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张叔

来源:网投 作者:郑开秀

我是一名特警,在临江市公安局已经工作七年了。这七年中,每当工作训练生活中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张叔    

那时大学刚毕业,因为要打发入警考试前漫长的三个月,我便在学院附近找了一个生产速冻食品的小公司当搬运工。仅仅干了几天,感觉越干越没劲,越干越累。天午休时,我藏在仓储室黑暗的角落,把头抵在码成垛的速冻玉米箱子上趴,沉浸在寂静的绝望里。“我的三个月就这样过么?”不知为什么,低沉的情绪像乌云笼罩着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浑身无力。下午我请了病假,回到租,鞋没脱就倒在床上,用棉被蒙住头,试着不去想明天以后的每个日子。    

第二天早上,我仍陷在深深绝望中,无精打采去上班搬运食品箱。偶然发现多了几位新员工,其中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人称他“张叔”张叔年纪大,穿了一身暂新的工作服笔挺的黑色长裤,洗发白却很干净的工作衬衫。我知道这家公司是不给临时工发工作服的。我敢断定,那工作服是他自己掏钱买的。  

那一整天后来的几天,我不知为什么总是能看到张叔和我们干活的不同。他搬递食品箱子的节奏沉稳坚定,不疾不徐工作时很少说话。他和我们一样按指定时间休息,但和别人不同的是,时间一到他立刻回去上工,绝不拖延。我们吃食堂,自己饭,且总不重样。有次我羡慕对张叔说:“您真有口福!天天吃到这么可口的的饭菜!”张叔笑呵呵对我说:“你要不嫌弃,坐下来跟叔一起吃吧!”我说句谢谢,坐下和他一起吃了起来。饭菜真是香,我翘大拇指:“张婶手艺真好!”“好吃就多吃点!”张叔笑了笑,没有多说话。大部分人吃完后,会不擦桌子,不洗餐具就离开,而张叔却总是刷饭盒,用过的桌面收拾干干净净。

那次一起吃饭后,我和张叔渐渐熟络起来。他也很喜欢和我聊天,说我年轻老实听话,要我一定好好学习,看书,早日考上理想的职位。有一天,我无意中得知张婶几年前得了病瘫痪在家,女儿上大学不在身边,全是张叔一个人照顾……我更加敬佩张叔了。

后来的工作,我经常要求张叔一起搭伙搬运,重的箱子和爬高的活儿,我都抢着去干;许多工友不愿意在冷库里面活,我每次都抢着进冷库给客户配货,让张叔在外边负责装车。张叔看出我对他的照顾,等到下一次时,他会抢先进去让我在外面装车。我怎么也争不过他,只好作罢。  

我能感觉到,的工友也很喜欢张叔。工作时间,他不会和我们闲聊,抱怨或者争辩,他只踏踏实实好每一件他的工作态度,他的言行举止,让他在很普通的搬运工作中融入了自己的尊严,而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

后来,张叔离开了我们的公司,但他留我的印象,却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他没有刻意地教给我什么,但他却改变了我的工作态度让我以他为模范尽力效仿他的行为。苍天有眼!仓储主管注意到了我的改变,大加赞赏,并给我加薪。在不断裁员的情况下,主管一直盛情留我在仓储部工作,直到我入警考试体检不得不辞职的那一天,他请我和我的工友们在饭店吃,给我践行公司的人说,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三个月的短暂工,我获益良多我觉得最运的是我遇到张叔,他的言行举止教给我怎样做事做人,特别是我离开公司前他对我说的那句话:人这辈子,要想活得有尊严,获得别人尊敬干什么并不是最重要,而是看你如何去做你所从事的工作诚恳为人,踏实做事是根本

  我要向张叔学习坦然面对每一个挑战踏实尽职做好每一项工作 

 

作者简介:郑开秀,供职于吉林省临江市公安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