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警察伞

来源:网投 作者:魏龙元

暴雨即将来临,行走在繁华闹市街头的人们,脚步匆匆。刚从菜市场出来的我,抱着四岁大的女儿,提着一袋子食品,三步并二步,希望在暴雨来临之前赶到家。可还是没有躲过夏雨的突袭。途中,倾盆大雨向我泼来,睡梦中的女儿被惊醒,大哭,手中的物品散落一地。离我最近的建筑物也有200多米,我束手无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孩子紧紧揽入怀中,低头弯腰,尽量用弱小的身躯为年幼的女儿遮挡风雨。

在我低头收拾东西时,我感觉雨停了,背部没有了被大雨滴敲打的疼痛。抬头一看,一名年轻的警察站在我身后,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为我和孩子遮雨,自己却暴露在伞的庇护之外,浑身湿透。他含笑将伞递给我,并俯下身子,冒雨帮我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物品,然后,将我带进他执勤的岗亭。

岗亭里挂着好些雨伞,红的、黑的、绿的,五颜六色。年轻警察说,这是专门为那些救急的人们准备的。

对这位年轻的小伙子,我既熟悉又陌生。他是一名交通民警,岗亭位于东安县城建设大道与东新路的交叉路口。说熟悉,我每天去菜市场都必经这个岗亭,每次路过,都能看到他站岗执勤时的飒爽英姿;说陌生,每次匆匆而过时,我并没注意他的高矮胖瘦,姓甚名谁。

夏雨来得快,停得也快。临走时,我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小伙子很腼腆,害羞,脸颊通红。因一时疏忽,临走时我连小伙子的名字都没有问。

自那以后,每次路过岗亭时,我都不由自主地往里多瞧几眼,看看为我撑伞的小伙子在忙些什么。可连续一周没见到他的身影。后来听说,小伙子在为我雨中送伞那天正患感冒,被大雨淋了一场后,病情加重住进了医院。我听后内心很是愧疚,本想抽时间去医院看看他,可凑巧的是,那段时间单位频频安排我出差,忙起来后,竟渐渐淡忘了。

这是去年夏天发生的事,现在回想起来,有点遗憾,有点失落。

常听人说,警察很像一把伞,就是风和日丽时常常被遗忘在角落,暴风骤雨来临时用来遮风挡雨的那把伞。对于人们这样的评价,之前我并不苟同,在我眼里,警察八面威风,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没发现与一把普通的防雨“伞”有何关联?

可一旦回想起自己那天被暴雨突袭的尴尬,以及岗亭警察冒雨送伞的情景,心里总感到特别温暖。我想,如果当时没有年轻警察那把伞的及时庇护,我与怀中的婴儿真的会成了落汤鸡。也许,被暴雨浇透后大病一场的是我怀中的孩子,或者是我本人,而不是那位小伙子。我从内心感谢那位素不相识的年轻警察。

此时,我才明白“伞”与警察的关联所在。天晴的日子里,我们也许没在意它的存在,甚至常将它束之高阁,或随意丢失在阴暗的角落。而在下雨的时候,我们几乎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它。警察的职业不正如此吗?为我雨中撑伞的小伙子不正是这样吗?

此刻,我又想起身边熟悉的另一把“伞”。

他叫董伦伦,今年55岁,是东安县公安局一名狱警,个高皮肤黑,一头短发白花花的,印证了岁月的沧桑,也彰显出精神的抖擞,与人说话总是一副笑脸。我与他在同一个小区居住,已有六年多了。和小区其他人一样,之前,我只隐约知道他是一名警察,并不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他从事哪个警种。他为人低调,从没见他开警车在小区显摆,每天总是早出晚归,偶尔在楼梯间迎面相碰,也是点头招呼一下匆匆而过。小区的人们与我一样,也似乎并没在意这名警察的存在,仅仅是一名可有可无的陌生邻居而已。

然而,今年端午节当天小区里发生的一件事,让小区所有的人牢牢记住了这位平时不显眼、可有可无的老警察。

那天中午,我正在厨房忙碌中餐,突然听到小区里有人大声惊叫,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我透过厨房窗户朝外看,见对面13栋2单元的地面上聚集了好些人,个个伸长脖子仰着头,嘴里不停地呼喊,着急万分的样子。原来,这栋楼的5楼防盗窗上悬挂着一个小女孩,她的下半身已完全掉出窗外,双手及头部被卡在防盗网内,情况十分危险。我匆匆下楼,看个究竟。

这个小女孩我认识,与我家丫头一般大,5岁多一点。她的父母在菜市场摆摊,平时忙于做生意,没时间照顾孩子,就全托给幼儿园。那天是端午节,幼儿园放假,趁节日做生意的父母才将她独自锁在家里。估计小女孩一个人爬上窗户玩耍时,双脚不小心踩入防盗窗的空格,瘦小的身子掉下,在半空中悬挂起来。

受惊吓的小女孩大哭、挣扎、身子晃动很厉害,随时都有坠落的危险。

在警察没到之前,若无人爬上去将小孩托住,奋力挣扎的她会掉下地面,后果不堪设想。但徒手爬上五层高楼十分危险,站在下面的人们没有一个人有胆量爬楼营救,都眼巴巴地看着,干着急。或许是被卡的时间太长,小女孩情绪越来越糟,双脚往下乱弹乱踢,眼看就要坠落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位白头发的老年男子突然拨开人群,敏捷地抓住一楼防盗窗不锈钢管,一跃而上,然后沿着二楼、三楼的防盗网空格,一步步地徒手向上攀爬,最后踩在四楼的防盗窗顶,一手抱住小孩的下半身,尽力往上托举,一手抓牢不锈钢管,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可小女孩并不配合,弄得男子身体摇晃不定,楼下的人们看得直冒冷汗。此时,我才发现,这名男子就是董伦伦。当时他正好着便装骑车下班回家,刚进小区大门,远远地就看见小女孩悬挂半空的危险场景,二话没说,将自行车甩在一边,冲上去,拨开围观的人群,徒手爬楼救人。

几分钟后,接到110报警的警察赶到了。他们迅速上楼破开小女孩家的防盗门,与董伦伦合力将女孩营救进房间。在小女孩成功得救的瞬间,楼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如天籁之曲,在小区的上空荡漾开来,温馨,感动。

后来听说,董伦伦“攀楼救人”回家后,遭到妻子的责怪,他自己也感到有点后怕。原来在看守所工作已20多年的董伦伦,年复一年地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近几年越来越严重。平时,他协助妻子到楼顶晒床被子都小心翼翼,可那天为了救人,他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自己是一名警察。

有危难找警察,警察是我们的保护神。我们一旦遇到危险和困难时,很自然地想到拨打110。每当那个时候,警察都会及时出现,为我们排危解难。

身患感冒、冒雨为我撑伞的交通警察是这样,不顾生命、攀楼救人的狱警董伦伦是这样,千千万万的人民警察都是这样。

他们像伞一样,平时默默无闻,没有索取,只有奉献;他们的生命里没有抱怨,也不会计较什么,无论你如何冷落它,遗忘它;可在暴风雨袭击你的关键时刻,在你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危急关头,他们会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为你救急扶危,为你遮风挡雨,毫无怨言!

这不是普通平凡的花布伞、油纸伞,而是一把把恪尽职守、时刻不忘自己责任和使命的“警察伞”!有了这些“伞”的庇护,人们就会安居乐业,因为,它撑开的是平安、是奉献,合拢时展现的是广大群众的安宁和幸福。

 

魏龙元.jpg

 

作者简介:魏龙元,湖南省东安县人,供职于湖南省东安县公安局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永州市作协会员、东安县作协秘书长、东安公安文联秘书长,多次获省市县优秀通讯员,文学创作偶有收获,文学作品散见于《人民公安报》、《永州日报》、《潇湘》、《品读永州》、《皖江晚报》、《东方散文》、《腾讯大湘网》等全国各文学期刊、报纸副刊、网络,多篇作品获征文大奖。主要作品有《香烟喷码》、《无处可逃》、《警察伞》《100起命案的完美收官》《淡淡梨花香》等,主编出版公安文学作品集《守望东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