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寻 亲

来源:网投 作者:丁洁芸

而今,我又要重回仙居了。在清风相送下,与儿时的伙伴嬉戏,与九泉之下的恩师叙谈,与至亲至敬的奶娘(老娘)撒娇。回想起能让我思绪激扬的故土,那里曾有我人生十七年的黄金回忆啊。从婴儿到长成十七岁的少年轻狂,故土承载了多少梦想、多少希冀、多少汗水。

  近乡情更怯。我不知怎样去触摸老娘沧桑而亲切的面容,我该如何去拭干老娘咸咸的泪水。踌躇间,我忽然看到老娘站在村口那棵老槐树下,挥动着遒劲的双手。那飘扬的银丝啊,舞动着老人的澎湃喜悦。突然间,我不再胆怯。“孩子,常回家来看看吧。”老娘敞开怀抱,我飞奔上前,似乎又闻到了甜甜的奶香。

  冥冥中似有人在指引,在同事的一路帮助下,我顺利地来到了仙居城关下园。到了下园村支部办公楼,我挨间找着。终于走到第三层楼的走廊尽头,我听到办公室里传来说话声。推门一看,坐着满屋的人,我向他们说明了来意。一位老人热情地帮我带路,并向我如数家珍地介绍了老爹老娘的近况。

  我沿着梦中的路前行,看见了村口的大槐树。再行了五十米左右,拐了一个弯,老人突然对我说,到了。他还说,看,你老娘在等着你呢!当他向老娘说“女儿来看你”的时候,我看到人群中坐在最前面的一位老人缓缓从竹凳上站起,一头的银发雪白雪白。

  老娘对前来引路的老者说,是不是我小囡来了。“是啊是啊,娘,就是我啊。”我快步上前,端详着老人的那张久经风霜的脸,突然间泪如泉涌,我犹如孩童般失声痛哭。老人用她粗糙的双手拭去我的泪水,轻声对我说:“傻囡,回家了,不要哭。”听老娘说,在我举家搬迁到玉环的第二年,她拎着自己家里种的最甜的橘子来到仙居县人民医院找我母亲。我们全家调到玉环后,音信全无。我不知道,我的老娘拎着那一袋沉沉的橘子,是怎样回家的。但我此时的心,很沉很沉……也许是天意,让我三十年朝思暮想;也许是天意,让我在今天能与我至亲至敬的老娘重逢;也许是天意,让我品味过人间的酸苦,才在此时真正地读懂了老娘的心。

  说话间,姐姐、姐夫他们进了屋。由于三十年的岁月,我无法从姐姐现在的面容认出她来。我忽然间脑子转出一个疑问,那么老娘是如何在没到几秒钟的第一时间里认出我来的呢?这三十年,我不也是容颜不似孩时的那张脸了吗?我问老娘,老娘仔细地端详了我,嘴里喃喃道:是变了,是变了,但这双眼睛没有变。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没有多少文化的老娘却能从眼神里认出阔别多年的女儿,这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我此时才感觉到,这三十年来我始终是依偎在老娘温暖的怀抱,我们穿越时空依然甜美地生活在一起,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老娘告诉我,在没有我在她身旁的日子里,老娘都会跑到婶婶家看她心爱的小女儿照片,心里不知有多少牵挂。此时,我想起了余光中先生的那首《乡愁》,“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而我们,乡愁仅是梦里的那场相聚,我依在老娘的怀里。梦醒后,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放大版图框样板.jpg 

作者简介:丁洁芸,现在玉环市公安局工作。浙江省公安文联会员,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各媒体报刊。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