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黄河口,与芦花不期而遇

来源:网投 作者:林纾英

我来的时候芦花还没有开,周遭密匝匝全是芦苇。其间除了稀稀拉拉的几棵树,再很难看到别色植物,天地间几乎全是芦苇铺陈的一色新绿。在这些芦苇间不规律的分布着一些大小不一深浅各异的水塘,仿佛嵌在芦苇丛中的一颗颗蓝宝石,又似很多只清澈的眼睛,在深情的凝望着头上这方天空。

自然万物都有其自身的定律,湿地也在遵从着自有法则,它和谐着其存在,也合理的淘汰与消亡着一些物事。所有在这里的存在无不呈现着一种大咧咧的姿态,像水塘,像芦苇以及湿地里那些常居民,比如野鸭,比如斑头雁,还有白鹳及高贵的天鹅们,它们以主人翁的姿态各自据守着其领地,悠然的生长与繁衍着它们的生命。

芦苇正在疯长,绿得葱葱郁郁。从高远处看,整个湿地像铺了茸茸的绿地毯。现在是五月,还不到芦花开放的时候,我在行走中意外见到十几支提前开放的芦花。如果说湿地植物在此时是普天一色的绿,那么这十几支雪白的芦花就呈现了一份异象,它们于芦苇之上高高的摇曳也使湿地在厚重中增添了一份灵动与妩媚。

湿地中极少见别色植物。这些密密匝匝的芦苇在湿地里携手连襟,盘根错节地纠结,没有给其他植物留稍微的生长空间。它们是这里实际的统治者,湿地四季的衰与荣由它们调整与控制着。

湿地另外的统治者还有飞水上禽,还有兔子老鼠等小型食草动物,偶尔也可见狐狸出没。飞禽们相对其他动物来说,胆子要大一些。它们见惯了前来旅游的客人,不会像兔子黄鼬等小型动物那般抱头鼠窜,无论人来人往,它们都坦然过着自己的生活。

天鹅们集结在水的一端,通过相机长焦镜头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它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节。或许因为距离,又或许是他们要在喧哗的众人面前保持一贯的优雅,我听不到他们的喧哗与悸动,他们只那么静静的站着。有三五只天鹅在水中闲适的慢游,依然是静静的,没有水上芭蕾,没有追逐,没有嬉戏与争斗;一群斑头雁很有秩序的列队在水中缓行。雁队外,约半米处有几只麻鸭,不知是雁队的追随者还是秩序的维护者,它们此时正与雁队以相同的速度同向而游。一只美丽的斑头雁从浮桥下钻出来,或许是前方雁队的落伍者,它以极快的速度向雁队游去。因为它是离我最近的水禽,我冲它喊道:“乖,停住,我给你照相,乖,听话。”我喊它的声音是亲昵柔和的。不知是否真的听懂了我的话,它停了下来,并且向我回过头来,我抓住时机快速连拍它回头的瞬间。当后来我在电脑上播放时,我惊喜的发现,这只雁居然在看我,它的喙还在开合着,似乎是在呼应我对它的亲昵,它看我的目光那么专注,含着让人感动的脉脉温情。

中午返回的时候,我们乘坐的大巴车在那十几支蓬松,雪样洁白的芦花前再一次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天空很蓝,几缕淡淡的白云若有若无的在半空中漂浮着。蓝天,白云,黄河在远处组成了一块阔大的色彩艳丽的幕布,将眼前这十几支窈窕的芦花衬映的更加柔美,风情。

在我以往的世界里,无论是抽象的,还是具体的,我都喜欢赋予其一定的形状与色彩,甚至于连思绪我都试图用色彩来描绘它。只是,我始终无法把人的灵魂与一种事物的形式与颜色相对应,这常常使我困惑。见了芦花,我于是了悟,人的魂魄,大致似芦花,若有若无的飘飞,轻逸,淡然;那惬意,也一定是芦花般的姿彩婆娑,风致。

我站在黄河入海口,静静思考着,静静感受海的风,嗅着黄河的气息,披一身槐花,看蓝天白云流动,看芦花摇曳,看水世界鸟儿们自由的徜徉,与它们心语沟通,用心体验着大自然在这里演绎的和谐与静美。

此时,世间惬意的事,对于简单的我来说,无非如此。

 

 林纾英.jpg

林纾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第四届第五届签约作家,烟台市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33届高研班学员,山东省闪小说学会会长,公安部文联散文分会副会长,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天涯》《诗刊》《文艺报》《美文》《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散文作品二百余万字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