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约尔古丽

来源:微信公众号(剑兰文萃) 作者:张玉波

张玉波.jpg

小时候就经常听老人说,亲戚越走越亲。长大后,在人生经过了颠簸和沧桑,一些无法预知的际会,却成了自己一生的拥有,而一些人也就在生命之中突兀而至,没有任何预兆,没有血缘瓜葛,却成了自己的亲戚,以至于惺惺相惜,牵肠挂肚。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今生会在遥远的新疆南疆,会有一家维吾尔族亲戚,会有一群维吾尔族的街坊邻居。

这几年,自治区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我和同事们就在遥远的南疆莎车县认了一户亲戚。初次和亲戚大哥见面,语言不通,但是双方都已经在组织的“牵线搭桥下”知道了对方。我一句您好,他一句亚克西斯木子(维语您好),就展开双臂拥抱在了一起。令我新奇的是这样的初次见面,居然没有太多生疏感,更没有事先自己想象的若干种尴尬和不适应,一切就是那么顺畅,那么有趣。至今还令我不可思议。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交往,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很快成了一家人。更为可喜的是,我们与街坊邻居的交往也多了起来。

我们每次驻村,几个同事都结伴轮流住在对方亲戚家.,这两天住你亲戚家,明后天住到他亲戚家,两年下来,很快把同事的亲戚家都熟悉了。平时谁给自己亲戚院落打个地坪、修个旱厕,或干干点农活,同事们都会去帮忙,其乐融融。现在如果谁要问起村里的情况,我们都能把同事亲戚家的人口情况、生产情况、家庭状况等说个八九不离十。

 我们就是在亲戚家轮流住宿的时候,认识了约尔古丽。几次在她家居住,一来二去,自然就变得熟络起来,她也给我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约尔古丽是一个五十岁开外的维吾尔族农村妇女,中等身材,体型偏瘦,高鼻梁深眼窝,一头长发盘发髻于脑后。不管什么时候,她略显黑瘦的脸上都挂有甜甜的微笑。

约尔古丽虽然只受过小学教育,但很爱学习。一天晚上,她上幼儿园的小孙子在院子拿着书,生硬地练习在幼儿园学习的普通话词语。约尔古丽悄悄地站在孙子的背后,轻轻地跟着孙子读普通话,那神情有板有眼、严肃认真。就在这时,她看到我从屋子走出来,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也赶快走出院门,生怕打扰了她学习普通话。

还有一次,我坐在院子里看手机。她的两个已经和我们稔熟的孙子孙女围过来,学着我们的动作点屏幕,兴趣盎然。这个时候,约尔古丽也会不经意间,轻轻地走过来,站在我们的身后,饶有兴趣地跟着我们一起看手机。

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好多个晚上,约尔古丽在收拾完碗筷后,都会自己打开院子放置的电视机,一个人默默看电视。她看的最多的是新疆台转播的《新闻联播》,看得专心致志。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感慨良多,一个农家妇女,天天与土地打交道,居然如此关注国家、关注社会,难道不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处处关乎民生的具体注释吗?

约尔古丽也很有修养。不管谁和她搭话,她都会右手扶胸,报以微笑。我们每次去村里,她都会提前在村委会门口等着我们,热情地和男同志握手,和女士拥抱,然后开着她的三轮电瓶车帮你拉运行李,满里忙外,不亦乐乎。

我们离开的时候,她不管有多么忙,都会放下手中的活,执意把我们送到村委会门口,直到上车。每次我们给她交食宿费的时候,也是我们最为难的时候,她怎么都不肯收。她说,你们来帮助我们干了这么多活,我们是亲戚,吃住在自己家是应该的,怎么还收钱。直到我们几个同事轮番解释劝说,她才勉强收下。

常言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作为女人,约尔古丽也不列外。在每天干农活回来,她都会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村里夜校每天都开讲,只要她去夜校,一定会认真洗脸梳头盘发,换一身漂亮干净的衣服,并会反复照镜子,觉得大方得体才出门。

一次,我们同去的两位女同事,看到她家的大门装饰民族风格浓郁,色彩亮丽,在晚霞的映照下,美轮美奂。两个美女就提议以大门为背景拍照,并邀请我为摄影师。这时,约尔古丽正好过来,同事就指着大门,做一个拍照的动作邀请她。她冲我们笑一笑,转身进了她的卧室。我们几个不明就里,以为她没有懂我们的意思,拍照的兴趣也骤然消失了。不一会儿,只见约尔古丽卧室的门帘一挑,我们集体惊艳,只见她一袭淡紫色的连衣裙,发髻高盘,淡施口红,胳膊上搭着一条绿色的羊毛围巾,步履款款,一个颇具民族特色风韵的美女向我们走来。我们几个拍照留念的兴致再次高涨起来,争抢着和她留影。

约尔古丽抖着绿色的羊毛围巾,指着她的亲戚,我们的一位女同事,我们才明白这条围巾是同事送给她的。三个女人,以高大的民族风情的大门为背景,分别披着那条羊毛围巾,摆出各种优美的姿势,合着晚霞那绯红的炽热,在欢声笑语中频频出镜。

最让人敬佩的,还是约尔古丽的勤劳能干。她每天都在七点多起床,这个时候在南疆天还没有亮。她起床后打扫庭院,喂鸡喂鸭喂鸽子,喂羊喂牛喂兔子,接着就去地里干农活。晚上上夜校,回来再给那些家禽牲畜加水添料。她是家里的主事者,家里和地里都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

她家的地劳力少,土地承包给别人耕种。春天耕种的时候,她把砍头曼、玉米种子往电瓶车上一放,就要去自己的田间地头补种。她说,承包人种地用机械,地里的边边角角机器种不上,这样很浪费土地。她用她的纯朴和勤劳践行着人勤地不懒的古训,我们被深深地感染了,积极地加入到她的补种农活当中。

我们四个人正好分成两组,每组一个人挥舞着砍头曼挖窝,一个在窝里点种,再用砍头曼埋窝。这个活看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眼看着约尔古丽很快从地的这头到了那头,我这组才艰难的进行到一半,还累的大汗淋漓,腰酸背疼。约尔古丽干完活,又很轻松的整理工具装车,不忘过来伸出鼓励的大拇指给我们点赞。那时,我们头上脸上挂满汗珠,真乃汗颜。

约尔古丽家的小院子,被她收拾的干净整洁。没事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坐在院子里看书聊天。今年夏天非常炎热,白天由于大半个院子没有凉棚,我们就发现大院阳光白刺,人稍在院落中待一会,就大汗淋漓。孩子们也不敢到院子当中玩耍。盛夏的院落里充满了聒噪和焦味。

看到这个情况,我们几个商量买遮阳网,把院子棚起来。说干就干,我们用脚丈量尺寸,拿起手机联系县城的商家,用微信支付材料款。到了晚上,商家已经把一大卷遮阳网送货上门。我们决定第二天上午上房搭棚。

可是第二天早晨,我们起床出门,赫然发现遮阳网已经搭在房顶。约尔古丽站在院子里,我指指她和遮阳网,她点点头。我们不知道她是几点起床的,也想象不出她是用什么方法把一大卷遮阳网弄到房顶的。

看到没有拉展固定的网,我和同事惭愧地爬上房顶,一人拽着一边,沿着院墙,拉扯平展,在遮阳网边缘处放置一些木板和砖头进行压盖固定。

下来后,太阳已经高高升起,院子里浓荫蔽日,斑驳细碎阳光透进来,光线柔和多了,洒过水的院落异常凉爽。

这时,看着孩子们在院子里恣意地嬉戏追逐,约尔古丽脸上的笑意更浓,写满了幸福。

 

张玉波.jpg

作者简介:张玉波,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全国全国公安文联理事、全国公安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联全委会委员、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新疆公安文联主席、作协主席、书法家协会主席。出版散文集《山脊上的蓝宝石》等多部文学社科著作。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