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一茶一世界

来源:网投 作者:李青青

所长爱喝茶,闲暇间把我邀到办公室里品起了茶来,静坐在桌前,几颗茶叶洒到杯中,倒入沸腾的开水,看到茶叶儿在冲入沸水后,沉沉浮浮,忽上忽下。最后,有几片悬浮在杯口,有几片沉落在杯底,更有些停滞在杯中。我端起茶杯闻了闻茶的醇香,静静观察起来,茶叶渐渐沉到了杯底并不断放大自己,散发出诱人的茗香与热气。“你别看这简简单单的茶,如果你认真去体会,会发现杯中的大世界。”所长的话点醒了我,读茶,我收获良多。

军校毕业后,我分配到了温州支队飞云江边防派出所,在这里我觉得自己像一块海绵,每天都在学习新的东西,我在各式各样的“第一次”中源源不断地吸收水分充实着自己,其中在“三访三评”的大走访中与人打交道的经历最是让我收获良多。

曾经在校园里学习到的群众工作多是些抽象而遥远,现在看来它是有血有肉的,尤其是在走访过程中,和群众面对面的交流也一门艺术。

辖区里每天都在经历到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事,就像这沸腾的开水,把茶叶冲开了。沸腾的开水就好比走访时的经历,只有不断在走访经历的冲泡下,才能放大自己,弥留最后的余香。而伴随开水冲斥开来的茶叶,此起彼伏,就像你在走访途中遇到的各式各样的事,或顺心或碰壁,这些经历都值得你去回味。茶叶化作我,这段时间我在不断经历种种的情况下,沉沉浮浮,忽上忽下,历练的是自己,收获的被自己珍藏于囊中。

几天走访下来我细细品味了两杯茶,在喝第一杯的时候,感受到了苦味。

那天一大早,教导员就把我叫到跟头说是要去辖区管辖的一个岛上走访,我一听乐了,作为一名刚毕业的学员我对所里的每一件事都十分好奇,每一天我都在眨巴着双眼渴望汲取更多更新鲜的养分。可我似乎开心的太早了,后来发生的事着实让我尝尽了苦头。手中揣着民警走访记录本,我跟着教导员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走访

“从所里到海岛要坐两个小时船,你要先有心理准备,你可能会晕船。”经验丰富的教导员嘱咐我说。我悻悻地点头不由地惴惴不安起来,正如教导员说的那样,因为风大那天的船异常地颠簸,炽热地阳光泻在船板上反射到脸上烧的脸发痒,浪花不时打到船上四处飞溅的浪沫迎面腐蚀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海水咸腥的味道扑鼻而来…… 

渐渐地,我开始晕船,翻滚的肚子让我痛不欲生。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可是热辣的太阳让我的痛苦变本加厉。汗水顺着脸颊淌下,小岛恶劣的环境让我再一次吃到了苦头,茶间的苦味顺着那滚烫的水融入我每一个味蕾。

可当我跟着教导员沿着小岛的山路拾级而上,看到带劲儿地走村串巷挨家挨户进行走访的时候,那些淳朴的村民眼中流出的感激之情恰似一股温热的暖流,满足感涌上心头。就像在喝完第一杯茶的时候,我又冲入了开水,喝的时候却有一种淡淡的甜。

如果说把第一杯茶看作是今天走访时的苦,那第二杯茶即是再回首的甜。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开始回忆回忆当天走访的种种,回忆走访时的难忘经历,那些回忆反复在你的脑海里播放,挥之不去。

岛上大多是留居在岛上的老人,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第一个走访的老人何大爷家,当我用手轻轻叩开他家的门时,他靠着两张小板凳的依托艰难地给我开门,大爷的耳朵和腿脚都不太好,行动到时候只能靠着板凳慢慢移动,看到他的时候,性格内向的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竟然语塞起来。我站在原地静静地笑着,“大爷,我们是给你送第二代身份证来的!

”我很是礼貌地向大爷阐明了来访的缘由,“谢谢!谢谢”老大爷笑眯眯地看着我,似乎是被我微笑感染了。大爷的耳朵不太好使以至于我们没有太多的交谈,从始至终他一直地和我说着谢谢,言语中没有对生活艰辛的无奈,也没有对缺少关心的怨念,取而代之的是对我的到来的感动和感谢。

一天的走访虽然累但是我却在老人们一声声“谢谢”中感受了一抹淡淡的甜趣。夜寂静,月光温柔地抚摸着大地,给大地涂上了一层清辉,雅淡柔和,月光凉侵侵的,缓缓地泼进窗来,很没很淡,我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第二杯茶,没有前一杯浓郁的苦,更多的是藏在心底深处留有余香的甘甜。

我想,对群众的走访很多时候不正像这杯中的茗茶,只有你怀揣着一颗赤诚火热的心将自己置身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中去,沉到杯底沉到群众中去,才能绽放最清幽的香醇让人口齿留香。

 

李青青2.jpg 

作者简介:李青青,毕业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学院,现任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温州边防支队宣传科干事。曾获2011年、2014年度公安部边防局优秀报道员,获公安部科技创新二等奖。喜爱摄影,新闻写作。作品散见于省市级报刊。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