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带上母亲坐高铁

来源:网投 作者:王志鹏

母亲拿着高铁票,站在出站口检票闸机前,试了又试。妻子赶紧走上前去,把母亲手中的车票插到闸机口里。门打开,看着母亲尴尬地从出站口走出来,我笑了,笑母亲的笨拙。但我突然想起,这是她第一次坐高铁。

    带母亲坐高铁的主意是妻子提出来的:“你看看你,在铁路公安工作也好几年了,咱妈一次高铁都没坐过!”我愣住了,回想起这几年确实不曾带母亲坐过高铁,甚至从没有提起过。我讪笑着望向母亲,想着“工作忙”一类的词句来搪塞,乞求她的谅解。不料母亲却笑着开了口:“过几天,洛阳牡丹花是不是要开了?”“是啊,咱带上妈去看牡丹花吧!坐高铁去!”妻子不失时机的和母亲递了个眼色。我才恍然大悟,心想:这娘儿俩。

从家到郑州东高铁站的路程不太远,几站公交车就到了。下了车,妻子带着母亲在前边走,我背着行李跟在后边。母亲走得很慢,站房楼、高架桥、标语屏,看见啥都要感叹几句:“这广场修得真大,得几十亩地吧?”几句话就把我和妻子逗乐了:“您这是刘姥姥进大观园,郑州东站是郑州市甚至河南省迎来送往的运输窗口,全国人民都从这儿过,自然修得‘高大上’啊!”听我解释完,母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望着这个比我矮了一头的农村女人,我的心里十分愧疚。脚底板沾过泥的人,会有更浓厚的乡结。如果不是妻子怀孕,母亲现在还在农村老家生活。在她的概念里,面积的大小要用“亩”来丈量,见熟人打招呼要问句“吃了吗?”所有的关心无非几句“多吃些!”“穿厚点!”把母亲接到郑州,我有些担心她不适应大城市的生活,以致于搁置了很多带她开眼界、见世面的想法。

高铁缓缓地开动了,行驶在两条平稳、敦实的铁轨上,向洛阳龙门高铁站前进。车厢内座位几乎满员,着装各异的旅客,显示着他们不同的身份。我大致扫了一眼,有职场人、学生、农民工。这几年,社会经济发展非常迅速,人们的生活水平直线提升,原来大家眼里遥不可及的高铁,进入了寻常百姓家的生活,极大地方便着人们的出行。

我看了眼母亲,她端正地坐在座椅上,胳膊环抱在一起,略显紧张的样子。妻子主动起身,把靠窗户的座位交换给母亲,让她看看风景放松放松。一路上,列车时而飞驰高架,时而洞穿涵隧;窗外时而高楼林立,时而碧野千顷。时值阳春三月,小麦地里庄稼人正在进行抽穗前的最后一次灌溉,果园中果农立杆结网在驱赶“偷桃子”的野鸟,河边垂钓的人正裹着鱼饵向水中甩出“大辫儿”,高铁护网外巡线的铁路民警专心地查看着线路的安全……母亲被这些景色吸引着。

一排三个座位,我坐在中间,身边是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两个女人。想到这,我不禁乐了。我给母亲讲“动车”,讲“高铁”,母亲却抢话:“我知道‘动车’就是会动的车!”“那高铁呢?”妻子笑着问。“高铁是不是车厢比较高?”母亲‘不确定’的看着我问。我笑,不置可否。

速度真快,半个钟头时间,列车准点到达洛阳龙门高铁站。站台上的旅客步履匆匆,排队上车的乘客迅速钻进了车厢,临近股道一列“复兴号”疾驶而过,母亲好奇地看着。我知道她想问,“这车咋不停呢?”

一位年轻的母亲抱着孩子刚下车,旁边是两个大号的行李箱和一袋子食物,看着涌入出站涵洞的人群,显得焦急而又无奈。妻子调皮地推了我一下:“警察叔叔,你不帮一下吗?”母亲也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示意我过去。

母亲和妻子是懂我的。推起两个行李箱,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帮那对母子找到她们的位置。母亲和妻子跟在我们后面,小声地议论着什么,边说边笑,在欢歌笑语中慢慢走向出站口。

 

王志鹏.jpg

作者简介:王志鹏,2015年毕业于公安部直属铁道警察学院,现供职于郑州铁路公安局宣教部门。立足于警营沃土,多年来笔耕不辍,先后有《为了一个默许》《再出发》等诗歌作品,《第一次抓捕》《警察媳妇》《背后的力量》等通讯文学作品见诸于各类刊物。2016年以来,荣获郑州铁路公安局“全局优秀宣传骨干”称号,连续多次被公安部十局评为“春运新闻宣传工作优秀通讯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