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缝裤边

来源:网投 作者:罗超

一条裤子裤腿边线松脱了,一不小心,脚趾头就会伸进裤边缝隙内,不时提醒自己该缝裤边了。

这条裤子的裤边是在我居住的小区一家手工缝补店的。寥寥几针,收了近十元。看着松脱的裤边不禁暗自牢骚:缝补店,不地道,只知要钱,不顾质量。于是,买了针线,打算自己动手。

前两天,回老家看望父母。吃过午饭,陪父母晒暖,提起这件事。母亲听完哈哈大笑:“来吧!妈给你缝裤边!”

母亲从雨棚下取来针线筐,我脱下裤子放在妈妈怀里。母亲不紧不慢,左手拿针,右手拿线,线头在嘴里抿了抿,对着针眼儿穿了两下,扯出线头儿,老道极了。母亲看了看脱线裤边的长度,留足针线长短,对折合股,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搓在一起,在齐平的两线头划圈打结,帅极了。

母亲卷起裤边,拿起针线,针头在发丝中划了两下,一针一针撩起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望着母亲灰白的头发,褶皱的面容,粗糙的双手,聚精会神地给儿子缝裤边,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画面油然浮现脑际,呈现眼前。心情沉重,缄默无语,既欣喜又幸福。身为人父的我,仍能如此受用母亲的慈爱,如沐春风,希望自己永远是孩子,徜徉母爱,弥补儿时的童稚与不屑。

转瞬,丝丝恐惧袭上心头。家母年过七十,风烛残年,如此给儿子缝裤边的日子,还能有多长多久不禁黯然神伤,害怕不安,不敢接受,难以适应。

“好啦,你穿穿看。”母亲打结,剪断线头,递来裤子。

打断思绪,接过裤子。站起身,两腿先后插入裤筒,一蹬到底,果然方便,不再担心插入裤缝里。

“还是妈的手艺好,谢谢妈!”我有些激动,由衷地感慨“妈,你也到街上摆个摊儿吧,准能比那些唯利是图缝补店更赚钱!

母亲淡然地笑了笑:“改革开放真好,人尽其才,挣得其所。可惜,妈老啦

“妈,瞧说的,妈在儿女心中,永远不会老。以后儿女们共享天伦!”我带着期许的口吻,深情地说道。

“好,好!你们三个子女如此孝顺关爱,我和你父亲一定好好活争取长命百岁!”母亲开心说完,和我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母亲提着针线筐走向雨棚。我又看了看缝补完好的裤边,顿时,别有一番滋味又上心头。

 

 罗超.jpg

作者简介:罗超,供职于湖北襄阳铁路公安处。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