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师父、我、烟

来源:网投 作者:宋瑞让

从部队转业,来到派出所工作,我接触的第一个人就是师父老李。他个头不高,也就一米六五,微胖的身材,沉默寡言,嗜烟。他有多么能抽烟呢?这么说吧,基本上每天就用一次打火机,点着第一根烟,后面的都是用上一根烟蒂对着下一根烟。我曾劝师父少抽点烟,老李笑了笑说:警察干久了都这样,等你干一段时间就不会这么说了。我拍着胸脯向师傅保证绝不染上抽烟的陋习。师父认真地说:但愿你能遵守自己的诺言,毕竟抽烟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是,后来的我食言了,而且我抽烟的劲头儿一点儿也不比师父差。哈哈,你或许会笑我是个意志不坚定的人,我只能告诉你,你要是处在我的位置,想不抽烟都难。

三十多岁的我刚到派出所的时候,精力充沛,工作劲头儿十足,敢冲敢闯敢干,争着去抓人,抢着去出警,连续几个通宵的加班根本感觉不到累。连续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儿扛不住,烟就成了我夜间工作提神的工具了。那是初冬的一个早上,我刚到办公室,师父就嘱咐:换上便装,一会儿去抓人。一听见抓人,我心里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一来,这是警察的职责所在,好比猫抓耗子,分内的事儿;二来,每次抓到嫌疑人后,我心中都会有一种为民除害的快感。我小声问师父:抓什么人?师父说:盗窃案,是个吸毒的。整整等了一上午,师父都在抽烟,像是思考什么,我则在办公室里不停地踱着步。师父拿出一根烟,说:来,抽一支,耐心等待。我摆摆手说:不抽。临近中午,师父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我们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吸毒人员还在梦中。师父的手轻轻地贴在大门上,猛地用力一推,纹丝不动,铁门从里面闩上了。有了多次抓捕经验的我,明白此刻自己的处境。吸毒人员都是非常狡猾的,我们在他家门口站久了,他们的同伴发现后,只要一个电话,我们就什么也做不成了。师父看着约三米高的围墙,轻声问我:能不能翻过去,动作要轻柔。我得意地说:师父,对于野战部队出来的我来说,这都不是事儿。师父满意地点点头。我一个箭步蹿上围墙,猫着腰从围墙急走了几步,在墙角处轻轻跳下,打开了门闩。

抓捕一切顺利,回到派出所后,师父说:你来审讯。我信心满满地说:没问题。或许是我遇到了个顽固分子,或许是这个吸毒人员有点儿欺生,反正不管我怎么问,怎么耐心地做工作,他就是不吭声,且拒绝尿检。几个小时过去了,太阳已经落山,审讯工作毫无进展,我急得抓耳挠腮,师父却稳如泰山。我纳闷了,老李今天怎么脾气这么好呢?一边慢悠悠地抽着烟,一边不停地劝吸毒人员多喝水。我的怒火在胸中燃烧,心中有一股想扇吸毒人员几巴掌的冲动,但我明白那是绝对不行的,那是违法的。我的大脑飞速旋转:怎么办?怎么办?猛地我看见师父放在桌上的烟,一把抓起,想都没想,抽出一支含在嘴里,师父忙递给我打火机。我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接着猛烈地咳嗽起来。老李笑眯眯地说:慢点儿,慢点儿。我把烟捏在手里,说:师父,我走上你的路了。师父在我耳边轻声说:烟,对我们警察来说有很多功能,提神、压火气、缓解情绪,还有一个打破僵局的功能。我用疑问的眼光望着师父,老李则摆出一副走着瞧的架势。我刚抽了两口,突然吸毒人员也要烟抽。我刚想拒绝,师父小声说:给他抽,估计他一会儿也该小便了,咱们就给他做尿检。我问:你怎么知道? 师父轻声说:他喝那么多水,再不尿就憋炸了。我想起师父劝吸毒人员喝水的情景,恍然大悟,对师父又增添了一份崇拜。吸毒人员连续吸了两支烟后,提出要上厕所。后来,吸毒人员尿检阳性,他不得不交代了自己吸毒、盗窃的违法事实,案件顺利告破。

有了这次经验后,我的口袋里就再也没有断过烟。一则工作压力大,抽支烟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二则和嫌疑人较量的过程中,一支烟常常可以打破僵局,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转眼,我到派出所工作已有十多年。我的师父老李两年前因脑溢血突发,病倒在值班岗位上,医生说他或许一辈子不会醒来。两次出血,两次大手术,把师父的记忆完全抹除了,智商近乎于零。但他还是没忘烟,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把一个烟盒放在师父手中,他如获珍宝,捏住紧紧不放。看师父痴痴地望着手中的烟盒,我顿时泪眼婆娑:师父啊,早日康复吧!我还要和你一起抓人审讯,我还要和你一起边抽烟边研判案情。师父啊,我还要和你一起并肩战斗!以后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身体,不让你受任何劳累。快醒来吧,我亲爱的师父!

 

宋瑞1.jpg

作者简介宋瑞让,供职于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