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金樱花

来源:网投 作者:张发建

1dab65b2ef128d6925213c657dd0daf.png

01

谷雨一过,南方进入暮春。

朋友圈里杜鹃花灼灼盛开,先是宁德、将乐,再是周宁、寿宁;先是白的、紫的,然后是大红的。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故乡的山,想那漫山遍野的红杜鹃,想那开着洁白花朵的金樱子。这一红一白开满故乡暮春的花朵,无限增添了闽东山区的妖娆。

我所生活的城市福州,是一个花的海洋。从早春的梅花、樱花开始,一直到暮春的荼蘼、楝花,我追赶着花的盛开,在花花世界里心念花事,心怀美事。

可我也发现,在福州生活了二十几年,一直没有见到金樱花的影子。一想到这,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惆怅。

今年,我又没有归乡,该到何处去赏金樱花呢?

 

02

谷雨的前一天,下着大雨,我在三都澳青山岛的海上警务室采访。

傍晚时分,雨停了,斜阳透过窗户打在我的脸上,有一种久违的感觉。我转过头,向外望去,不远处是一堵很高的悬崖,乌黑的岩石中央攀援着几丛洁白的花。那花,花瓣白的纤尘不染,花蕊黄的晶莹剔透。

我认出来了,那不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金樱花吗?

一直以为金樱子都是生长在海拔200至1500米的山区,没有想到在这个海拔几乎为零的海上小岛也有它的身影,我的心情一下子被点亮了。

这个季节,家乡的金樱花绽放得正是烂漫,一丛一丛的,开满了山间河涧,让绿色的山野,缀上了朴实的白,也让空气中弥漫着沁人的芳香。

这明媚的金樱花,生命力极其顽强,不仅开满了黄河以南的山野,也开进了唐诗宋词。

宋代诗人姚西岩这样描写金樱子:“三月花如檐卜香,霜中采实似金黄。煎成风味亦不浅,润色犹烦顾长康。”它在春光璀璨时开出如蝶翅般薄而柔软的花,又在秋气弥漫时结出橙黄的果实,像是点缀在草丛里的珊瑚珠,又是遗落在深秋里的夏日阳光。

金樱子就是这样不事张扬,低调地开花,灿烂地育果。

可这种浑身长满棘刺的植物,总是在无路可走无人可及的荒山野岭兀自生长,兀自开落,繁华飘零两不相顾,孤独得只剩下落寞的影子,又难免不让人心生怜爱。

 

03

 金樱子树是一种可以攀援的蔷薇科小灌木。在古代,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草。《说文解字》解释说:,芳草也,十叶为贯。

关于它的文字记载,最早还可以追溯到西周初期。《周礼春官宗伯第三》的《人》写道:人掌器。”意思说人作为礼官的助手,负责掌管盛放鬯(金樱果酒)酒器。

人之所以能被委以这个职务,完全是拜金樱子所赐的。当时广西贵港一带草成林,年年进贡,给周王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周朝就把贵港一带称为”,而把这里人称为了“”。这也说明,至少在西周初期,人就懂得了金樱果酒是好东西了;这还说明,金樱子从遥远的西周开始,就是进贡的特产,有着高贵的身份。

在现代,金樱子有许多别致的名称,比如刺梨子、金罂子、山石榴、山鸡头子……大抵多是依它的形状或者味道而取名的。而在我的家乡,人们管这种很常见植物叫“鸡来哥”,大概是因其形状吧,但在闽东方言里,“鸡”与“棘”同一个音,我倒感觉应该是“棘来哥”,形容它浑身是刺的样子。

在我的记忆里,这种浑身是刺的植物却带着甜蜜的回忆。

春天的时候,采茶回来的母亲看见路边的金樱花,总会停下匆忙的脚步,细致地采摘花瓣,带回家里和上米浆,用猪油煎成鲜嫩可口的鲜花饼。秋天以后,男人们用其果实酿酒,据说可以强身健体。而我们,等到打过霜后,也会经常上山采摘,刮去表层的小刺,小心翼翼地放入口中嚼食,味道酸酸甜甜的。只是一不留意,手指就会被金樱子树上的锐刺划破,鲜血直流,这时年长的同伴便赶快摘几片金樱子树叶放入口里嚼动,再吐出来敷在伤口上,消毒止血。

没有人知道金樱子在闽东的土地上究竟生长了多少年,但这带着乡愁元素的花朵却深深地烙在了闽东儿女的心头。

前年回老家上街,看到一个衣着朴素的上了年纪的农民在散卖金樱子果,一斤五元钱,想着至少有着3000年历史,在广西贵港曾经无比辉煌的它,如今在闽东的土地上,居然落入野地无人理睬,不禁心里唏嘘。

 

04

蒋勋在《此时众生》里写道,普通植物,大多是花儿极尽娇艳诱惑之能事,果实,则像怀孕了的妇人般安静满足。杜鹃就是这样的物种,春天如火炽热,可花谢之后有没有结果却是无人知晓了。金樱子恰恰相反,它的花儿洁白低调,果实却橙黄鲜艳,而且跨越了整个夏天和秋天。

这样的物种,在古人的眼里很容易活出淡雅清高的样子。

饱读朱子之学的南宋福建老乡丘葵,在宋亡之后蛰居海屿,他谢绝了元世祖的征聘,赋诗见志,写有著名的《金樱子》:

采采金樱子,采之不盈筐。佻佻双角童,相携过前岗。

采采金樱子,芒刺钩我衣。天寒衫袖薄,日暮将安归。

不知道丘葵避世而居的海岛是否也生长着金樱子?只是寥寥数语,他就通过金樱子表达了自己居敬持志、安道乐贫的决心。

我又想起了青山岛海上警务室的警察们,他们不正就是那警务室背后的金樱花吗?

就如那位“哈雷警长”,他脸色黝黑,话语不多,属于很容易被人忽略淡忘的那种,可我知道他大名鼎鼎,是三都海域的“守护神”,他为2700多渔民设立了便民快递站,是渔民们的贴心人。

我把他们比作了金樱子,开着朴素的花,却结出了丰硕艳红的果实。

这样的人,就如金樱花一样,有清雅的秀气,有白云般芬芳的花语,不能不让人心生敬意。

 

张发建.jpg

作者简介:张发建,供职于福建省公安厅宣传处,全国公安作协会员,福建省作协会员,散文作品散见于《福建日报》《人民公安报》《宁德文艺》《福州晚报》《闽东日报》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