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落日里的那一抹温情

来源:网投 作者:倪静雅

被送来的嫌疑人小名“阿吉”,20岁出头,是火车站周边的散户,曾拉过黑车,当过票贩子,被警察多次警告。可阿吉死性不改,如今变本加厉,盗窃旅客财物,被反扒民警逮个正着,他也为自己犯的这起刑事案件进了看守所。

    “108室,进去!记住,在里面老实点,服从人员管理,把墙上的规章制度都背过,晚上睡觉头朝外,别把脸盖住,有事喊报告!”阿吉听完一愣一愣的,点了点头。待民警走后,监室的其他人纷纷围过来,“你叫啥啊?”“你哪的人啊?”“犯了啥事啊?”……阿吉也算是车站的“老油条”了,但对于当下的境遇还是稍有恐惧。

执勤室内,民警老刘已年过半百。从部队退伍后便来到看守所整整20年

阿吉被送看守所后第二天,正逢老刘值班。据999医生诊断,阿吉疑似患有艾滋病,管教民警便将他进行单独关押。偌大的屋子只有阿吉一个人,这寂静和孤独令阿吉越发恐惧。时下已凌晨两点,隐隐约约中,阿吉好像又一次看见父亲被害的惨状,自己也像童年时被讨债者拘禁于陌生房间监视着。

    望着头顶的摄像头,随之而来的恐惧令阿吉发狂。这个身高一米六的小伙子,将监室的物品架拆掉当作工具,踩着床沿跳起来,一把将五米高的摄像头打了下来。老刘也看懵了,在看守所上班这些年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事经过商议,领导一致决定先对阿吉做思想工作,必要时用约束带将其控制在另一个监室。

    八名警力已就位。领导反复强调,一定要保护好自身安全,防止被嫌疑人抓伤、咬伤,以免感染艾滋病。小王作为此次行动的先锋,头戴头盔,腿裹护膝,全副武装;小张手拿防爆叉控制嫌疑人行动;女警小璐则手持执法记录仪拍摄此次行动的全部过程;老刘和其余四人都戴好防割手套,手持约束带。

    随着监室门打开,最先冲进去的小张用防爆叉将阿吉抵在墙角,随后小王上前将其手脚控制住,协助老刘及其他四名同事将阿吉按在地上。阿吉也不是吃素的,他像一头杀红了眼的野兽,咆哮着,拼劲浑身力气挣脱。嗞啦——一声撕裂的声音,老刘的裤子被阿吉咬着撕开一条口子,幸好衣服宽松,没有伤到皮肤。阿吉朝老刘轻蔑一笑,继续骂骂咧咧地吼着:“你们这群混蛋,害了我爹又要害我!我要出去……”就这样,民警与阿吉僵持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将阿吉的力气耗尽,用约束带将其捆住带至隔壁监室。所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刘回到岗位,看了看自己被撕破的裤子,心里一阵唏嘘。倘若这一口把腿咬破,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过老刘很快调整好心态,眼下考虑的是如何让阿吉恢复正常。

    整个晚上,阿吉的咆哮没有停止过,他好像受到过度惊吓,又好像害怕这种孤独和被人监视的环境,就那样蹲在墙角,似乎尽可能地避开摄像头。此刻,老刘的父爱在心中慢慢沉淀,在他眼里,阿吉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他决定用自己的真情去化解阿吉的恐惧,将阿吉拉回生活的正轨。

晨起的朝阳透过窗射进监室,给寂寥的房间增添一丝温暖。阿吉的情绪慢慢缓和

老刘发现阿吉的父亲在十五年前因一起纠纷案件被杀害,是阿吉的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从小缺失父爱、缺少教育的阿吉,也难怪会走上今天的道路。老刘决定,亲自去拜访阿吉的母亲。

    火车站周边破旧的小屋,显然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老刘在胡同里左拐右拐,绕了两圈,问了四五个行人,才找到阿吉的家。眼前的屋子,铁门已锈得不成样子,窗户玻璃脏的根本看不见里面是否有人。“砰砰砰……”,老刘使劲扣动门把手,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有人走过来。

    开门人正是阿吉的母亲。本应40岁出头的女人,头发却白了一半,背部略显佝偻,看上去格外苍老,似乎生活的艰难令她饱经风霜。通过交流,老刘得知阿吉母亲靠捡拾火车站塑料瓶为生,每天换十几块钱,加上政府的低保补贴,勉强维持生计。老刘向她简单说明阿吉的情况,她含泪感叹到:“哎,都怪我没本事,给不了孩子好的生活,整天吃了上顿没下顿;他爸去的又早,那事肯定给他心里留下不小的阴影,我这光忙着赚钱都没时间管他,真是给政府添麻烦了啊!如今,我也只能盼着他好好改造早点出来了,求你别让他在里面受欺负啊,他还是个孩子……”听罢,老刘哽咽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你的心情我很是理解。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管教阿吉,不让他受欺负。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就写在纸上吧,我给你捎过去。”

    老刘带着阿吉母亲的信离开了。信上的字虽是七拐八拐,错别字甚多,却满满地装载着一个母亲最深沉的爱。这一路,老刘走的很沉重,他真心地祈祷这个迷途的少年平安健康,改邪归正,早日与母亲团聚。

    回到所里,老刘把阿吉带到提讯室。他递过一支烟给阿吉,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啊,我知道你小时候经历过一些事,给你心里留下了创伤。从今天开始呢,你就把我当作你父亲,有啥想法跟我说,能满足的我尽量满足你。你看你也快21了,正是人生中最美的年华,有劲儿得往正道上使啊!靠这种偷、骗获得的钱是不会长久的我今天去你家了,这是你母亲写给你的信,你好好看看。

    阿吉接过信,一声未吭,眼泪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下来。他低下头说:“谢谢警官,我会好好改造的!”

    上天似乎看到了老刘真挚的祈祷和阿吉真诚的悔悟,医院的诊断证明出来了,阿吉没有患艾滋病,而是淋巴结炎,吃点药便可以恢复老刘悬着的心放下了

  老刘时常奔波于阿吉和他的母亲之间,化为爱的传声筒。每次上班,老刘都给阿吉带点儿小吃改善伙食,阿吉也越发像孩子一样,对老刘产生父亲般深深的依恋。老刘一点一滴的教诲让阿吉铭记于心,他开始喜欢读书,热爱劳动,用积极向上的心态面对生活。

  半年后,阿吉的刑期已满。经过改造,阿吉已洗去当年的痞性,变得乖巧懂事,还掌握了垒砖、砌墙等基本技能。临走前,阿吉换上老刘为他准备的新衣服,内心激动得无以言表。

    监区的大门开了,每一抹阳光、每一阵风都透着盼望已久的自由。阿吉的母亲站在门口,欣慰的笑容早已表达出团聚的幸福。老刘望着母子深情的拥抱,内心是无比的感动与自豪。

    看守所渐行渐远。母子俩时不时地回头与老刘张望对视,眼神中透出留恋与不舍,拉长的影子最终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

 

头像.jpg

 

作者简介:倪静雅,笔名七月雨,现为北京铁路公安处民警,文学爱好者。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