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苦涩的中秋节

来源:网投 作者:艾 璞

那年,新闻媒体频频曝光南京冠生园用隔年剩下的馅做当年月饼的馅,对商家这种缺德的事我早已见怪不怪,这些来年我一般不吃月饼,要吃也是现做现卖的榨菜鲜肉月饼,不为别的,只为那年的中秋节,经历了我从警以来刻骨铭心的一起案件。

上世纪80年代,警校毕业的我,踌躇满志地以为会分配到市公安局,未曾料到却去杭州湖墅派出所,迎接我的是一其貌不扬、身材矮小的黑瘦老头,乍一看以为是工纠队员,指导员说这是所长老杜,老杜组织全体民警开个简朴的欢迎会,指着我鼻子用难懂杭州方言道:“你就当个户籍警吧,今天拜小王民警为师,他是我们分局的标兵。”

派出所的工作琐碎、繁杂、平凡,与我想象大相径庭,除雷打不动3天值一班外,2个月也没轰轰烈烈的事情,大失所望,嘀咕着:干刑侦多少通气,好几个同学的事迹上了日报。那时户籍警是默默无闻,不像如今社区民警评先创优的机会多,一晃到了中秋节,那天我值班,看着街上手提月饼的人来人往,我恍然若失,竟然忘了给最爱吃月饼的母亲买一合。

正当我要去搭伙的单位买晚饭时,一打工妹气喘嘘嘘跑来报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刚领到的2个月工资被偷了,你们快给我把小偷抓起来。”我放下碗筷,安慰道:“别急,慢慢说”。

小姑娘是附近食品厂上班,下午发的200元工资放在木箱里,加班后回寝室,木箱挂锁被撬,钱不翼而飞,可不是小数目,我那时月工资还没超过100元。

我向所长汇报,所长令我带一工纠队员去。我抄起一只电筒往外奔,进食品厂大门,昏暗的灯光无力地照射着污垢的泥地,难道这就是出品精美月饼的厂家,走到拐角处,倏地从食品糟里窜出一只全身浑圆滚壮的硕鼠,我大吃一惊,大脑皮层一阵麻木,瞬间窒息,虽未吃晚饭,仍有一种要吐感觉。穿过厂房,到西面一幢2层简陋打工者集体宿舍,上了2楼,走廊上杂乱无章,天井里砖头乱堆。

现场不足10平方女工宿舍,室内有2张高低床,住有4名女工,室内气息和厂里芳香扑鼻的格格不入。

环看四周,我对现场初步调查发现;宿舍门锁正常,下午门一直锁着,4名女工除一名叫梅的女孩下午休息外,另3人在加班。经对被撬木箱及锁痕迹仔细检查,判断是左撇子用螺丝刀多次撬,估计力量不够大,我把情况及判断到门口厂里电话向所长汇报。所长笑道:“这案子就你办了,这么小的现场分局怎么会派人来,关键要把梅找到。”

我俩不谋而合,梅八九不离十是作案嫌疑人,当务之急找到她。旁边有工友告诉我,梅是左撇子,下午在邮局里看到她在买邮票寄信。

“在邮局里。”我琢磨这话,霍然开朗。莫非她把偷来钱汇到家,只要到邮局查清,不怕她不开口。我正合计着,旁边门外看热闹的人纷纷叫道:“梅来了。”大家目光聚焦她,梅显得不自然地往宿舍门走进。我在迎出来突然大喝一声:“你干的好事!”梅望到穿警服的我一怔,晃了晃左手脱口而出:“我没干。”我的目光仿佛穿透她的内心,紧逼道:“没干什么?”梅吱唔了一阵,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说,还是我讲了你再说?”我步步紧逼。梅低着头一声不吭,用左手手指剥右手手指。

“还要我陪你到邮局里去查汇了多少钱?”我紧迫不舍。

“那是我自己的钱汇回家。”梅头上直冒汗,嘴里还振振有词。

火力过猛,我一下子没招,大脑高速运转后,又有主意:“把汇款凭证给我看。”梅从一个纸做的皮夹里找出一张汇款凭证,我一眼瞟过,她钱包里不过10元钱,怎么够伙食费呢?汇过去200元不就没钱了,难道钱还藏在哪儿?

“你的菜票呢?”梅从自己的柜子里找出菜票,我发现按平常消费够吃3天。“你另外还有钱吗?”“没有了。”梅有气无力。

明知偷钱,却找不到证据,我内火攻心。

难道4天后她饿肚子上班?另外200元要个弄水落石出,我紧握拳头鼓劲。

对梅依法搜查,翻箱倒柜,梅箱子、身上没值得怀疑,一些高中教材、汇款凭证,她老家四川寄来几封信我看后陷入沉思。

原来,梅品学兼优,因家中贫困辍学,为家中两位弟弟能上学,她到浙江打工,每月省吃俭用,大部分钱寄回老家。最近家中来信说父母生病急需钱,希望梅尽快寄钱。我明白梅迫切需要钱的动机,尽管她值得同情。 梅看着我读完信件,双眼噙满泪水,欲说还休,眼睛直盯门外一堆砖头发呆。

我走出屋外喘气,天井里有啥名堂。突然踩着青苔一滑,一个趔趄,我碰倒一堆砖头,吓出一身冷汗,发现有一叠人民币散落砖头堆里,拣起一点,正好20张10元。

走进屋里我一阵冷笑,梅已支撑不住,差点儿下跪,用结巴语言断断续续地坦白,与我判断吻合。当我打着电筒押着梅穿过食品厂,发现一只白色的猫叼着一只硕鼠,从我眼前箭一般掠过。我和梅都大吃一惊。

在派出所做好笔录,捺取梅的指纹,她和我谈起贫穷故乡,流露出求知的渴望。她说一直在自学,贫穷使她暂失理智。

梅被拘留伍天,伙食费我替她付。我和工纠队员小赵把一个月工资捐给她,不仅仅是可怜。

梅出来后提着一袋最便宜榨菜月饼来谢我,我当时正好外出追逃,不知情的人以为是我女朋友。

梅当天收拾行装走了,我从警办的第一起案子,虽不起眼,犹历历在目,至今心里还隐隐作痛。

 

艾璞4.jpg

作者简介:艾璞,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浙江省公安作协副主席,浙江省作协会员,浙江散文学会理事、浙江警察学院客座教授。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等文学期刊和多种文学选本,著有散文集《月光走过心灵》、诗集《诗意人生》等五部。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