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南湖红船情

来源:网投 作者:李动

陪父母赴嘉兴探望亲戚,禁不住感叹人生如梦,岁月如流。想起孩提时代,每年暑假都要去嘉兴姑姑家欢度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那时小姑姑刚谈恋爱,她和男朋友去南湖漫步,我似小尾巴缠住不放。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铺满了田田的荷叶,他俩坐在湖边的草坪上互吐衷肠,我顽皮地在草丛中寻觅蟋蟀的鸣叫声,各得其乐。高中毕业后跨入了军营,告别了纯真的学生时代,也告别了去嘉兴游玩的欢乐时光。

转眼已是中年,因工作家务甚忙,无暇陪父母游玩,这次抽空陪父母走访亲戚,重游南湖有时光倒流之感,又回到了童年时光游船在镜子似的湖面上犁出一朵朵浪花和长长的水纹。搀着老父踏上湖心岛,穿厅台阁榭、假山回廊,登烟雨楼鸟瞰湖光山色,秋日的阳光穿过婀娜多姿的柳条,斑斑驳驳地洒在绿肥红瘦的荷叶上,石拱桥静卧湖面,是一幅柔美恬静的山水图。

下得楼来,沿着湖堤来到了党的诞生地红船边,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情登上了红船这是一艘中型的单夹弄丝网船,内有前舱、中舱、房舱和后舱,中舱一方桌,桌上摆设了十几个茶具,周围放着椅这就是九十多年前,十几个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在这里讨论成立共产党的地方。没想到一个拥有千万党员、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就诞生在这条红色的小船上从此中国革命的航船从这里扬帆航。

参观红船毕,我与父母来到了附近的访踪厅小憩,坐在古色古香的小亭子里,望着水中的红船,父母聊起了各自的入党经历。两老都是新中国建立前的隆隆炮声中入的党,我是在上世纪80年代加入了党组织

父亲回忆说,他13岁就被老家泰安地区的地下党派入鬼子据点帮助厨师干活,每天清晨,将鬼子多少人吃饭的数字告诉前来挑剩饭菜的老姚,一年多后,他突然通知我马上离开,并给了一包毒药,让我放在煮饭的大锅里。我虽然心里非常害怕,但还是冒着危险将这包毒药全部撒在了大锅里,回到宿舍背起包袱溜之大吉。之后被党组织送到黄河西八路军学校读书,毕业后在地委给宋政委做秘书,19岁入的党,一年多后,被任命为八区区长,不久,被派往上海接管全国最大的化工厂。

母亲回忆说,外公是鲁西南地区八路军扩军办事处主任,被日本鬼子抓住后,宁死不屈,坚决不说出部队驻扎的地点,最后惨遭鬼子枪杀。为了躲避鬼子的追杀,外婆带着三个孩子逃出家乡,沿途要饭。一年后,听说鬼子撤走了,我们又回到了老家。舅舅13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她被党组织送到解放区读书。毕业后,在长清老家当小学老师,在17岁入的党,后来到北京进入了中国人民银行,属于第一代红色金融工作者。

我是高中毕业后投笔从戎的,在部队从事歼6飞机发动机维修工作,23岁入的党。脱了军装有穿上警服,从事了大半辈子公安文化工作。

我是在和平时期入的党,没有经历战争的危险和文革的坎坷,而我的父母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入党的,他们出生入死走进了新中国,充满信心地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的大潮之中。在我的记忆中,父母早出晚归,星期天经常不休息,为了理想付出了热血和一生。父母虽然历经苦难,却痴心不改。文革中,父亲被打成了走资派、假党员,为了证明自己的冤枉,几经曲折打听到了入党介绍的下落。当组织上派人赶到重庆找到他的入党介绍人时,他已身患癌症,病入膏肓。在奄奄一息中证明了父亲的清白,不久便撒手西去。他在心情压抑中熬了半年,却使父亲的政治生命得到了新生。倘若父亲党员身份得不到澄清,其职务和事业都将随之失去,甚至长期波及子女。

更为悲惨的是母亲她在山东解放区,怀着神圣的感情,在两介绍人信赖的目光下,向火红的党旗上的镰刀和斧头庄严地宣誓:永不叛党!之后便各奔东西,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党的事业奉献青春和热血。未料,1958年有人竟以母亲没有填写中组部入党志愿书为由,认定她是假党员。在当时的解放区都是填写油印的志愿书,这是常识。然而,母亲运气不好的是一介绍人证明了,另一个介绍人却病故了。仅一人证明不能成为定论,母亲是有口难辩那时她正怀着我,每天被逼供至深夜,但母亲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决不屈服。结果组织问题就悬了起来,一悬就是二十多年。在政治至上的年代里,母亲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假党员的巨石压着她透不过来。“文革”中,因母亲是烈士子女逃过了劫难,熬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上世纪80年代初,终于迎来了第二个春天。母亲以悲愤的心情和对党忠贞不渝的信念给陈云同志写了封长信,寄出信后开始了的期盼,很快便有了回音。20多年悬而未决的问题,2个月便解决了。当母亲双手捧着恢复党籍通知书时,泪水长流。入党时,母亲没那样激动,因为她那时还年轻单纯,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雨沧桑,她才真正体会到这一张证书的分量!

然而,母亲被拒之门外20多年又回到组织后,准备扬眉吐气地为党再奉献热血和忠诚时,为了插队的大儿子顶替返沪,无奈只得忍痛割爱提退休。虽然失去了工作,但她的心情是那样舒畅,又焕发青春在社区奔波。我回家探望父母时,母亲多次取出毛巾或像册之类的小东西送我,自豪地说,这是我被评上先进党员发的,说罢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荡满了微笑。我能理解母亲的心情,那是一位真正的老布尔什维克对党的信念和忠诚!

两位老人望着霞光里的红船,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我们的党如此壮大,可谓是经过了无数腥风血雨和艰难坎坷;我们的国家创造了如今的辉煌是多么的来自不易,其中有多少赤子为之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有多少忠臣奉献了青春和终身。两老回望过去时,为倒在战火中的先烈感叹唏嘘,为走过几十年的风雨路程欣慰自豪,更为国家的繁荣富强欣喜豪迈老父突然愤怒地痛骂那些党员中的败类,担心老一辈打下的江山毁在腐败分子手里,期望党的后生不忘初心,坚定信念

老父像孩子似的,又转怒为喜,自信地说,不管遭遇多少坎坷和挫折,相信我们党的这艘红船走过了那么多风风雨雨,闯过了无数险滩和暗礁,一定能够克服千难万险,穿过迷蒙烟雨,乘风破浪,向着霞光万道的彼岸扬帆远航。

 

李动头像.jpg

 

作者简介:李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协散文分会副主任。发表作品400多万字,出版非虚构文学作品集和散文集14部。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