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一首老歌永传唱

来源:网投 作者:空灵

她哽咽良久,最后含泪说:感谢共产党,感谢新中国!着实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做梦也不会相信,很老的这句话,出自一位20多岁的年轻母亲之口,那一刻,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趁国庆黄金周,我带领采风学会会员,在当地公安部门配合下,到同年夏天洪灾严重的都党,把朋友庞现青和雨佛拍卖字画所得善款,送到受灾最严重的几户人家手中,其中就有这位年轻母亲家。这是一对90后,小两口有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孩,3岁,小的是男孩,还在怀中抱着,他们靠在城市打工所得,回家办了幼儿园,刚刚步入正轨,两个月前的那场洪灾,连房屋带桌椅床铺,统统被洪水打包掠走。同去的冬梅姐,把3000块钱放到年轻母亲手心时,她的丈夫为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眼睛向着天空,可我还是看见两行热泪在脸庞上流淌。兴许是性格内向,他没有像妻子那样表达内心,但那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听这位年轻母亲说,乡党委书记陈伟和乡里村里的党员们,在洪水到来前,挨家挨户动员村民转移。她给幼儿园的孩子放了假,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当初,好多村民根本不听劝告,回敬道:别开玩笑了,这么多年,俺们没见过水!有的村民索性说用“走不动”三个字来搪塞。“走不动”,党员背他(她)走,“不想走”,党员拽着走。怕他们回去,买来锁子,锁上他们家门。

在看望另外几户受灾严重的人家时,有位大嫂一个劲地说,多亏共产党啊,要不然俺们以后的日子咋过啊?大嫂家住河边,洪水将她家房子西墙齐刷刷“拆”走,地基也被洪水掏空,那可是大嫂一家省吃俭用新盖的房子啊!她怎能掩饰失去家园之痛?她拿出洪水进犯时录的视频给我们看,我们看见裹着黄泥乱石的滚滚洪水,咆哮而来,一座座耗用几吨水泥的楼房,抵不过它的淫威,轰然倒塌,还那些为村民们遮阴浙了很多年的大树,被洪水连根拔起,在泥浆混杂的洪水中,竟然轻如鸿毛。那一刻,我们痛哭失声。

村民韩志强与儿子同时患有尿毒症,灾病交集,儿媳看这个家没有希望,洪水退怯后,她选择从这个风雨飘零的家离去,撇下两个不大的孩子。我们见到韩志强时,他刚透析完,脸色难看得像盖了一张黄草纸,他接过我们送去的2000块钱时,嘴唇如触电般颤抖着,眼泪夺眶而出,他含泪对我说:“村里给上了新农合,我们父子看病都能报销,这要是在旧社会,再赶上这次洪灾,我们早就死了。今天,你们又过来看望我们,感谢新社会感谢党。”

都党位于邯郸磁县西部,漳河北岸,太行山下,村的东边和西边各有一条季节河在村南相汇,把整个村庄团团围住,都党村就像天然造就的大船,栩栩如生。村北有一条高高的土岗与后山相连,恰似铆船的绳索把都党村牢牢地拴住,任凭风吹浪打稳丝不动。村南有一水池,雨水聚集常年不干,酷似船仓,活灵活现。村中的南圈和北圈,又恰似大船首尾的拱门,把大船装扮的绚丽逼真。都党村众山环抱,旱河相围,如一舟船,名扬百里。村里地势独特,两边山峰重叠,群峦相接,南北开阔,沃野百里,是天然形成的一座屏障。

然而,解放前这里的村民却过着“滔滔洪水似虎狼,年年淹没万顷地,妻离子散弃家乡”的苦日子。漳河古称衡漳、衡水“衡”即“横”的意思,意思是迁徙无常,漳河散漫不可制约,如猛兽一般。有资料记载,自明初开始至漳河最后一次改道(1368—1942年)的575年间,漳河大的改道不下50余次,平均每十年即发生一次,对下游沿河工农业生产、交通、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危害极大。新中国成立后,1949—1956年8年中有6年发生水灾,1956年最为严重,下游农田受灾面积达1000万亩,受灾人口达1000万人。

为彻底解决漳河水患,党和政府决定在漳河上修建岳城水库蓄洪。 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历经十余载,水库竣工,成为了漳河流域一颗耀眼的明珠,是当时亚洲最大的土坝水利工程。与漳河上的其他水利工程一起,彻底驯服了了漳河蛟龙,为人民安居乐业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而后,老人突然清清了嗓子说,那个xx组织,之前成天打电话,说共产党如何如何腐败,说他们如何如何好,我就奇了怪了 老人越说,情绪越激动,他愤愤地说,这些日子来家里除去共产党,还是共产党,那些XX咋不来啊?再也不信他们的鬼话了。继而,他唱起了那首老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我们也加入其中,歌声在都党上空回荡。

可以说,90多年来,在这片沃土上共产党始终不曾缺席。这里由于瓷窑多,煤窑遍地,成为帝国主义和官僚资产阶级压迫工人的战场。六河沟、怡立、中和煤矿,是华北著名的三个煤矿公司,当时工人每天在没有安全保证的井下工作10多小时,一天下来挣1毛5分钱,然而1毛5分钱的工资,矿头还用掺了杂质的小米顶替。工人试图反抗,肉体之身抵不过剥削阶级手中的武器。党中央委派刘少奇,化名胡服与当时的中共安阳县委书记杨介人,一起到六河沟煤矿组织领导工人运动。1925年冬的一个晚上,刘少奇在石场村工友张瑞堂家楼上秘密召开工人罢工会议,由于同村人泄密,被六河沟台子寨矿警队堵住大门,刘少奇只好从楼上的天窗到楼顶,又顺着麻绳攀下去后转战到白龙寺继续研究如何让剥削阶级妥协,为工人谋取利益等细节方案。

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过程中,始终英勇地站在斗争的最前线,以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是最有远见,最富于牺牲精神,最坚定,而又最能虚心体察民情并依靠群众的坚强的革命者,从而赢得了广大中国人民的衷心拥护。刘少奇再一次遇险是时隔7年之后,有天到六河沟煤矿搞宣传,动员工人长工资、闹罢工,就在坑下活动时,被人泄密,所以升坑诸人检查。紧急关头,石场村负责人纪德贵,白龙庙当班班长王付保急中生智想出一金蝉脱壳之计,纪德贵和王付保,刘少奇蹲在中间,用一个坑下壁顶用的拍子棚住罐口,表面用一层煤做掩护,罐上写上号,上下接迎升了井,虎口脱险。通过此次罢工,达成协议发米不准以次充好,不欠发工资、不打骂工人。

同样还是在这里,1940年8月初,为了有力阻击郑州等地集结北上增援正太铁路的日军,15名战士与50多名敌人同归于尽。129师命令太行军区第五军分区所属34团等部队,将安阳北的漳河桥和漳河至磁县城西南段的铁路全部破坏掉,目的是阻击日军于漳河南岸。行动后,未放一枪,迅疾占领观台铁桥北头碉堡。爆破小组又迅速进入桥墩下安放炸药包,在返回时,被敌人发现。战争突然打响,造成战斗小组和爆破小组人员大量伤亡,50多名手持武器的敌人越来越近,马生向上级领导报告,为了战役胜利,决定与敌人同归于尽 ……话未说完,只听观台桥下发出巨大的轰隆声。   

一代伟人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次全国大会上闭幕式上致词“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得胜利”,这句话始终激励着无数共产党人。在70年后的这场洪灾中,乡党委书记陈伟与司机和另外一名党员,开着铲车,阻挡从上游下来的洪水,只差3分钟,2米多的浪头冲过来,就带走了他们。还有党员郭天衡,洪水当天领着村民们往安全地带转移,恰在外乡上学的16岁的大儿子打电话让他接一接。郭天衡说,大家都忙着,我去接你,不合适,自己回来吧!结果儿子被山洪冲走,尸体在岳城水库闸口找到,郭天衡禁不不起打击,我们去时,刚办完后事。

 

 

韩冬红.jpg

作者简介:空灵,原名韩冬红,就职于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协会员、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公安作协理事、邯郸市作协副主席,邯郸学院客座教授,第八届冰心散文奖获得者。有散文作品发表《人民文学》《美文》《当代人》《散文百家》《海燕》《岁月》《太湖》等,著有《会传染的快乐》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