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无人区背后的警察

来源:平安天山 作者:

后来,许多人问我,走上那片荒山一路踟蹰的心情,我想起的却不是整日的颠簸与孤寂,而是一些人,普通的人,和一些事,但不普通的事,以及那久久回荡在山野的风,和浩瀚银河下夜夜闪耀的星光。

————致和硕县公安局 乌什塔拉派出所 铜矿山警务室

1.jpg

在距离和硕县城200余公里处有这样一个地方,在越过了近一小时无信号覆盖的百里无人区,再拨开漫天的风沙,就到了乌什塔拉乡则斯特村铜矿山,这里,没有信号,没有淡水,也没有电,冬季刺骨常风,夏季虫蚊成群,条件足以填满你想象中所有的恶劣。按理说,这样的地方不会有人居住,但在这里,有荒地,也有农田,有渔湖,也有牧场,所以,这里,就有了他们。

2.jpg

2017年2月6日,和硕县乌什塔拉乡则斯特村铜矿山上成立了第一个警务室,在拦下了一辆超载20余人的面包车后,山上的农民和牧民自此都知道了,山上有了警察。

之所以今天选择跟大家分享这里的故事,是因为,在这里,我看见了三个平凡警察的故事,以及他们身上坚持和纯粹的力量,还有那份普通人精神世界中的光芒。

初到铜矿山时,这里只有村委会,并没有警务室,一个在狂风中越显单薄的房屋。后来经过协商,这里,就变成了铜矿山警务室,驻守它的三位警察,叫做马永兵,李勇和都格尔。而这一守,就是三年。

铜矿山警务室管辖面积400平方公里,辖区常住人口却只有2户7人。但,这里有5万8千亩农作物种植区域,包括棉花、玉米、小麦、食葵等等。每到农忙季节,总会有大批务工人员上山,最多的时候,这里,每天能够接纳4000余人。辖区分布重点单位一家——塔里木输油气分公司四道班压气站。加上在以当地路段命名的“六十公里处”,还有一个活像电影《无人区》中一模一样的水货供应点。除此之外,就是无际的农田和旷野。

全年最高气温43℃-45℃。最低气温零下35℃。所以说,这里并无春秋,只有冬夏。

2.jpg

2017年2月6日,和硕县乌什塔拉乡则斯特村铜矿山上成立了第一个警务室,在拦下了一辆超载20余人的面包车后,山上的农民和牧民自此都知道了,山上有了警察。

之所以今天选择跟大家分享这里的故事,是因为,在这里,我看见了三个平凡警察的故事,以及他们身上坚持和纯粹的力量,还有那份普通人精神世界中的光芒。

初到铜矿山时,这里只有村委会,并没有警务室,一个在狂风中越显单薄的房屋。后来经过协商,这里,就变成了铜矿山警务室,驻守它的三位警察,叫做马永兵,李勇和都格尔。而这一守,就是三年。

铜矿山警务室管辖面积400平方公里,辖区常住人口却只有2户7人。但,这里有5万8千亩农作物种植区域,包括棉花、玉米、小麦、食葵等等。每到农忙季节,总会有大批务工人员上山,最多的时候,这里,每天能够接纳4000余人。辖区分布重点单位一家——塔里木输油气分公司四道班压气站。加上在以当地路段命名的“六十公里处”,还有一个活像电影《无人区》中一模一样的水货供应点。除此之外,就是无际的农田和旷野。

全年最高气温43℃-45℃。最低气温零下35℃。所以说,这里并无春秋,只有冬夏。

2017年2月6日,和硕县乌什塔拉乡则斯特村铜矿山上成立了第一个警务室,在拦下了一辆超载20余人的面包车后,山上的农民和牧民自此都知道了,山上有了警察。

之所以今天选择跟大家分享这里的故事,是因为,在这里,我看见了三个平凡警察的故事,以及他们身上坚持和纯粹的力量,还有那份普通人精神世界中的光芒。

初到铜矿山时,这里只有村委会,并没有警务室,一个在狂风中越显单薄的房屋。后来经过协商,这里,就变成了铜矿山警务室,驻守它的三位警察,叫做马永兵,李勇和都格尔。而这一守,就是三年。

铜矿山警务室管辖面积400平方公里,辖区常住人口却只有2户7人。但,这里有5万8千亩农作物种植区域,包括棉花、玉米、小麦、食葵等等。每到农忙季节,总会有大批务工人员上山,最多的时候,这里,每天能够接纳4000余人。辖区分布重点单位一家——塔里木输油气分公司四道班压气站。加上在以当地路段命名的“六十公里处”,还有一个活像电影《无人区》中一模一样的水货供应点。除此之外,就是无际的农田和旷野。

全年最高气温43℃-45℃。最低气温零下35℃。所以说,这里并无春秋,只有冬夏。

三年的时间里,马永兵三人跑遍了辖区的角角落落,每一条道路上,都有他们滴落的汗水,每一座山头上,都有他们攀爬的足迹。他们熟悉每一个种植大户,包括占地面积,所产农作物,经年的收成,农忙时需要的务工人员数量,甚至个人的脾气秉性,他们,都一清二楚,而相较于他们来说,村民们更熟悉的,确是他们那熟悉的带着红蓝警灯的车辆,和憨厚的笑脸以及黝黑的面庞。

“他们是我的孩子!”“他们是我的兄弟!”“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村民们总会这样说。

2018年12月30日,是铜矿山警务室李勇的生日,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竟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天。12月30日清晨,一伙村民匆忙跑到铜矿山警务室报警称,有一位带有精神障碍的居民因与地老板发生口角,于昨夜凌晨5点跑入警务室以西无人区内的梧桐林,至今未出,时节已致严冬,大伙都慌了神,深怕再晚一些会出意外,接警后,李勇三人立即赶往现场,由于梧桐林覆盖区域太广,而且枯木丛生,车辆无法进入,人进入其中视线基本都被挡住了,很难发觉,在经过简单的现场勘察后,马永兵决定,三人分三个方向进入梧桐林搜救,并嘱咐村民守好各个出口,留意走失人员。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找就是整整一天一夜,在搜救的过程中,越找,李勇等人的心就越沉。在极度严寒的天气下,拖得时间越久越不利,然而,他们紧张的仅仅是走失村民的安慰,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同时也正在向他们逼近。在奔袭了十数个小时之后,李勇等人渐渐感到体力不支,暗夜也随之而至,寒意更是悄然侵袭了全身,每走一步,都略显艰难,抬眼,就连他们自己也迷失了方向,四周都是陌生却又相似的树木,怎么办?“不管了,先找人,向前!”。

4.jpg

就这样,没有人知道后来他们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只知道在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他们奇迹般的将走失人员平安带回,据他们回忆,找到这位走失村民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呆滞,身旁有一堆即将熄灭的火堆,也许是天气实在是太过于严寒,他就贴在火堆前,胸口衣服已经被烧出了一个圈,他却丝毫不躲反而越贴越近。李勇三人使尽最后的力气,轮流背着他,踉跄地走出了梧桐林。后来,听李勇说,那会儿他真的觉得自己无限接近死亡,就在生日的当天,差点成为自己一生的终点。

“那,还有下次的话,你们还选择救他吗?”我饶有兴致的问道。

“救!”“总要对得起百姓的信任!”

看着他们黝黑到几近看不出表情却坚定的目光时,我忽然明白,也许这就是身穿警服的意义所在。

不是归途,是千里奔波,雪中送炭;不是邻里,是素不相识,舍命相援。

5.jpg

后来一次,在辖区南山与博湖县相交界的地方,一个丁丁食品厂路口处,突发洪水,多处塌方。一个旅游车辆被困,接警后他们迅速赶往现场,二话没说,三人就冲进水中,在水漫过腰间的泥潭中,顺利拖出了游客。只是由于出警时赶得太急,返程的路上还没到警务室,车辆就报废了,拖着疲倦的身躯,三人一路推着报废的车辆,身上那说不清是泥是水还是浸透了的汗滴,给本就负重的他们,又增添了一丝沉重。

不同的事件时有发生,但相同信仰,每每却支撑他们,拼尽全力。

“这片辖区真的很广,有些地方特别偏僻,你不去,可能那里的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这片山区有警察,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向你寻求帮助,但,我要走过去,我要让他们知道,辖区里,有我,有我们,有人民警察。”警务室负责人马永兵这样说道。

“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体验到我们这种生活和艰辛,当然,同时他也体会不到在这种生活下,我们能和老百姓打磨出来的这种幸福与快乐。何况,我也不觉得我们这叫辛苦,因为无论哪个警察,都会这样。”警务室民警李勇这样说道。

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喝过超标正常饮用水标准二十倍的井水,吃过你这辈子加起来乘以十也达不到数量的泡面。帮助过自己数也数不清的农牧民,洗烂了不知道多少件才找回来没多久的新旧警服。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而他们,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伙,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爸爸,一个真真实实的人民警察。

6.jpg

是啊,哪怕没有那么多的惊心动魄,生死一线,仅仅是日日看似稀松平常的坚守背后,又隐藏着多少坚持不懈的强韧与执着。

他们,像站立在这片山区中一棵棵独立山巅的苍松,也许注定一生无法光彩夺目,但谁说他们平凡的成功不是成功,责任,无限的爱,我相信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还有更多可敬的人,等待我们,去发现。这些平凡中的执着与坚守终将意义非凡。

 

周天.jpg

作者简介:周天供职于新疆巴州和硕县公安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