朴实平凡、那坚守如一、那默默奉献,也是英雄。服务人民这件事,本身就是大事。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357.jpg

那个骑电瓶车,被我罚款的小伙,又折了回来。他递给我一个杯子,冒着热气。他说是自家老婆磨得豆浆。我很意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就在刚才,我只是告诉他,罚款是为了更好的记住,天冷了多穿点儿,开车记得戴手套。我又注意到他的电瓶车不是原来那辆,随口问了问,冬天电池不经用,刚才那辆没电了吧?他说没换,还是刚刚那辆。我说那不是蓝色的车吗?他笑着说,只不过把车身上的蓝色贴条撕掉了,原本就是黑的。不过也难怪,亮的颜色显眼,回头我再贴上去。

我突然看到一条百思不得其解的“辅线”,就这么出现了。那仅凭第一眼就认定的“红色电瓶车”,那印刻在我们脑海中案件的核心要素,或许本身就是错的。嫌疑人穿着雨衣,挡住了车身的一部分。我们看到了一部分的“红”,而我们放大了这些“红”。与判断很多事物一样,我们的主观被“显眼”的颜色先入为主;又因为急于破案,急于获取线索,我们停留在浅表的思考。走错了第一步,就不可能收获最后一步。而走对了一步,或许也就只差一步了。

果然,在工厂的停车场里,只有这么一辆,车后箱盖上贴着红色塑料纸的电瓶车。我们很快找到了他,也很快找回了被窃的电瓶车。

人民警察,终究是人民教会了警察。我感谢那个给我送豆浆的小伙,我感谢那个问我电瓶车能不能找回来的大爷,我感谢这身坚挺的制服。在这善与恶的较量中,在这是与非的辩驳中,我们比任何一个职业,更容易接近人性的真理,也更容易到达自我意志的高峰。我们会因感动而感动,会因同情而同情,会因失败而自醒,会因不公而奋斗。

或许,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十字路口。而每个人,最后都会选择一条心之向往的路。

眼前,我望见车子井然有序,人流来来往往;一条宽阔的路,织出了城市温暖的纹路。

微信图片_20191231101400.jpg

(后记:儿子又写了一篇关于我的作文,名字叫《英雄爸爸》,他说是妈妈帮起的题目;母亲整理儿子的奖状,自言自语着,言传身教,就是最好的教育。)

 

 

 

微信图片_20191231100855.jpg

 

作者简介:顾颖颖,就职于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临港分区指挥部,热爱文学,希望能一生执笔,记下这漫长的时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