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一只小麻雀

来源:网投 作者:陈杰

在我家住宅楼区中间,有一块方形的场地。为了方便群众,美化环境,物业对这块场地进行了绿化,种了草,植了树,并在中间砌了一条卵石路面的环路。每当盛夏来临,我总喜欢在晚饭后在这里散步。沐浴着凉爽的晚风,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踏着形态各异的卵石走上几圈,仿佛做了一次足底按摩。

这天晚上,我正在环路上散步,突然听到路边的草丛中一阵扑拉扑拉的响声,没容我多想,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滚到了我的脚旁。虽然当时天色已经暗淡,我还是看清楚了这是一只小麻雀。我停下脚步,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奇怪的是它竟然没有飞走的意思。我弯下腰把小麻雀抓起来,发现小麻雀的翅膀和尾巴已经长出来了,但嘴角处的黄嘴丫子还清晰可见。凭经验我知道这是一只尚未出窝的幼雀,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三五天就可以满天飞了。我四处张望了一阵子,希望能发现老雀,我知道白天的时候,这里总是有麻雀出没。但这会儿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的鸟都已经回巢了。我只好握着小麻雀继续散步。

在我手掌中的小麻雀显得很温顺,它大概把我的手掌当成自己温暖的窝了。那么它的窝在哪里,它又是怎样离开鸟窝的呢。或许是鸟窝太拥挤了,被它的兄弟挤了出来;或许是因为白天的一场雨,被雨水冲了下来;或许是它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量,想提前飞向蓝天……

我散完步,望着手中的小麻雀,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了。我知道在乡下,麻雀一般都在平房的屋檐下筑窝,那样费不了多大的劲就可以把小麻雀送回去。但在眼前高楼林立的城市里,麻雀的窝在哪里实在是个谜。思考了一下,我决定还是放回草丛中。可是当我把它放在草丛边上时,它竟然不肯离去,呆呆的蹲在那里。或许,它对眼前的处境感到了可怕,弄不好它很可能在夜里成为野猫的美餐。那一刻,我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决定把它带回家中养几天,等它能独自飞翔时再放生。我猜想老麻雀肯定已经因没有办法营救而放弃了它。我感到它来到我的身边就是向我求救的。

于是我把小麻雀捧回了家中。妻子见我带回了一只麻雀开始很不高兴。因为前些年我曾经在家中养了几年鸟,她为养鸟影响家中的卫生一直耿耿于怀。没想到刚刚清静了几年,我又弄回了一只丑陋不堪的麻雀。当我讲了事情的经过后,妻子的态度也有了转变,告诉我凉台上有一只买水果时带回的小竹篓,先用来养这只幼鸟吧。我赶紧找出竹篓,感到大小正合适,而且竹篓的四周还有小孔,便于小麻雀通气。于是,我在小竹篓的底部垫上纸,做了一个临时的鸟窝,把小麻雀安置下了。临睡觉时妻子叮嘱我,不要把小麻雀放在凉台上,防止夜里下雨凉台漏水泡了它。妻子的理解很令我高兴。

那一夜我没睡好,脑子里老是想着麻雀这种鸟。老实说,以往我的心中对麻雀没有好感。我小的时候正赶上全国上下的除四害活动,麻雀就是四害之一。据说是因为这种鸟糟蹋粮食。在当时麻雀简直成了人民公敌。在我的家乡人们把麻雀称为“家贼”,更有甚者,竟然称之为家屁。可以看出人们对这种鸟的厌恶程度了。人们想出了各种办法来捕杀麻雀。猎枪、夹子、弹弓、扣网全都派上了用场。冬天的夜晚,常有三三两两的半大小子,拎着手电筒,在家属区的房前屋后,寻找躲在屋檐下的麻雀。夜晚在强光的直射下,麻雀会在短时间里一动不动惊呆在那里,于是一人迅速蹲在地上作人梯,另一人攀登而上,在麻雀还没反应过来时将其擒获。可怜的麻雀们就变成了人们的盘中美味。在捕杀活动中,最残忍的要数掏麻雀窝了。麻雀与其他鸟类不同之处,是这种鸟总是和人的生活连在一起,总是选择在屋檐下安家。于是每当春季来临,掏麻雀窝就成了很多半大小子的一项营生。大批的幼雀被扼杀在摇篮里。在孩子们玩耍的院子里,随处都可以看到幼雀的尸体。有的幼雀还没有长出羽毛,有的甚至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死于非命了。

现在想来,人们对待麻雀的态度实在太不公平了。好在那段非常的时代已经永远的过去了。后来,人们发现,麻雀对人类还是有益的。特别在孵化期,每只麻雀都会消灭大量的害虫。应该得到人类的爱护。几年前去欧洲,在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下,一个场景很使我感慨:几只麻雀围在游人的身旁,只见有人不时地撒一些面包屑给它们。虽然与人近在咫尺,但麻雀们没有丝毫的胆怯,欢蹦乱跳地品尝着人们给予的食物。那场面充满了和谐,充满了情趣。当然,这样的场景在我们国内是少见的。这次经历,也许是导致我要救助这只小麻雀的一个原因吧。

第二天天刚亮,竹篓里的小麻雀开始叫了起来,我看看表,刚刚4点多钟。它那有力的叫声,我感觉它不会死的。那天,我改变了睡懒觉的习惯,早早地起来照料小麻雀。我先给它饮了点水,只见它的小嘴在沾到水的时候,竟然不停地张动着。我又拿起妻子不知什么时候放到竹篓里的馒头屑,用水蘸湿,然后放到它的嘴边,试验了好半天,它始终没有吃的意思。我又打开厨房的饭锅,舀了一勺妻子闷得二米饭,挑出几粒小米,继续喂它,它还是不吃。没办法,我想起小时候喂鸟的做法,一只手掰开小麻雀的嘴,一只手将小米粒塞进它的嘴里。但是我感到它对这种食物没有任何反应。

那天在班上,我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小麻雀。下班时朋友请我吃饭,我借故推辞了。急忙回到家中,发现小麻雀已经死了。它的双翅张开着,一副要飞的样子。

见我有些伤感,妻子说,小麻雀肯定是从窝里掉下时受伤了。

那几天,我一直为没能挽救小麻雀的生命而惋惜。但是想想在它的危难之时,我毕竟为它送去了来自人类的关照,让它感到了一些和谐和温暖,我感到了一丝宽慰。

 

陈杰.jpg 

作者简介:陈杰,黑龙江省公安厅纪委退休民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