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鼓乡安塞秋色浓

来源:网投 作者:周涛

不知不觉间,秋天已经来了。

  此刻,鼓乡安塞已经步入仲秋季节,满眼都是浓郁的色彩。

  夜里一场秋风。早晨起来,站在安塞县城一道街的马路上,放眼望去,河对面的东滩山被秋涂抹的五颜六色,眼前一条平坦宽阔的马路,将一季秋色尽情铺展。

  马路两旁的行道树,似乎感觉到了秋天的萧杀,没有了先前盎然的绿意,把一个夏天的蓬勃收敛起来,沉淀在浓郁的树叶里。那些原本晶莹剔透的绿叶,好像厚重了不少,含蓄了不少。可是,俯身捡拾起一枚落叶掂掂,并没有增加什么分量,是颜色的差异,使我们的感觉发生了变化。相比春天的蓬勃,夏天的热烈,秋天就应该是成熟而厚重的吧。岁月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将日子一天一天叠加,然后又一天天消减,在这样的叠加与删减中,季节在不断轮回,人,也一点点感受到了岁月的沧桑。

  浓郁的叶子缀满枝头,满怀对已逝岁月的不舍,孕育了一树的秋梦。那些轻佻的叶片,忍不住泛黄了自己的色彩,首先描画出了秋天的笔触。更有一些不安分的叶子,模仿起那些翩翩起舞的蝴蝶,挣脱母亲的怀抱,随着阵阵秋风,在晴朗的早晨,纷纷扬扬。

  纷纷扬扬的树叶在空中漂游、滑翔、然后坠落,此起彼伏,纷纷如蝶。这些离了枝头的落叶,就是折了翅的蝴蝶吗?阳光从侧面投射过来,隔着一排排高大的树木,将那光线射过来,一束一束的,层次分明,浓淡有致。在空中飘飞的落叶,点缀着一个鼓乡安塞秋天的早晨,将这个早晨点染成了一幅现代的点彩画。

  鼓乡安塞深秋的早晨很冷,清早的路上鲜有行人,很静。那些已经坠落的叶片静静躺在空旷的马路上,像是一只只折了翅的蝴蝶,美丽而凄凉。眼前的落叶很稀疏,散落在路面,有的看上去已经在这里静卧了很久,那么平静、安详。像一个玩闹了一天的孩子,在宁静的摇篮里沉沉入睡,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疲倦。有的刚刚坠落,那微微卷曲的叶片尚未舒展,像一只尚存气息的蝶儿,将那一片美丽的翅轻轻侧翻。不时有片片树叶从空中飘落,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在落叶坠地的一瞬间,我分明听见了一声清晰的坠落声。那是树叶坠落时被弄痛了身体,发出痛苦的呻吟吧。我感觉我的心颤抖了,我想伸出手,将那些离了枝头的落叶接住。可是,落叶纷纷如雨,我又如何能够接得住呢?

  一枚落叶恰巧落在我的手掌心,我感觉到了一种凉意,那是落叶的体温,是落叶那凄凉的心吧。落叶躺在我的掌心,安详而恬静,看不出一丝的悲戚与不舍。它的色彩呈现一半暗绿一半浅黄,色彩分明而过渡之处却又那么自然,美妙。像是水墨的绝妙融合。叶片的柔软湿润,说明它还没有枯萎,就早早离开母体,从此浪迹天涯,应该有所不忍与不舍吧?可是,为什么我看见的却是宁静与安详呢?我不知道,我无法将这些落叶赋予人的情感。我只是推测,那些浪迹天涯的人,那些时时牵挂远在天涯的人,应该有着不忍与不舍的。或许,我们人类无法揣测自然界的情感,无法理解自然界的生死轮回,也许这正是自然界的伟大之处。

  太阳已经很高了,明媚的阳光将马路照得很亮。东滩山上的腰鼓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的威武雄壮。树叶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路面已经铺陈了一层厚厚的落叶。挨挨挤挤,层层叠叠,色彩斑斓的落叶改变了路面原本的色彩与形状,成了一幅铺在路面上的油画。秋天早晨的路面真得很好看,很壮观。那种自然的铺陈,那种毫无章法的技巧,是任何高明的画家都无法达到的。忽如一夜秋风来,千树万树黄叶落啊。从眼前看过去,那条色彩斑斓的路,一直铺展到天边,多像一幅色彩浓重的油画啊。

  我站在落叶纷飞的鼓乡,这个铺满落叶的早晨,自己也成了画中人了。

  夏天的河滨公园,感觉到处都被一团团绿意笼着,走不出、躲不开。其间点缀一些花花草草,虽然是那么生机盎然,却总是感觉色彩有些单调,单薄。进入了秋天,公园就像一下子被唤醒了,点燃了,各种各样的色彩都呈现出来,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都以不同的特征展现在游人的面前。将鼓乡秋天的浓郁、热烈,毫无保留地袒露。

  所有的树木在秋天里都妖娆了。杏树或许是因为在春天开花较早的缘故,当秋天来临的时候,它又早早地改变了自己的颜色。那些圆圆的叶片在秋风里尽情招摇着,像点点跳跃的火种,又如猎猎的红旗,在浅黄深绿的树丛中,是那么醒目。在人们尚未感觉到秋寒的时候,它就将自己点燃了,照耀了鼓乡安塞深秋的天空。春寒料峭的时候,它用朵朵素雅的小花为塞外的初春涂抹了惊艳的一笔。现在,秋风萧瑟,它又将那份炙热的情感一点点倾诉,为鼓乡安塞的秋天画上最为浓重的色彩。它是鼓乡安塞最为敏感的诗人。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杨柳是春天的使者。然而,当秋天来临的时候,柳树却黯然失色了。那些柔软的枝条在秋风里轻拂着,有些萧索与无奈。枝条上那些细碎的柳叶早早被秋风一扫而光,尽失了万种风情。杨树此时叶片的色彩最为丰富了,深深浅浅,浓浓淡淡,起起伏伏。像是一树的缤纷花开,一树的蝴蝶纷飞。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树之上,树叶的色彩变化竟然如此之丰富。是高低的不同,还是阴阳的关系呢?远远看过去,树叶深浅浓淡色彩的变化层次极为丰富,那是大自然的杰作啊。

  树叶还没有到干枯的时候,树叶却是深浅不一了。殷红的,如血,在翻飞的深绿浅黄中,是如此凝重,让人联想起国旗的颜色;树叶的大部分呈黄色,在秋日的光芒里,泛出逼人的亮,金光灿灿,让鼓乡安塞的秋天富丽堂皇;那些仍旧恋着夏的叶片,抱着几分矜持,现出一种沉郁的绿,那么沉重。它们沉湎在夏日的温情中,不肯醒来。或许,它们不肯就此了却自己的一生,不肯从此走上孤独的漂泊之旅。是啊,谁会愿意离开温暖的怀抱,漂泊无定,流浪天涯呢?

  谁说秋天是一个凋零的季节,看那一树一树在鼓乡安塞的秋天里竞相开放了。柳树、槐树、榆树、梧桐……都将积蓄了一个夏天的能量尽情释放出来。高矮粗细的树木,圆的、短的、阔的、窄的、薄的、厚的,红的、黄的、绿的、暗紫的、浅白的树叶,都一起在秋风里翻飞,像千百朵花开,像千百只蝶舞。亮出各种色彩,舞出各种姿态,展现着鼓乡安塞秋天的多姿多彩,让鼓乡安塞的秋天,色彩缤纷。

  山野则是一副展开的画卷,呈现出鼓乡安塞秋天的磅礴与辽阔。

  田间里是一片片已经成熟了的庄稼,整体的色调是暗绿与金黄,是成熟与喜悦。那些高杆作物已经被撂倒,整齐地码在田间,横纵成行,极有韵致。那些尚未收割的,像一队队精神抖擞的士兵,随时待命出征。它们的颜色要稍深一些,有的刚刚发黄,有的则还深绿着。这种色调的差别,反而增加了田野色彩的变化,增加了鼓乡秋天的深度,秋天的田野愈发显得迷人。田野的边缘处,是一片片尚未收割的葵花,此时它们都齐刷刷地低着头,不知是在伤感还是在沉思。一盘盘沉甸甸的,在秋风里频频点头,颗颗饱满的籽粒就是它们的思想吧?想必,它们是为自己没有虚掷光阴而庆幸,或者是因为自己的成熟而叩谢大地的深恩吧。在行将归去的时候硕果累累,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庆幸的。那些宽大的叶子大都破损不堪了,可是,它们却迎着萧瑟的秋风,发出快乐的声响。是啊,一切外在的美,怎比得上果实的成熟更值得珍惜呢。

  该收割的农作物都被农民收进了仓里,堆进了院子里,田野有些荒芜,萧条了。那纵横在田野里,山坡上的树木,充当起鼓乡安塞秋天的调色师。靠近河边的树木,还呈现出茂盛之态,郁郁苍苍,沉郁地绿着。似乎在告诉那些急于收割的人,时间还早呢,时光的脚步不必太过匆忙。而山坡的树木却早早向秋风投降,玩起了点彩的技法,将秋天里的山野点染得深深浅浅、虚虚实实、层层叠叠、肥肥瘦瘦。所以,鼓乡安塞秋天的山野是最耐看的,是一幅虚实相间,浓淡有致的画卷。

  其实,农民才是秋天里最伟大的画师。看见山野田间逐渐荒芜,萧索了,就在自己的农家院里调色作画。院子里的树木凋零了,花朵枯萎了,失去了繁华与生机。就在檐下挂起串串火红的辣椒,让红红火火的日子绵延不断。将那些枯萎的花草除去,在院子里堆满红彤彤的高粱,金灿灿的玉米,还有一摞摞的谷穗架在高高的木架上,架起了农民金色的日子。一袋一袋的杂粮,整齐地码在长长的甬道两侧,充实了农民那渴望的目光。

公鸡母鸡拍着翅膀咯咯叫着,落在高高木架或者花墙上,像一个个凯旋的英雄,巡视着满院丰饶的果实。麻雀也飞来了,叽叽喳喳地叫着,像一个个快乐的小精灵,将秋天的快乐,从一个个农家的院子里一直荡漾到村外的田野,山间。而那种热烈的,浓郁的秋色,在深秋的鼓乡安塞,一点点晕染、融化。

 

作者简介:周涛,一级警督,就职于陕西省延安市公安局安塞分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