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王娟:古镇派出所纪事

来源:警界散文 作者:王娟

警车行驶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四周群山环绕,白云悠悠。一座座古旧的小村落像一颗颗散落的珍珠,嵌在山腰上,镶在路边上,趴在斜坡上。说它们像珍珠,是因为村落的院墙大多以白墙为主,从绿油油的青山绿树间透出一种清清爽爽、简简单单的味道。

“这么远啊?!这派出所的人去县城开个会、批个案子可不容易。”我对陪同我采访的河南省淅川县公安局的天坤大哥感叹。我们要去的地方叫荆紫关,是位于豫陕鄂三省交界,素有“鸡鸣三省”之称的古镇。清中晚期,那里已是水陆商贸重镇。国共内战期间,红二十五军曾在这里“巧夺荆紫关”,一战大捷。著名作家贾平凹也曾写过一篇名为《白浪镇》的散文,写的就是这个三省同名同址叫白浪镇(村)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191227133438.jpg

我是第一次到荆紫关。也是我从事公安宣传工作十多年来第一次跨区域工作,参加全国公安文联组织“警徽闪耀在长征路上”主题创作活动,我被省公安厅选中前来采访。

“你看,这几家窗台下的水印,就是那次大水的痕迹。看,这几家都淹到门楣了。”天坤大哥指着窗外叫我看。他说的是2010年7月24日,淅川因为南水北调移民期间,突然山洪暴发,丹江水暴涨的那场水灾。

车到荆紫关,时光仿佛在这里停驻了一般,路还是光滑的青石板,巷道和建筑似乎隔了几个世纪,衣着朴素的村民,摆着八仙桌的门厅……荆紫关派出所的民警小祁、小付和小贾边走边给我介绍。

在我的追问下,他们先说的是那场大水灾。那天,民警们提前接到命令,上游有一只采金船被冲了,路过时如果横着冲来,很可能撞塌荆紫关丹江河桥,他们要赶快劝离拥在桥上看洪水的群众。早上7点,他们就开始在桥上警卫。11点多,挤在桥上、站在河边的群众越来越多,周围逐渐涌来足有上千人。民警来回走动着劝说时,有的群众不但不走,还吹胡子瞪眼反驳:

“你们都在桥上,为啥让我们走?”

“我自己的命,不用你们管!”

民警灵机一动,用车载扩音器喊话:“带孩子的家长注意了,孩子的生命才刚刚开始,要珍惜!”很快,家长们牵着孩子撤走了,其他人也都陆续跟着撤了。没多久,洪水远远地咆哮而来,站在高处的群众看见了,反过来又着急起来,大呼小叫喊桥头警戒的民警:“快跑,快跑!大水来了......”那一天,民警们一直忙到下午2点,午饭都没顾上吃。

“那采金船后来是横着过的?”

“顺着过桥洞的,桥没事了。”我听后微微一笑,民警这未雨绸缪的劲儿,希望父老乡亲们后来也能理解啊。

小祁在这里工作年头最长。他说,那场大水真吓人,最低处的村庄一楼都被淹了。好在政府和民警提前组织村民撤离,病号也都背出来了,最危险的地方都有民警把守。周围三个乡的二十多个村,三万多人呢。洪水过后,满目苍痍,烂泥足足淤了有一尺多厚,土坯房很多都泡塌了,有的只剩柱子。连续几天执勤,民警们的脚都沤烂了。这事要是发生在夜里,后果真不堪设想。不过想想也自豪,那次洪涝,也是淅川历史上唯一一次没有引发伤亡、没有疫情、没有盗抢案件的洪涝。

微信图片_20191227133441.jpg

过了桥,就是传说中全国唯一一个“一地三省”的村镇——白浪镇(村)。民警们说,这里地界犬牙交错,一家三省人、一墙三省人的现象很普遍。这么小的一个小村镇,同时存在三种口音、三个供销社、三种戏剧、三种报纸和三色菜肴。不能不说,这些年的公安工作全仗着三省协作警务机制。说起来有趣的事很多:白浪镇有一条穿三省而过的小河,河上的“一脚踏三省”纪念碑旁边有三棵柳树,其中一棵长在河边。前几年,这棵柳树边还有座小房子,房里住着一个老人,老人开了一家理发店,理发店开了三个门,分别迎接三个省的客人。大家都开玩笑说,老人夜里睡觉,翻个身就出省了。2011年那年,有一家婆媳打架,婆婆是河南人,媳妇是湖北人。老太被推倒时,头枕在湖北,脚躺在河南,这可该归谁管?民警们有办法,他们主动联系了湖北白浪镇派出所的民警,双方一起劝说,顺利调解。去年,有个骑摩托车的和一个开面包车的撞了。要是按交通事故的勘查规定,应该以撞点现场为主,判断该谁管辖。民警到场一看,是在湖北地界撞车的,可俩司机都是河南人,事儿也不大。民警想,既然去了,就不值得再移交,当场给他们调解了。2015年,修了吴村丹江河桥,桥建好之前荆紫关镇有九个辖区村需要出警时,他们都要绕道经过湖北境内,路过湖北白浪镇派出所才能到达,这种“跨省出警”对他们来说,都是常事。

荆紫关派出所辖三十七个山村,最远的村离派出所有三十多公里,高山峡谷中处警也往往比别人要艰难得多。2011年7月的一天,下午4点多钟,他们接到报警,一个山村发生了一起治安案件。等他们开着小面包车赶到现场、录完笔录,已是夜里10点多了。那天的雨下得可真大,山里云雾缭绕,能见度很低。小贾开车,小付得不停地给他擦挡风玻璃,要不根本看不见路。一路上,他们要路过七八处弯道特别急的地段,护栏看不清,一不小心就会掉进万丈深渊。小付擦着玻璃,还提醒:“小心哈,这里前不久刚翻下去一辆车。”平时到派出所四十分钟的路程,那天晚上,他们足足走了一个半小时。不用说,擦玻璃的也擦了一个半小时。期间,还迷路跑错了道,在山里转了好几个来回。两个小伙子,就这样度过了他们从警生涯中最惊险的一夜。

去年,有个小村出了事。有一家弟弟怀疑哥哥和弟媳私通,拿着菜刀要砍哥哥。这个村实在偏远,和外界相通的,就是山间一条羊肠小道。接报案那天是晚上,黑灯瞎火的,小付只好把车停在公路边上,带着三个辅警深一脚浅一脚地摸黑走过去。等调解完毕,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

微信图片_20191227133444.jpg

这样的事,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们说,荆紫关民风朴实,可别小看山民,这里家家从祖上开始就经商,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家教修养也好,所以,这里发的基本是鸡毛蒜皮的小案子,大案件几乎没有,更别说杀人放火的恶性案件了。荆紫关派出所只有八名民警,但因为案件少,他们并没有觉得工作有多忙。他们的家几乎都在县城,可他们也没有觉得工作有多苦。我想,在这里工作久了,也许古镇静谧的风格也融入了他们的血液,影响了他们的心态。他们待人接物淡定从容,热情大方,想必在办理案件时也不急不躁,井井有条;调解纠纷时也会和颜悦色,以理服人。

丹江河水滋养了这里的人们,也丰富了这里公安人的内涵。采访结束,我恋恋不舍地和他们挥手道别,心里却恨不能留在这里,和他们好好相处几天,跟随他们到古镇禅房、到大山深处出出警、调调纠纷、办办案。行走在青石板路,漫步在羊肠小道;流连在古建筑中,穿梭在群山中;看山花遍野,听松涛阵阵,与淳朴善良的三省古镇人打打交道。

我想,那样的感觉,一定别有一番滋味。

 

 

 微信图片_20191227133059.jpg

 

作者简介:王娟,供职于河南省三门峡市公安局,鲁迅文学院第23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河南省作协会员。累计发表文学作品百万字,散见《广州文艺》《延河》《安徽文学》《百花洲》《都市》《当代小说》《中国铁路文艺》《厦门文学》《鹿鸣》《东方剑》和《人民公安报》《现代世界警察》等,已出版散文集《穿过人群凝视你》。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