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与梦想的一次相逢

来源:网投 作者:张迪

 ——宏村游记

虽然只是一篇游记,却开篇几次都停了下来。与宏村的这一次相逢,酝酿了很多年,可今年的成行,依然算是一次偶然。人生总是有一些埋在心底却一直无法实现的愿望,而这些的愿望或许并不雄伟,只需要一点儿小小的决心,就像这次的出发。

水墨宏村,在粉墙黛瓦之间,一直留存着腐木的气味。清晨山间飘荡着的白纱似的晨雾,使这里的人们都自带隐士的气质。四五年前就开始在网上浏览宏村的图片,但直到亲临其境都没有十分了解是南湖更加核心还是月沼更加标志。宏村最美的月份无疑是三四月间,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肆意盛开,使黑白相间的村落多了许多色彩。但不可避免的是这个季节的雨水,常常飘飘洒洒,羁绊了赶路的步履。原本想要三月底出发,查看天气预报,雨水满满地覆盖了四天行程,无奈放弃。四月初,再查,发现几天阴转多云,便定下了行程。

4月10日早晨,在北京南站与大姐碰头,找了家永和大王草草用过早饭,便乘G27次列车出发,下午三点多抵达黄山北火车站,出站便有通道可以直接进入长途汽车站。我们到车站之后,本来可以赶得上四点的车,可是车票售空,只能等下一趟了。在此提醒其他游客,旅游大巴的长途车票可以网上预约购买,如需前往,可计划好时间,提前购票。候车大厅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环境良好。候车乘客稀少,十几二十人而已。闲暇之时,吹几声排箫,古风的乐音在空中悠悠飘散,竟与这气氛融合得分毫不差。

检票上车,按车票位号入座。大巴上的座位略显拥挤,行李最好放到车子下方的行李仓,不然车内是没地方搁的。还好我的两个包包都不太大,随身上了车,一路在怀里抱着。车子发出不久,司机师傅问:有没有西递下车的?没人应。他便高声说:没有的话咱们直达宏村可以少走10公里的山路,早半小时就到。车里乘客一片雀跃!沿途,透过车窗看到齐云山景区附近有一座桥,感叹那桥好漂亮!司机师傅自豪的告诉我:这个桥600年啦!很漂亮的!那种自豪的感觉让司机师傅打开了话匣子。一路都在说:我们这里不堵车的……我们这里四季如春……我们这里交通很方便……我们徽菜很好吃……

因为在火车上吃饭又贵又不方便,我跟大姐就憋着到了地方狠狠搓一顿呢!本来下了车,我就想赶紧吃饭,但大姐对于住宿还是有一些谜之紧迫感,觉得入住之后放下行李再出来吃更踏实。于是跟着导航,曲径通幽,穿过宏村密布的狭窄巷子,来到在携程预订的客栈附近。悠然居客栈,因为门面很小,走到门口了都没看到。给老板娘打电话,老板娘一招手我们就看到了。原本预约的最便宜的标准间,老板娘说因为有一队客人包下了整个内院,就将我们安排在家庭房了,这次给我们免费升级。家庭间内是个小复式结构,一楼卫生间、单人床,二楼双人床。电视、空调配套齐全,说是平日都要三百多的。红木色的装修风格以及家具摆设、蜡染的挂毯,给这房间增添了许多古色古香的怀旧情怀。

放下行李,我想上网搜一下周围美食,好出去爆搓一顿。大姐说没必要,出去看看走走,碰见什么吃什么算了!我一想也是!顺着巷子没走出多远,看见一家门面还不错的小店,添灯食堂。推门进去一楼6桌,还有二楼。店里也是红木色的风格布置,食客不少。门口也挂着什么大众点评推荐、什么什么电视节目推荐的牌子。菜单就那一张,所有菜品也就那二十样儿,店堂儿里两位姑娘点餐收款,一位大妈传菜。我们一看环境不错,那些菜品的图片看着也成,就落座开点。

先点一道名菜“臭鳜鱼”、再点炒三样、毛豆腐、笋衣烧排骨、酒酿丸子羹……这一顿算是吃到位了!居然每个菜都很好吃!吃完大姐才跟我说,那毛豆腐其实就是长毛的豆腐,我在菜单上看,明明是炸得两面金黄的炸豆腐啊?吃在嘴里确实有一些发酵过的味道,沾着辣酱,十分软糯。要知道它上锅之前长着白毛,恐怕我就不敢吃了!

吃得太撑,顾不得一路舟车劳顿,也要溜达溜达化化食儿。天空飘起小小的雨滴,空气中弥漫的老砖老木头的味道跟泥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伴随着路旁水系的涓涓水声,使我心底浮现一股陌生却也温存的感觉。火红的灯笼在商业街的两侧随处可见,这样的喜庆应当是旅游景区应有的气氛,仿佛小家碧玉略施粉黛,便要出门迎人的喜悦。酒吧、咖啡厅、纪念品商店,一切的商业要素在这里都存在着,但与其他地方相比,又并不那么张扬违和。夜间的宏村没有太多灯光,出了商业街的甬道,街灯微弱,青石板起伏凹凸,雨中更是有些湿滑,步行还需加些小心。此时的南湖安静黑暗,只有彼岸的灯光如星光般神秘遥远。

溜达得累了,也到了客栈附近,找了最近的一家咖啡店休息,点了饮品。店家并不热情,是个懒散的小青年。店里贴满了游客留下的明信片,各种各样的祝福与心情,有爱情、友情,也有对自己的鼓励、对生活的希望……大姐问我要不要写一张?我说不要。看到有人自驾来、有人骑行来、有人约定和某人多少年后还要来……我发现我无话可说!跟老年人一样,乘坐旅游大巴来到这里,不敢承诺以后什么时候还会再来的一个平凡游客,居然连留下印迹都没有勇气。我还回想起在很多年前的时光邮局,给未来十年的自己寄的那张明信片,就要寄去那个不属于我人生的地址了。虽然已经忘记了那张卡片上写了什么,但无论写过什么,都会令今天的自己感觉到羞愧。如果人的进步是不断优于过去的自己,那么会不会某一天开始,就要鄙视曾经的自己了呢?

8:45咖啡店开始往外轰人了,说是9:00要打烊。我们十分诧异,看来店家真的是不急于赚钱。在北京,咖啡厅酒吧恨不得开上半宿,就是让人们聊天休闲的,这里似乎并不是这个功能。回到客栈,打开暖风,和衣钻进有些潮湿的被窝,窗外的巷子很快就再没有响动,店家们打烊了,游客们也都去歇着了。

想要在景区拍摄干净的画面就要早起。第二天6:00起床,装扮起来前往南湖,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湖边已经坐满了写生的美术生,远远看过去,我还以为是早市呢!南湖的标志性拱桥上,已经人来人往,十分熙攘。插空拍了几张,不得已钻进了小巷子里。没个多久,小巷里也涌满了络绎不绝的旅游团。同样的解说词听了好几遍,一队紧接着一队,已经使我们的游览拍摄无法继续了。

打道回府,先休息一下,再准备去添灯食堂干一票大的。因为昨天留下的完美印象,让我油然而生把她们家所有菜都吃一圈的美好愿望。这一顿午餐,点了昨天在电视里看到的石斑鱼。此石斑非彼石斑,跟海里的石斑鱼不同,这里的石斑鱼是十几厘米长的梭形小鱼,身上带有虎皮花纹,看这身形,就知道游起泳来一定身手矫健!烹制方法与臭鳜鱼类似,微辣的口味应该是出于同样的酱料。这一餐照样是吃到嗓子眼儿才算尽兴,酒酿丸子羹反复出现在餐桌,无限续碗的米饭也给活动之后的身体一次放任的机会。步行,对于吃了不饱、不吃也不饿的久坐一族具有十分明显的治愈作用。如果感觉身体亚健康了,那就是你命里缺玩儿了。

 客栈的内院非常美丽,小摇椅、小凉亭、小瀑布盆景,宛若小小的世外桃源。店家的小奶猫十分黏人,抱来拍照乖巧可爱。我们决定在宏村多停留一天,一是因为早晨人多,错过了拍摄标志性景点的机会,想再起早一些弥补;二是客栈条件不错,确实值得再多住一天;三是添灯食堂的菜还有没吃过的。

从导游图上,看到还有月沼这个水域一直没见到。下午的时间便去寻找。跟着指路牌很顺利就到达月沼,见到这里才发现,原来这才是宏村最为标志的地方。基本上网络图片大半都是这里的景致。湖水大概是个椭圆轮廓,四周环绕着高矮错落的徽派房屋和木质结构的祠堂。虽然旅游开发使周围的房屋都成为餐馆和客栈,但是原本的风貌还是在的。火红的灯笼倒映在月沼平静的水面,即使游人簇拥也并不显得喧嚷。祠堂门口是樟木制的飞檐和柱子,这里的光线非常适合拍照。美丽又精致的雕刻在柱子顶端和屋檐下面,令我感叹于古人的讲究与富有。

定了五点起床的闹钟,次日从床上爬起来直奔南湖,想要在桥上拍几张照片。虽然比七点的时候强,但是遇到拍小电影的剧组,我的拍摄又一次被打断。等他们拍摄完毕,桥上又涌满了游客。果断转战月沼!月沼这个时候十分安静,游客很少。早晨的阳光像是金色的纱帘,将这个充满湿润气息的村落映得一片金黄。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十分美好的早晨,游客渐渐多起来的时候,也不过早晨七点左右。

这个时间再回到客栈,收拾了行李出发去西递。西递是行程当中安排的第二站,网络上的图片不多,对于西递的想象也没有多丰富。自宏村的长途车站问询,出发去西递仅仅需要十块钱。等了二十分钟,车子出发,直达景区门口。

在西递的客栈没有提前预约,想到了之后在核心区找一家位置方便的,可以节省路途上的时间。进入景区之后,在商街的第一家,西香园客栈,二层小楼,带小院子,院子里六张小桌,可以招待用餐。房间虽然没有窗户,但是120元的价格格外超值。进去一转,就当即决定住下了。出门左转两步就是西递的标志大牌坊,右转就是商业街。

在客栈吃了老板娘亲手做的午饭,臭鳜鱼明显是农家的家常做法,味道也不难吃!另外一个石耳炒豆腐,是大姐新鲜好几天没轮上吃的。石耳很薄,炒在豆腐里会软塌下来,不像木耳。老板娘说:这才是真正的石耳,别人家会用木耳来冒充!此外,老板娘另外奉送了一小碟泡椒春笋,味道鲜脆。说我们回到北京,可以让她邮寄。

西递的老房子比宏村要多一些,而且商业氛围更淡,原住民还有很多。老房子、老街巷,零零落落的几家售卖特产的小店,还有居民在路旁水系洗着衣服……这倒是让我感到是理想中的乡村了。这里池塘、油菜花、徽派建筑,这些我奔着来的元素一样不少,而且游客也比宏村少很多。下午四五点钟,基本上游人就散尽了,就算是大牌坊下面,也是可以清净地拍照的。池塘里的水碧绿且宁静,一只母鸭带着一群小鸭在其中安然自在地游泳,不时地发出召唤的声音。写生的学生三三两两的散坐在池塘边上,凑过去看他们的画作,我这个从小不会画画的人十分羡慕。钢笔画、水彩画、铅笔画……什么画都有,有的画的房子,很像很像;有的画的是山和水,是一片一片的颜色,传说当中“五彩斑斓的绿”。

在西递有一处宗祠名为“敬爱堂”,其中悬挂节、孝、忠、廉四个大字。现在虽为西递民族展览馆,内部却没有什么新的添置,应该是保留着原貌。这里前置飞檐翘角门楼,中设祭祀大厅,上下庭间开设大型天井,左右分设东西两庑,配以高昂的大理石柱。后为楼阁建筑,楼下作为先人父母的享堂,楼上供奉列祖列宗神位。后厅的“孝”字,是南宋大理学家朱熹所书。先前在宏村也曾在祠堂里看到过朱熹家训的屏风,一位名人对于家乡的影响确实是不可忽视的。参观了几家祠堂和民居,对于这里富贵人家、小康人家的房屋设置有一些大概的了解。疑惑他们这防火高墙那么高,为什么房屋密度却不肯加大?房子层高那么高,冬季取暖的问题又如何解决?很多房间我是搞不清楚人在哪能睡觉,似乎只有客厅却没见到卧房……

在沿街的商铺买了米酒,有15块钱一斤,也有45块一斤。大姐撺掇我说:也不常出来,喝点儿好的吧!索性就打了一斤45的米酒。这的米酒并没有酒的味道,感觉不到度数,甜甜得很爽口。我俩拎着米酒,到牌坊下的池塘边找了家小铺,坐在露天的座位上,一边欣赏西递的晚霞,一边商量明天的行程。

因为在路上远远看到那600年的古桥,所以过去看看的想法一直没能打消。正好还富裕一天行程,过去看看也算是了了这桩心事。我跟大姐商量半天,如何解决交通问题。怕乘坐旅游大车到了那边,去黄山北没有车。我琢磨着齐云山看门面已经建设得国家5A了,应该少不了去火车站的车。第二天就壮着胆退了房,背起行囊直奔大巴站。

在西递景区的大巴站问询了一下,去齐云山大巴每人10块钱,等了不到10分钟就上车了。20分钟到齐云山景区门口,步行到古桥。在百度上科普了一下这座桥,名为“登封桥”,是明万历十五年,徽州知府古之贤倡建。桥成之日,古知府驾车而来,正举行庆典之际,朝廷使者驿书亦至,把升古之贤为广东按察司副使,县民感其德政,祝古之贤被封大官,步步登高,便将桥取名为“登封桥”。

桥很长也很大,在桥下的木制亭廊里稍作休息,跟桥作了合影。望见远远的水坝在碧水之中仿佛一条反光的绸缎,决定过去看看。

走到近前,那水坝与我在远处看着的样子不尽相同。宽阔坚实,可以行车走路,并不是为了景观而修建。这里却十分清净,没有太多人来人往。水流在脚下的声响真实且生动,登封桥在对面,此刻更像是一个景观了。

从登封桥回到齐云山门口的车站,按照大巴时刻表等了一小时都没有大巴经过,就上公路上拦过路的小巴车。这里的小巴车是没有车站的,只要看到车牌上写的终点是对的,伸手拦下即可。10元钱到了梅林,换乘北站快车,每人5元一站就到了黄山北高铁站。出了站斜对面的小山坡上,找到在网上查到过的初见客栈,到前台一问,还有比网上预约更便宜的房型,148一晚。

这几天连起了几天大早,终于可以放肆地休息了。一楼是客栈餐厅,徽菜做得也不错。把最舍不得的臭鳜鱼和各种笋又吃了一圈,在附近转转,就算结束愉快的旅程了。我跟大姐草草算了一下这五天的看开销,居然两个人往返车票加连吃带住都没超过3600元!这个价格还是令我俩十分满意的。放肆吃、放肆玩,仅仅是没有包车,算不得穷游。

早晨起来,店家用旅行车把我拉到火车站内,多一步路都没走。在回京的火车上,我想安徽我还会再来的。梦里的遇见,不如启程直达!

 

张迪.jpg

作者简介:张迪,2007年毕业于北京人民警察学院,党员,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民警,现任首都警官乐团长笛演奏员。自学生起偏好写作,在《首都警察文艺》、《家园》、《首都公安报》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纪实文学等数十篇,文风清新写实。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