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我们可爱的日子

来源:网投 作者:刘前

2018年七月,我在“上海发布”微信公众号里,看到上海有六家公园可以买本地产优质水果,杨浦区占了三家:杨浦公园、黄兴公园和共青森林公园。看到共青森林公园的名字时,我尤感亲切,因为她曾是我最常去的公园。2006年她被升级为国家级公园,正式命名为: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目前已成为上海最受欢迎的公园之一。

在黄浦江畔,杨浦区东北角落,嫩江码头附近,曾经的102路终点站,上海共青森林国家公园就在那儿等着我们芸芸众生,如江边的绝唱,默默地流动在人间烟火的深处,给柴米油盐一碟芬芳的悠然。亦如尘嚣里一片纯净的碧绿,四季中一隙清柔的斑斓,

原味烧烤

与森林公园初相识,还是上一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一次党团活动。那时她叫共青森林公园,简称森林公园。当时我还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我所在的机关单位组织青年党团员活动的首选地之一。我第一眼看到森林公园之大,并未惊讶,眼见园中林木茂盛清幽——的确名符其实,无甚特别。因为,对青春飞扬的我们来说,觉得唯有“烧烤”二字才是她的森林特色,才是踏足森林感受原汁原味的乐趣。那时上海的公园能提供烧烤场地和服务的公园基本没有。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最吸引我们的只有她西南区域的烧烤。记得当时一进入嫩江路南门,我们就直奔公园的西南部位活动的目的地,围坐在烧烤区周围某处的草坪上,讨论工作心得,只等带队干事总结后,就迫不及待地取出各自准备的简易烧烤装备:水果刀小塑料砧板,几块碳,有人拿出火腿肠、馒头、土豆等,一位细心的女孩子拿出几味调料和一大包长竹签,一位男孩子呼喝着取出一只冰冻好几天的小草鸡,引起我们一阵的哗然。然后,男孩子们一哄而上搭灶,女孩子们自觉捡来枯枝,尽量不去租用具,带队同志说,这是忆苦思甜,自力更生,自得其乐。大家火烧火燎地忙活了很久,倾其所有,终于吃到嘴里时,味道相当让人失望,有人说,“有点孜然就有味道了,”“......”“多加点辣椒面就好了”“......”有个女孩子说“我大一那年暑假,老爸买了一个烤炉,无烟碳,我们全家围在凉台上烤牛肉、羊肉、小鱼、兔子肉......哎,太好吃了!我真应该问下我老爸,调料怎么弄的”“......”我也想起在家吃烧烤的情景,妈妈请客时会把羊肉切成小块,放入各式调料拌成好几盆,让我们一群孩子用不锈钢签子把肉串起来,20个签子,一边串一边烤,孩子们抢着去烤炉烤肉,学着卖烤肉的人的样子,等肉串吱吱地响着滴油时,一手抓几个签柄啪的一声翻一面,煞有介事地抓起烤炉旁另外准备好的调料一边撒在烤肉上,一边再翻一面烤几下继续撒调料,旁边专司烤肉的大人看得干着急,时不时说,“辣椒面撒得太多了”,“孜然太多了、盐太多了”“别吃还没熟”,“哎”字没说完,这一炉已被抢光,再串肉,再抢着烤,再抢吃,一群欢乐的小鲜肉一炉又又一炉的烤肉啊......我慢慢嚼着绵软的土豆块,想念家里烧烤的滋味。一个男孩子说:“狼多肉少啊......”我们相视而笑,看看我们的烧烤,没油水,不火辣,无鲜汁,干巴巴的小草鸡居然只剩渣了,蔬菜馒头连渣都没剩,我们默默地咽下口水,意犹未尽。带队干事拿纸巾擦擦手擦擦嘴,看着我们说“下次吧,我们向组织申请一些经费专门组织一个烧烤的活动......”话没说完,大家喝彩赞同。虽然带队干事的下一次森林公园烧烤,我没能成行。但,回想与森林公园初相识的味道:有大好年华的肉味,也有流光飞逝的菜味。

放飞风筝

第一次去森林公园放风筝,是上世纪末的一个春天。森林公园门口卖风筝的人很多,各式风筝,我与老公差不多花了一个时辰选风筝,选来选去选了个大蜻蜓,兴高采烈进园了。问题来了,这么大的园子,在哪放风筝好呢?看看导图,看到公园中心湖附近有一处空旷地。我们想抄近路,就穿林踏草蜿蜒前行,越往深处去,越是人烟罕至,唯听林风鸟鸣,偶闻渐近渐远的人声,有高坡有沟渠的意趣,有铺满厚厚落叶的梦境,还有远离尘嚣的想象,更有我们一抓一大把的青春相伴岁月静好。导图上的长度在我们抄小路的走里迷失了时间和方向。我们沉浸在森林的深邃里,任手中的蜻蜓停驻。当嗅到水的味道时,发现已到了湖边——现在叫盈湖。我们坐在湖边石头椅子上休息,见一叶小舟在湖上飘荡,一个年轻父亲带着一个小女孩子慢悠悠划着浆,把湖色更拉近蓝天白云。细风微暖,水波鳞然,阳光背对着我们,一隅时光就在我们面前慢慢盛开。脚边的枯叶,是森林献出诗句,轻吟着森林之湖的孤寂和自在。一个柔嫩的声音响起:“爸爸!蜻蜓风筝!”我们逐声看去,原来是那叶小舟不知何时已泊在湖边,孩子父亲看着小女孩,小女孩切切地看着那只蜻蜓风筝——哎,它什么时候脱手而去的呢?我老公起身走过去捡起蜻蜓,对小女孩说:“你喜欢吗?叔叔送给你好不好?”小女孩嗫嚅着,想要不敢要的样子。我先生不等父女俩开口就伸长胳臂把蜻蜓递给了小姑娘,说:“小蜻蜓就喜欢你这样聪明漂亮的小美女!”我不禁一乐,没想到我老公这么有爱心啊。那父女俩收了蜻蜓,道了谢,慢慢把小舟划离了岸。小姑娘抱着蜻蜓回头看我们一眼,怯怯地对我们笑,我也对她笑,朝她摆手道别。来放风筝,风筝没了,却并没有遗憾,送给一个喜欢它的人比留给一个玩它的人好吧,就像放掉一个执着的包袱。老公拍拍手,看着小船划去,说:“虽然没有风筝,我还是想去看看可以放风筝的地方”我说:“好啊,看看那地方到底有多大!”到了那块我们准备放风筝的大草坪,竟然没有一个人,这么大这么好的一块地,周围全是树,我们是树的呼吸,没了牵绊,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在枯草地上奔跑、翻滚、静躺,像风一样自由。

篝火晚会

本世纪初的一个金秋十月,我在森林公园偶遇人生中的第一次“篝火晚会”。那时儿子二岁多,我们一家三口“十一”长假某天去森林公园玩,进园时已是下午,去了游乐场玩了几个小小孩能玩的项目后,已近关园时间了。匆匆赶出园子路上,又到了初相识的烧烤区附近,犹如到了夜市,看到一个临时的路牌:“篝火晚会”和一个箭头指向。我很好奇,就建议我们三口去看看。老公欣然答应,我们一边一只手牵着儿子跟着三三两两的行人走向篝火营地。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在森林公园看篝火晚会,心里还真是有点期待。不知是否如影视作品里的那种熊熊燃烧的篝火一样,被欢天喜地的人们围着唱歌跳舞?到现场一看,黑压压一片人,有坐的,有站的,还有人爬到周围的树上看,我们已走不到前面了,只能站在后边,我踮起脚在人缝隙里观望。呃,没有篝火,但有一个被烛火彩灯点缀的像篝火的舞台,嘈杂的人声里,听到叮叮咚咚的乐器调音,主持人正在台上拿着麦克风试声,我放平脚,叹到:“原来是这样的”,心想:不知会演什么,不如看一会儿。这时,儿子用手揪着我的手:“妈妈,妈妈,腿腿......”我一醒,我是孩子妈了,不能再己所欲为了。弯腰问儿子:“腿?你腿疼?受伤了?”蹲下来,用手摸他的腿,儿子着急地推开我,指指我们前面人群的腿,我松了口气,说:“噢,宝贝是说你只看见人腿?哈哈!”我老公此刻正离我们几步之遥,探头探脑地朝舞台观望,很有兴趣的样子。我喊他来抱起儿子让儿子也看看灯光莹莹的“篝火舞台”。老公抱起儿子,我们三人再无言语,就这样留下来看篝火晚会。当时谁谁唱了什么歌,谁谁跳了什么舞都是云烟了,只记得儿子坐在他爸爸肩膀上一边呵呵乐一边流口水的样子,口水流了他爸爸一头一脸,我带的纸巾都用完了,最后我老公直接扯下儿子的围嘴擦脸,恐吓儿子:“再流口水,我就把你扔了”儿子更紧地抱紧他爸爸的脖子、脸,一边“啊呵呵”的,一边直接在他爸头发上好玩地蓄口水吐唾沫,可能想看看他爸爸会不会把他扔了。结果他爸爸并没有扔掉他,也没有松掉抓住儿子腿的手,也没有把他甩给我。我老公很气愤地侧脸对我说:“看看你儿子!”我窃笑而已。回家后,我问儿子今天森林公园哪个东西最好玩,儿子呵呵笑着:“爸爸的肩膀”。我问老公篝火晚会怎么样?他苦恼地说:“别提了,我的肩膀快断了”。我含笑,自问自答森林公园的篝火晚会,给了我一个链接——让我在最稀松平常的生活里,感受身为人母人妻的泉涌幸福和井喷温馨。现在儿子十八岁了,面对他,我常有走到麦地泥泞之坑的感觉。这时,我想到儿子年幼时说的“爸爸的肩膀”,我的脉搏就能慢下来,提醒我自己:这是一次发芽的痒,一场花开的痛,更是一个重逢森林公园篝火的开始。

一晃眼,与森林公园有了20多年的缘分,她依然青葱,守候在上海的过去、现在、未来。而我的青春已离岸,化作尘泥,待清风无端吹过,只把我的思绪,带到森林公园的来处,全是闪闪烁烁的忆念。在这样一个夏夜,仰望天空,想着与森林公园的每个第一次,都像一片悄悄飘落的叶子,当时皆惘然,此刻却能弄痛内心的隧道。如今重拾,全是一片片灿烂的往昔。挣扎在生活与工作的煎锅里,我已多久不曾仰望星空,又有多久不曾去她万竹林中徜徉,不曾流连她枫叶铺地的林间小路?想念她碧波涟涟盈湖泛舟的杨柳光阴,想念她碰碰车带给我们母子尖叫的肆意,想念她秋天的菊花展洒进我心间的小小闲愁......所念难诉。

打开心扉时,唯有随心描画森林公园给我的美如初始——有时光的水草,风一样摇曳,有岁月的野花,云朵一样烂漫,还有往昔的山水,胶原蛋白一样丰润......四季的可爱,可爱的记忆,都在她那里,就在她那里。只要走进她,就能拥有我们可爱的日子。

 

头像.jpg 

作者简介: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普陀公安分局民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