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我与文职制服一起走过

来源:微信公众号(琴心雅集) 作者:朱 洁

文职制度还未实行时,旗袍是我所钟爱的服装之一。如果说每个上海女人都有旗袍情结,那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打开衣橱,长长短短,夏裙冬袄,每一个季节,旗袍都是衣橱内必不可少的成员。旗袍是我的服饰,也是我的生活。

十四年前,文职制度正式在上海实行,我有幸成为第一批公安文职人员。那时的文职从制度到待遇到人员每一项都是从零开始,都在起步阶段,没有任何参考、借鉴,每一步都是全新的探索。当一切都是未知时,一位领导说过的话为我点亮明灯、至今难忘,那就是“有作为,才有地位。”从那时起,我与其他文职一起,不惧他人眼光,不闻他人闲言碎语,认真学习业务知识,努力完成工作,心之所向,素履以往,逐渐地我可以在工作中独当一面,熟练的电脑操作帮助民警们解决工作中的各种“小问题”,民警们也逐渐承认我们是团队一员。最初那几年,我们都只穿便服上班,眼见民警穿着正规警服,心中无比羡慕。记得那时我在刑警队工作,那时刑警队的民警上班不要求必须穿警服,胸前挂警官证以示区别,而我那时只能日日穿便服,说是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但看起来和前来办事的普通百姓无异。

就这样工作了两年,突然有一天,内勤民警手里拎了一件藏青色马夹给我,对我说:“这是发给你们的工作马夹,以后上班时要穿。”这件马夹线条极简单,除了肩膀袖口是弧形,其他都是直线条,更别提有什么装饰了,但最让我为难的是,当时所有配发的马夹都只有一个码——“均码”,也就是无论胖瘦都能穿得下,而我的身材纤细,这件马夹穿在我身上好比套了个米袋,行走时马夹随风摆动,弯腰拾物时,需要先把马夹按住。同事们见了,宽容地对我说,这马夹不穿也罢。

好在没过多久,这件马夹就“功成身退”了。我们每人发到两件短袖T恤、一条裤子和一根皮带,由透明塑料袋子装着,颜色也是藏青,尺码虽然区分大小号,但由于未能事先统一登记,所以是否能拿到合适的尺寸全凭运气,于是在那段时间文职之间掀起一股换装热潮。当热潮褪去,我们还在讨论冬季穿什么的时候,一纸通知将所有文职聚集到一起,分局请了专业服装制作厂家为我们量身订制工作服。记得测量尺寸那天,分局专门为我们开了一间会议室,师傅们仔细测量身高、肩宽、腰围、颈围等多个数据,对于已经习惯买成衣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制作一件衣服需要测量如此多数据。

终于,天未寒,衣已至。当我看到办公桌上像小山似地堆放一大包藏青色衣服时,着实惊到了,长短袖T恤、衬衫、夹克衫、西装服、羊毛衫、夏单裤、冬裤一应俱全,更有领带、领夹、工号牌等各种配件,而在T恤左胸处缝有公安文职标志,当我按照文职着装要求将衣服一层层穿在身上时,镜中的我立刻焕然一新,合体的尺寸,庄严的色彩,同事们见了无不夸赞“精神”!从此,这套制服也正式走进了我的衣橱。

时至今日,大约每两年分局请来服装工厂为需要重新测量尺寸的文职们提供测量服务,我们也可以始终穿着合体的服装行走于各机关部门之间,服务于群众之前。服装逐步正规化,是文职制度不断完善的见证,是文职队伍不断规范的写照。制服在身,并非装饰,而是让文职人员更加谨记肩负的责任,严于律已,立足本职,恪尽职守,不愧于制服带给我们的荣耀。这身制服的“变迁史”,也见证了文职人员依靠自身努力,不断追求,终于在公安局的大家庭里占有一席之地。

打开衣橱,旗袍在左,制服在右,旗袍代表文化与沉淀,制服代表责任与担当,它们都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时代的步伐不会停歇,服装必将不断变化,而我的心将永恒不变。

 

标题图.jpg

作者简介:朱洁,浦东公安分局六里派出所文职人员。80后热爱文学的女子。在书海中畅游数载,与书作伴,与书对话。从心出发,将所思、所想、所感流于笔尖,见于纸本,只为正己心,明己志,不因顺境而自满,不为逆境而毁志。终身文学,终身学习,终身受益。作品曾多次获奖,并发表于各报纸、网络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