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阳光下的常春藤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旷胡兰

从南京市区出发,驱车四十余公里,是一片草木葱茏、风景宜人的土地。两排平房掩映在蓊蓊郁郁的树木之中,清幽、宁静。我怀疑这是一个养生、养老的处所。

仅仅怀疑而已。

其实,这是南京市公安局设立的专用病区,简称为南山“涉艾”病区,里面收押的是艾滋病犯罪嫌疑人。

下得车来,大队长赵顺军引我们移步其中。

“艾滋病”“犯罪嫌疑人”这两个词语的叠加,让我不禁生出些许恐惧。我跟在赵大身后,轻轻移动脚步,似乎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弄出的声响,会激起监室内病犯的狂躁。

沿着走廊,我们经过一个个监室,监室里一个个病犯静静端坐在床边,有几个人手里还捧着书本。看着他们的模样,我实在难以将他们与这两个词语联系起来,我想象不出他们曾经的邪恶与疯狂。

“涉艾嫌疑人、病残吸毒人员、呼吸道传染病嫌疑人,这些特殊人员的违法犯罪,一直是危害社会平安的顽疾。长期以来,由于受法律法规限制和羁押条件制约,以至形成了有人抓无处关,屡抓屡放的现象。他们敏感、多疑、自闭、狂躁,一旦被羁押,则反应异常强烈,轻者不服管理、冲监闹监,重者自伤自残甚至企图自杀,严重危及犯罪嫌疑人生命健康安全,无形中也增大了监管人员的风险。有的嫌疑人甚至恃病长期公开作案,引起百姓的恐慌,影响社会治安,影响公安部门执法公信力。”赵大一边走一边向我介绍。

破题,已是迫在眉睫

2014年至2017年,南京市公安局先后建成南山“涉艾”专用病区和青龙山呼吸道传染病犯罪嫌疑人专用病区,以及戒毒医疗中心,基本实现了监管范围全覆盖,监管对象“零拒收”,公安监管再无空白之地、法外之人。这一创举,不仅震慑了一批企图恃病作案的违法人员,有效净化了社会环境,百姓安居乐业,也使一些“魔鬼”重新变回了“人”。

收押,管理,治疗,教育;管教,老师,朋友,亲人。南京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执法勤务大队28名民警,1900多个日日夜夜,零距离,面对面,安全看押460多名艾滋病犯、70多名肺结核病犯,协破刑事案件200余起,创造了公安监管条线一个又一个奇迹,大队两次荣立集体二等功,走出了两名南京市劳动模范。荣誉背后是沉甸甸的责任与使命,是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勇敢与坚强,是公安民警无私的奉献与无悔的担当。

监室里的生命花

红艳艳的火鹤花,粉红的月季花,枝叶青青的菊花……20个病室,20盆花。这是我们精心养护的花儿,是我们这些自嘲为“刑期比命长”的病犯眼中的生命之花。

艾滋病,吸毒,肺结核,艾滋病并发皮肤病、肝炎或癌症,我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我们破罐子破摔,我们富有攻击性,我们自伤自残,甚至企图自杀。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已然没有了美好,没有了希望。

世间最美丽的,莫过于鲜艳的花朵,因为它最能点亮人的眼睛和心灵。我们也爱花。大队领导似乎知道我们的心思,买来了一盆盆鲜花盆景,放进我们每一个监室。这些明艳的、充满生机的花儿,就让我们这些病犯渐渐有了改变。

每个监室有三个病犯,我们轮流看护着花儿,浇水、拣去枯叶,出太阳了,我们把花儿搬到有阳光照射的防护门边。养花,排遣了我们的孤独和寂寞。每当有新叶长出、有新的花朵开放,我们会变得异常惊喜。哪个的花儿养得好,哪个的日常行为更规范,大队民警还给予我们积分奖励,达到一定的积分,可以领取水果、牛奶之类额外的物质。鲜花的陪伴,让我们的心慢慢安定下来;积分奖励制度的施行,让我们有了向上向好的动力;疾病的治疗和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更让我们从心底感受到民警的关心。在监室,我们这群特殊的人员,重新找回了做人的尊严,也重新拾起了生活的信心。

我们不会忘记自己初来时的情景,不会忘记大队管教民警曾经付出的努力。

病友“H”因涉嫌非法持有毒品案被刑事拘留,他之前多次被打击处理,又多次被取保候审。这次被送到南山专用病区收治后,情绪异常激动,他敲砸病室里一切可砸的东西,用拳头将卫生间生活台捶落地上,还对民警进行辱骂,扬言要采取极端措施进行挑衅,甚至在民警为他包扎伤口时伺机咬民警……大队民警没有放弃,苏永军管教连续好多个日子加班值守,与他面对面谈话教育,一次,两次,三次……每天,苏警官还不顾危险为他换药治疗……我们看到,经过不懈的耐心教育和关心疏导,“H”终于低下了头,顺利完成了刑事诉讼程序。后来我们知道了,苏管教还是个市劳动模范呢。

“W”今年才30岁,他被诊断为“艾滋病晚期消耗综合症”。他拒绝进食,拒绝配合治疗,身体一天天消瘦。在他住院治疗期间,苏管教冒着被感染的巨大风险,主动照料他的生活起居,还从家里带来水果削好皮给他,为他购买了适合口味的饭菜。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W”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出院后,他激动得流着泪告诉我们:“苏管教比我的父母待我还好,我从心底里谢谢他,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犯罪。”

我们都喜欢房间里那一盆花。我们要把它养得好好的,让自己舒心,也让管教民警放心和省心。花儿就是我们的希望,看到花儿,我们就感觉到生活还有美好。

阳光下的常春藤

103病室的窗台上,栽种着一盆常春藤。它沐浴着从窗外投射进病室里的温暖阳光,每一片叶子都绿得让人心醉。

病室的两名人员轮班给常春藤浇水、松土,转着盆子晒太阳,唯恐怠慢了它。其实,在这之前,这株常春藤是由我专门养护的。那时,我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照料这簇绿色的精灵,生怕其他人浇多了水或者太阳晒得不均匀耽误常春藤成长。自己因为涉嫌违法犯罪被羁押,失去了自由,心里感到沉重和压抑,而这株常春藤就是执法勤务大队全体民警给我和同病室病友送来的一束暖阳、一丝春意。这一抹鲜艳的绿,让我们感受到了自由的芬芳和生命的希望。

我曾经也是从象牙塔中走出的天之骄子。可惜的是,我大学毕业后,在朋友的诱惑下染上了毒品,丢掉了原本还算不错的工作,然后又整日流连于同性恋交友圈,我日渐颓靡。我不想让自己再荒废下去,家里亲人也不断督促我,我决定重整旗鼓,八年前,我从安徽老家来到南京打拼。八年弹指一挥间,经历了赚与赔、起与落以及信任与欺骗,我凭着农村娃身上的一股韧劲和闯劲,小生意做的也算是有了几分起色。可就在一切似乎都开始好起来的时候,我又一次走火入魔,对生意伙伴动起了歪脑筋,以虚假交易套取货款,涉嫌诈骗,被关进了看守所。体检时发现感染了艾滋病,2018年年初,我被转到这个专用病区。

得知自己患了艾滋病,我如五雷轰顶。整天在病室里一言不发,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民警跟我谈话也只有几个字的简单回应。我用沉默掩饰着内心几近崩溃的慌乱。我从没想过会因为跟同性伴侣的亲近让自己罹患这样的不治之症,更不敢面对诈骗犯罪可能带来的超过十年的牢狱生涯。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我像个机器人一样,每天重复着规定的作息内容,一种深深的恐惧笼罩在我的心头。

管教民警找我谈话,关心我的案子、我的身体和思想,还专门请了心理专家来病区帮助我、开导我。这时,我才知道了艾滋病是可防可控的,也明白了通过坦白检举和积极改造可以争取从轻处理、减刑假释。我请求民警让我给我的爸妈写信,让他们宽心。我还在信中告诉我的爸妈,大队管教民警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和教导,是他们的爱和温暖让自己度过了人生的最低谷,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我心里感激他们。从此以后,我对治疗不再抗拒,每天按医嘱服用抗艾药物,心里也慢慢变得阳光起来。

我看得出,管教民警看到我的进步和变化,都很高兴。几乎每一周,大队按照积分排行榜评选出的10名“阳光病员”中,都能看到我的名字。

去年8月底的一天,大队领导带着主管民警来到我们的103病室,为我再次获得“阳光病员”和我们监室获得“红丝带”病室颁发奖励,他们还带来了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和一盆常春藤盆栽。原来,他们知道这天是我的生日,专门为我准备了礼物。我感到十分意外和欣喜,我真的没想到,除了我的父母,还有人惦记着自己的生日。我接过蛋糕和常春藤,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声音哽咽地说:“谢谢你们让我从绝望的边缘活了过来,这棵小苗就是你们给我的希望之花、重生之树,我一定不辜负你们的关心和鼓励,我要好好爱护它,让它跟我一样,在阳光下成长和进步!”

这株常春藤在我的养护下茁壮成长。可是,由于我多年前感染艾滋病,一直没有确诊,也没有进行有效的治疗,我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10月初的一天,我在病室突然晕倒,各项生理指标紊乱,被紧急送至青龙山专用病区进行抢救。在迷迷糊糊中,我得知大队领导和民警轮班看押陪护在我的病床边,整整一周,寸步不离。

我的爸妈希望我能够回到老家看病治疗,他们向大队提出请求。大队领导克服困难,顶住了很大压力,帮我向管辖法院办理了取保候审,以便我回老家。那天,我的爸妈从安徽老家赶来了,大队领导和民警向我的父母介绍了我的具体情况并办理完交接手续。突然,我的爸妈跪倒在他们面前,作揖致谢:“感谢你们对我们儿子的挽救和照顾,如果放任他在外面继续鬼混,也许他早就不知在哪里成了孤魂野鬼,你们充当了父母的角色。”大队长赵顺军赶紧把我的爸妈扶了起来。

回到老家后,我住进了当地的医院,爸妈整天陪在我的身边。可是,因为我的病情恶化,医生也回天无力,我就这样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我的爸妈。我再也不能亲手为心爱的常春藤松土、转盆了,我再也不能见到关心爱护我的管教民警了。这辈子,我没来得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没来得及报答待我如亲人的管教民警,唯愿来生,重新做回一个真正的“人”,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好我的每一步。

带着脚镣的考生

我至今也不会忘记,2018年11月11日上午,南京大学仙林校区研究生入学考试报名确认现场,我带着手铐和脚镣在执法勤务大队民警护送下,来到这里,进行研究生入学考试报名的现场确认。

2018年7月9日,我被办案单位转押到执法勤务大队南山专用病区。22岁的我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原本有着大好前程,却因为自己不谨慎,在一次聚会中仗着酒兴与一名夜店女郎发生了关系。那天酒醒后,我非常后怕,担心自己因此感染艾滋病。经过多日的思想斗争,我瞒着父母偷偷去医院做了一次全身体检。不幸的是,体检报告显示,艾滋病毒已经侵入了我的身体。

听到这一噩耗,我犹如被判了死刑。我后悔,绝望,我瞬间丧失了对未来生活的全部信心。我忘记了十六年的寒窗苦读,忘记了父母的殷切关怀,我浑浑噩噩,度日如年。雪上加霜的是,我继而又在损友的诱惑下,沾染上了毒品,从此我更是一蹶不振,我的生命如行尸走肉一般。没有经济来源,为筹毒资,我铤而走险,在地铁上偷盗别人的手机。

进入监室,我整日沉默着,对民警的问询也不理不睬,我不承认犯罪,也不配合治疗,我真想早日结束自己的生命,我用头撞墙,我扇自己耳光。管教民警袁建辉看到我这个样子,来到我的面前,和我谈话,对我进行心理疏导。

袁警官就像我的大哥,他知道我心中的恐惧,也深知我的脆弱,他和我谈亲情、谈友情。我告诉他,我一直害怕见到父母,觉得愧对父母,自从得知染上了艾滋病,就开始躲着父母,瞒着父母,生怕父母知晓。那天被地铁公安民警带走后,就一直没有见过父母。我的父母是工薪阶层,家里虽不富裕,但在教育方面,他们从来都是不遗余力、全力以赴,而我却辜负了他们对我的爱。一想到两鬓斑白、愁眉不展的父亲和哭肿了眼的母亲,我真是愧疚万分,悔不当初。

记得有一天,袁警官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年纪轻轻,不好好活着,糟蹋作贱自己,你对得起生你养你教育你的父母吗?男子汉大丈夫,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你才20岁出头,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想要美好前程,现在加倍努力争取还来得及!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生,有基础功底,不论是就业,还是继续深造都不是难事,眼光一定要向前看。”

袁警官的教育和鼓励,重新点燃了我的梦想。有一次,我悄悄告诉袁警官,我想继续读书,然后考研,毕业后想找份体面的工作,好好孝敬父母。袁警官听了,笑着对我说:“这就好!这就好!”

2018年7月27日,是我的生日,袁警官将我带到谈话室,一进门,我便怔住了。映入眼帘的是桌面上厚厚一摞书,最上面的一本,书名叫《2019年考研·数学·新编考试参考书》。

袁警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祝你生日快乐!祝你金榜题名,前程似锦!这些都是我为你购置的考研参考书。如果觉得不够,就尽管跟我说,我还会买给你的!”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一连向袁警官鞠了好几个躬。

袁警官对我说:“只要你还有奋斗的目标和动力,就仍然有希望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我会时刻关注你的成长,祝你早日实现梦想!”说完,招呼我坐下来看书,他还俏皮地对我说:“我虽然文化程度比不上你,不过陪你看看文史类的参考书还是勉强可以的。”往后的日子,每次值班之后,袁警官都会陪我读书,偶尔还会讲述书中没有表述全的人物故事给我听。

可是,8月15日,袁警官被调至青龙山专用病区去了,我的心里有点失落。我记着袁警官对我的鼓励,依然每天坚持看书,没有丝毫懈怠。

我特意写了一封短信,想在教师节来临之前,当面向他表达我的感谢。大队领导同意了我的请求。9月7日,袁警官来看我了,在大队全体民警的见证下,我们在熟悉的谈话室里相见了。我向袁警官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将写好的信交给他。

“袁警官,真的非常谢谢您!您在我失意的时候,给予我贴心的照顾,为我点亮一盏明灯,照亮我的心灵。您赠予我考研参考书,助我重燃拼搏的斗志。您伴我读书,关爱呵护我。袁老师,教师节快乐!您是我人生的导师,挽救指引迷途羔羊,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决不辜负您的教诲!”

10月10日,是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网上报名首日,大队特别安排我进行网上报名,并通过与江苏省考试院和南京大学仙林校区联系,落实我参加考试的流程。

11月11日,上午10点,在大队领导的带领下,杨凤娟和刘增幸两位警官护送我进入南京大学仙林校区体育馆,进行研究生入学考试报名的现场确认。大队领导和民警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真的是说不尽的感激。我一定要改过自新,努力学习,不辜负每一个为我付出过的人。

被释放的第二天,我顺利走进了研究生考试的考场。

我知道人生还会有磨难,但我一定不会再迷失方向了。

无悔的坚守

“涉艾”犯罪嫌疑人和呼吸道传染病嫌疑人实行集中羁押,这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属于创新,没有前期经验可循,只能靠民警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总结。这支于2014年3月组建的年轻的执法勤务大队,承担着南山“涉艾”专用病区和青龙山呼吸道传染病专用病区的安全管理任务。

2018年9月4日,江苏省公安监管系统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在南京举行。南京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执法勤务大队民警刘恺,作为宣讲团成员之一,代表南京公安监管,深情讲述了这个不寻常的大队28名民警的故事。

“南山病区成立时,我的10名同事主动报名,成为这个特殊病区第一批管教民警。我从市看守所来到了这个特殊的集体,我的生活也从走进这个集体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前期参加了多次预防职业暴露的培训,具备了一定避免感染的知识与能力,但真正与暴躁、病残的艾滋病犯罪嫌疑人面对面时,我的内心仍然充满了恐惧和不安,甚至不敢告诉家人,自己是在这样的单位工作。长袖、口罩、手套成了我上班的标配,只要进入病区,我都会把自己全副武装地包裹好,时刻与艾滋病犯保持一定距离。”

“直到有一天,病区新收治了一名盗窃犯罪嫌疑人闫某,由于长期注射毒品,闫某臀部已经重度感染溃烂,拳头大小的伤口不停往外渗出血水和脓液,收治过程中不停地咬舌撞墙,并推打、恐吓正在进行收治工作的民警。面对这样一个携带艾滋病毒的嫌疑人,本该进行身体检查的我犹豫了,也许他的一滴体液或者一个撕咬动作,就可能让被接触的人感染!就在这时,原大队长祁剑余和值班民警苏永军毫不犹豫地冲到前面,迅速用警械将闫某控制住并约束保护起来。等到闫某情绪慢慢平复后,他们按照医生的叮嘱,带着一次性塑料手套,小心地为闫某清洗伤口、更换纱布,轮流守护在病床边,似乎全然忘记了他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看着同事们在危险面前如此从容,我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从此以后,我开始主动参与到闫某的日常护理当中。一个星期后,闫某的创口有明显好转,各项指标都趋于正常,他扑通跪倒在民警面前,流着泪说:‘感谢管教,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偷不抢,要活得像个人样!’是啊,在生命的面前,人没有高低贵贱,闫某选择了回头是岸,而我们选择了勇敢与担当!从那以后,我从全副武装进入病室渐渐转变成与艾滋病犯‘零距离’接触。从谈话教育、铺床叠被到理发剃须,我摘下口罩、手套,和同事们一起扮演着管教、老师、朋友、亲人等角色,让这些边缘群体重新找到了生活的尊严和勇气,也成功守护了身边百姓的和谐与安宁。”

“2017年8月,南京市公安局在江宁区汤山镇又设立了青龙山专用病区,专门收治患有肺结核等传染疾病的犯罪嫌疑人,仍然由我们执法勤务大队管理。肺结核,众所周知,空气传播类疾病,被传染的风险极大。我该怎么选?妻子怀孕3个月,正是关键时刻,肺结核的传染性那么大,会不会对宝宝有影响?正当我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疑惑时,大队年龄排行最大的老方、老刘主动提交了去青龙山病区的申请。要知道,老方去年体检还查出了肺部阴影,老刘昨天值班时还背着24小时心动检测仪。而我,作为大队最年轻的民警,还有在南山病区工作的经验,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于是,我毅然报名来到了肺结核专用病区,这时,医疗专用口罩成了我每天必备的武器。”

“2017年12月28日,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凌晨一点,肺结核犯罪嫌疑人霍某突发气胸,呼吸困难,生命危急,需要立即入院手术。作为当班民警,我正在焦急地与院方联系绿色通道,却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原本3个月后才生产的妻子突然早产,正在医院紧急手术。电话那头,父亲着急的语气、妻子期待的眼神,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怎么办?一边是等着抢救的病犯,一边是生死未卜的妻儿,我该如何选择?老天为什么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救护车闪烁的灯光刺醒了我,来不及太多考虑,我匆匆对电话那头的父亲叮嘱了几句,迅速冲上了送病犯的救护车。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病犯,我似乎看到了几十公里外另一个手术台上伤心无助的妻子,心如刀割般难受。我多想冲过去陪在她和孩子的身边,可是我不能,因为这身警服时刻提醒着我什么是使命?什么是担当?在焦急、担忧、自责中我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小时。万幸的是,霍某手术顺利转入普通病房。刚向大队领导报告完霍某抢救情况,接到父亲的报平安电话,妻子术后进入ICU观察,孩子早产进保温箱,母子情况稳定。”

刘恺的讲述,让在场的每一个听众感动不已。我也从震惊和感动中重新认识了我们的警察弟兄。说句心里话,世上之人,有谁愿意将生命的大把时光和精力用来陪伴艾滋病和呼吸道传染病犯罪嫌疑人。风险始终伴随左右,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因为大家不敢向别人倾诉,心里承受的压力无处舒缓。但是,他们仍然日复一日,无悔地进行着这份危险的坚守,没有退缩,没有放弃。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人民警察的忠诚和坚贞;他们用自己的勇敢和担当,践行着“将风险留给自己,将安宁留给社会”的庄严承诺。

他们,是阳光下的常春藤,以无惧无悔的姿态,将一片浓浓的绿荫,洒向大地,洒向百姓的心田。

 

 

 微信图片_20191204110200.jpg

 

作者简介:旷胡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散文分会副主席,全国公安文联第二届签约作家,全国公安文联第三届理事会理事,吉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文艺报》《名作欣赏》《青岛文学》《海外文摘》《长江丛刊》《散文选刊》《唐山文学》《红豆》等报刊,并入选《2016中国诗歌选》《2018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新世纪江西女作家作品选》《江西现当代散文选评》等多种选本及中小学语文课外读本。出版散文集《梦回山乡》《鲁院之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