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夏天里的趣事

来源:网投 作者:梁路峰

春天纵即逝,转眼夏天到了。骄阳似火的夏季,天气异常炎热,常常让人躁动不安乃至生就些许烦恼。漫长而高温难耐的夏季,让我不禁回忆起曾走过的那段童年有趣事儿

老家在农村,老家的房屋建在村子里一个叫“壋背”的一块菜园地里,门前屋后都是阶梯形的良田,一丘丘一行行,林林总总,从山脚下到公路旁边,田坵流出来的水穿越马路涵洞,直往公路下的瓜子洲河涓涓而流。

童年的夏天,是充满淘气、快乐、无忧无虑的时光。到了夏季,学校开始放暑假了。稻田里的谷子已经金黄灿烂,禾叶上的谷子沉甸甸的,直把禾苗压得弯弯的,就像悬挂在天空中弯弯的月亮。

夏天到了,门前几棵金桔树上的知了整天鸣叫不停,太阳把大地炙烤得异常滚烫。到了下午,大人们都下地忙碌了,我邀了个小伙伴直奔门前的小河,到了小河边,小伙伴们动作迅速熟练地脱了个精光,跳入河里如鱼入水,尽情游玩,水性好的,便在水里展绝活,有的在水中练“龟息大法”,有的浮出水面“水上漂”,有的潜入水底“扮水鬼”,水性稍差点的,在靠岸的浅水处嘻戏捞小虾石螺用网兜抓大伙儿自由自在享受着河水的清凉和融入自然的快乐,每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无比惬意的笑容。

了一会大家都觉得不过瘾,这时,比我们年龄稍大点的“老桩”哥去河边的果园里摘了一个柚子扔到水里,小伙伴们很快分成两队,开始玩“水球”大战的游戏“战斗”场面进行得激烈无比,为了抢到柚子,小伙伴们不择手段,两三个抱成一团,抓脚的,抱腰的,用手击水打水仗的,倒转身子用脚朝后拼命蹬水的,摁住对方往水里压的……场面甚为壮观,热闹非凡

两个小时的激战,大伙儿精疲力尽,抬头望见快落山的太阳时,都说要赶紧回家收谷子不然会挨骂和责罚

河岸边有一个果园,种的全是西瓜和花生。到了暑假,我们选择到大沙坝水潭洗冷水澡是有意图的。上岸后,大家都觉得肚子咕咕叫了,“老桩”和“老铁”分工,两人一组,一组去引开守园子的老人,一组去偷西瓜,另一组去偷花生。不一会,两组伙伴抱着一大串偷来的花生和三个大西瓜,我们一起躲藏在河边的一棵大树底下狼虎咽,速战速决,不到十分钟一扫而光。吃完了,七个伙伴“三下五除二”打扫“战场”,摸着吃的肚子,得意洋洋自已家门口的晒谷场走去。

那年头,农村包田到户,各家各户耕种的稻田归各人家所有,大人下田里收割稻子,把收割的稻谷挑回晒谷场,让火热的太阳暴晒,到了太阳落山,小孩子在家负责收谷子进仓。回到家后,我和弟弟赶紧把晒谷场的谷子收集起来,用箩筐装好,倒进风车扬谷子,然后把满箩满筐的谷子抬进屋里仓库。完成收谷进仓后,母亲和姐姐回来很高兴,还表扬了我和弟弟。

晚饭过后,大人们在树下纳凉,说地,聊得神采飞扬,也许劳累了一天,大人们聚在一起,说说今年的谷子收成,说到开心时开怀大笑,那粗犷的笑声,传到对面的山谷,回应到村子里,响起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回音……此时,孩子们各自寻找欢乐去了,捉迷藏的捉萤火虫的抓柑桔虫的“打枪”的……整个村子都回荡着孩子的嬉闹与欢笑。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稻田里的谷子收割完后,接着要插秧苗了。一周后,稻田里的禾苗长得郁郁葱葱的。一天晚饭后,我对弟弟说夜里去田坵里捉泥鳅和黄鳝,弟弟高兴得跳了起来。

泥鳅和黄鳝是一件十分趣的事儿,那时没有烧鱼机,全部靠土方法抓捕黄鳅和黄。那年代,黄鳅和黄是上等的好菜,家里来了客人,是一道美味可口的上等菜肴,有许多农家是吃不上这道珍贵的菜。

夜幕降临我找到父亲用过的背篓,装满了早已准备好的松树小柴片,提着“马灯”,把小柴片放进“马灯”里,然后点燃了小柴片,干燥的松油小柴片霹雳啪啦的闪着火光,弟弟提着一只用于装泥鳅和黄的竹篓子,跟在我身后,我点着“马灯”沿着山坑里的稻田出发了。

山坑里的田坵黑黑幽幽的,伸手不见五指,我身背装满小柴片的背篓,左手提“马灯”,右手拿着用竹片做成的抓泥鳅的竹夹子,踩着上的青清香,耳边满是青蛙的鸣叫,钻进绿的禾苗里,在田里寻寻觅觅,搜捕田坵里的猎物。不一会,山岗上,田垅里,山坳里的稻田里,点点星星,到处是闪动的“马灯”,这些都是捉泥鳅和黄的乡亲们。

乡下的“马灯”,是用铁丝扭弯做成的一只小火笼罩子里面干燥的松油小燃烧着,那柴火呼呼地作响,火苗窜得老高,照得一片明亮。提着“马灯”仔细寻找泥鳅和黄鳝的洞穴,顺着洞穴往里摸溜溜的,黄鳝的身子很滑,我用手指夹住黄鳝头部,将它一拉,就进竹篓子里去了。田坵里的泥鳅可好抓了,到了深夜,晚风习习,钻在泥底下的泥鳅都会冒出水面来游走透气,我右手拿着竹夹子又准又快,竹夹子所落之中,一条条活蹦乱跳的泥鳅难逃厄运,乖乖地被抓进了竹篓子……四个多小时后,我背上的背篓已经空空如也,双手也累得酸痛,全身是汗水。弟弟说,哥,太沉了,拿不起了。我瞧了一眼竹篓子,满篓的黄鳝和泥鳅在篓子里上下乱跳乱窜,它们都在争相拥挤找出路,可竹篓子严严密密的,它们将要成为餐桌上最美味的下饭菜了。

此刻,四周的村野早已寂静无声,一闪一闪的“马灯”都已经慢慢消失了,漆黑的田野静得可怕。突然,山坳里传出几声狐狸的怪叫声,吓得我哥俩毛骨悚然,弟弟拉紧我的衣角,生怕走丢了,我叫弟弟别怕,大声吼叫了几声“喂哟嗨……”壮了壮胆,打道回府……

满载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1点。母亲和姐姐一直坐在门口等着我和弟弟回来。到了家门口,姐姐就像迎客人样地帮我卸背篓、接“马灯”,安放好竹夹子,母亲接过弟弟手里沉沉的竹篓子,高兴得心痛地问:“嵬伢嵬,都累了吧”。望着战利品,我和弟弟都说:“不累不累。”

我和弟弟洗完澡,饭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我和弟弟吃过母亲做好的“夜宵”后,美美地睡到了第二天太阳晒屁股……

这样的夏趣日复一日,延伸到暑假的尽头这样的夏趣年复一年,直至它渐渐消失的今日。岁月沧桑,什么时候才能够重温这样的夏趣呢?然而,这种快乐的夏趣,已经不再,但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永远难忘的记忆。

 

梁路峰2.jpg

作者简介:梁路峰,笔名如风、露锋,江西遂川人。全国公安文联作会员、鲁迅文学院23届高研班学员、中国文著权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公安文联理事、吉安市作协小说专业委员会主任、遂川县作协副主席。公安部文联签约作家,《散文选刊》《中华文学》杂志社签约作家,《井冈文学》主编,现供职江西省遂川县公安局政工宣传工作。先后在《人民日报》《啄木鸟》《人民公安》《东方剑》《短篇小说》《百花园》《散文选刊》《微型小说选刊》《中华文学》《小小说月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约360余万字,有若干作品分别获得国家、省、市文学作品奖。出版《生命的诱惑》《暗算》《血案迷踪》《龙泉警事》《法案纪实》5部作品集。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