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那些花儿

来源:《人民公安报·剑兰周刊》 作者:谢沁立

 

因为她们的生命中有了警徽的陪伴,便常常在柔弱中坚强,在温婉中伟大

 

她,是警察,也是一位母亲。

当孩子在腹中孕育时,她就想,这个小宝贝无论是儿是女,以后都要像自己一样去当警察。

儿子出生了,健康,爱笑。她每天给儿子讲故事,讲警察抓坏人的故事,虽然儿子听不懂,但她依然轻声细语地讲着,讲着发生在自己和战友身上的故事。儿子一天天长大,个子高高的,虽然听不进去她作为母亲的一些唠叨,但长大后当一名警察,也是儿子的愿望。

儿子高三那年,她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不用在公安一线摸爬滚打,但每天需要撰写和整理的文字材料依旧让她忙得不可开交,和儿子的交流越来越少。深夜,看着儿子在灯下苦读的身影,她觉得很愧疚,愧疚自己在儿子成长的岁月里,忙于工作,而疏忽了儿子成长中的许多细节,那是无论如何也追不回来的过去呀。

如愿以偿,儿子考上了公安院校,她笑了,眼角细碎的皱纹也笑成弯弯的样子,她为自己骄傲,也为儿子自豪。

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儿子住校,不常回家。她也不大去学校看望,她知道对于男孩子的成长,适当的放手是母亲最好的选择。

儿子大三那年,参加国庆安保的路面巡逻工作。他不知道母亲负责分局巡逻民警的后勤保障,也在那个路段。那段时间,她每天都要上勤。她知道儿子也在上勤,但具体在什么位置她不知道,她不问,儿子也不说。她和儿子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面。

怎么这么巧,在巡逻的路上,他远远看见了马路对面妈妈的身影。她也看见了儿子。穿着警服的儿子是那样的帅气。儿子腼腆地笑了一下,站直身子,举起右手,隔着马路,向她致以一个警察的敬礼。她眼睛一酸,眼泪险些流下来。她轻轻点了点头,给儿子回礼,然后目送儿子渐渐走远。

那一个敬礼,胜过千言万语。

她,是警察的母亲。

她是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退休那年,儿子成为一名铁路警察,负责在铁路沿线巡查和站点执勤。大多数时间,儿子都在户外工作,而他工作的铁路线在北方的一个城市,冬季非常寒冷。她的家距离儿子工作的地方,乘坐火车需要7个小时,之后还要再坐上两三个小时的汽车。

铁路线长点多,民警们大多几个月才能回一次家。上一次见儿子已经8个多月前了,每一次和儿子通电话,她都惦记着儿子胖了还是瘦了,她仔细捕捉儿子声音中有无叹息和疲倦的痕迹。每一次儿子都轻松地说,妈,您放心吧!我好着呢,能吃能睡,工作也不累。儿子发来的照片,都是铁路沿途美丽的风景,赏心悦目。

思来想去,她决定去看儿子,而且事先不告诉他。她跑到市场去买各种食材,她要精心做一份“外卖”给儿子送去。煎炸炖煮,鱼肉糕点,做的都是儿子喜欢吃的家乡菜。她知道无论怎么保温,这些菜送到儿子身边时,也会透心凉,但她还是一份份放进保温盒,再放进保温包。她抱着保温包,乘火车,坐汽车,十几个小时后,她从繁华的都市,走进荒凉的远郊,终于到了儿子工作的地方,原来儿子工作的地方这般艰苦。

她终于见到了儿子。一瞬间,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儿子一边掸掉身上的雪花,一边惊喜地笑着、欢呼着。她一肚子抱怨的话顷刻间全部忘记,她赶紧打开保温包,打开保温盒。儿子大口大口地吃着母亲送来的“外卖”,那么香甜。

那一份“外卖”,胜过天下珍馐。

她,是警察的女儿。

那一年,她刚上小学三年级。是聪明、伶俐、漂亮的小女生,但有些调皮和粗心,铅笔、橡皮、尺子总是莫名找不到。因为贪玩儿,学习成绩不上不下,就在班级中间徘徊。妈妈有些着急,怎么才能让可爱的女儿安稳地坐住写好作业啊。

爸爸是名刑警,每天早出晚归,还常常出差,十天半月看不见人。她不是很清楚爸爸所做的工作,她习惯了爸爸不在家的日子。有一天,爸爸又出差了,她听到妈妈在电话里对爸爸说,你一定得平安回家啊。那天晚上,她用铅笔随手在本子上画了一幅画,是爸爸妈妈领着一个小孩儿在公园里散步,简单的几笔勾勒,却很传神。

后来,爸爸看到女儿的作品,和妈妈说,带女儿学画画吧。她果然喜欢画画,桌边一坐,就是一个小时。每次去上画画课,她都早早到教室。有时学习累了,她说要休息一下,她休息的方式,就是画画。她从画画中找到自己的乐趣,学习成绩也突飞猛进。

但是,爸爸病了,是很严重的病,要手术,要化疗。爸爸有时会离开家一两个月,不是出差,而是去住院。那段时间,家里变得一团糟,妈妈需要在医院照顾爸爸,顾不上带她去上画画课,她对妈妈说,我可以自己去上课。小姑娘说到做到,在家里的老人顾不上接送她时,她自己坚持去上课。

三年,病中的爸爸几度放弃坚持,但在全家人的支持、鼓励下,闯过一道道难关,重新站立起来,并且重返公安工作岗位。小升初考试结束后,她给爸爸画了一幅国画,那是一枝水中的荷花,栩栩如生。爸爸惊诧于女儿的成长,惊诧于女儿作品中的意境,更让他惊诧的是,女儿以优异成绩考入这个城市最好的中学。拿到成绩单的那一刻,女儿有些羞涩地搂着爸爸,亲吻着他的脸颊。

那一个亲吻,胜过奇方妙药。

想起朴树的那首《那些花儿》——“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是呀,女人的一生,就像那些花儿,柔弱而温婉,但是,因为她们的生命中有了警徽的陪伴,便常常在柔弱中坚强,在温婉中伟大,因为她们知道,美丽从来不是唾手可得,而是需要无私的付出和坚守的执著,她们,再苦再难,也会一直做好这个美丽的使者。

 

谢沁立2.jpg

作者简介:谢沁立,天津市公安局民警。天津市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全国公安文联、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公安作家班)学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