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靠近你 温暖我

来源:网投 作者:孙星峰

你如果在长乐区江田镇街头看到有个头戴摩托车头盔、脚踩自行车的年轻人,你可不要盯着他笑,冷不防他会调转个车头,报复性地往你身上撞去,这个人就是我的走访对象潘某。他是个心智有问题的人,对他的走访可谓一波三折,个中别有一番滋味。

30多岁的潘某性格孤僻,至今还是个“王老五”,他是个令民警头疼、村民胆寒的人。去年9月份他连续两次手握铁棍,将两人打成轻微伤,村民不断向我反映,此人天天在家中磨着利器,不知道他下一个行凶的对象将会是谁?我曾去他家追捕过,那是一个很破旧的厅堂,所有的住户都搬出去了,就他一个人在里面住着。他的房间布满了蜘蛛网,家里连一件象样的家什都没有,更不要说有电视机等可供娱乐的家电了,他就这样孤独地潜伏着,随时都有可能引爆他的激情。当一个人习惯于把暴力变成他泄愤的途径,排遣孤独的方式,并引以为乐着,周围人的处境将是多么的危险。那天他被抓获的细节我无需赘述了,两起治安案件的查处本来不是件很难的事情,但至今我的手臂上却隐约可见他的牙痕。他被治安拘留后我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过他,有一天我坐在巡逻车上与踩着自行车的他对面擦肩而过,他远远就看到警车了,一路狂踩着,嘴里一路嘟囔着什么。隔着车窗我听不到,凭着职业的敏感,从他的面部表情看,我想他说得大概意思是:你派头什么,算什么这类的话,我想他应该在仇视我。过几天我在街头又碰上了他,我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竟冲过来,骂骂咧咧地喊道他又没犯法,叫我少跟他罗嗦,那一刻我不禁有点恼火。回来的路上,我与所里的同事笑侃:美国总统布什在伊拉克演讲时遭到40码“鞋雷”的袭击还镇定地继续他的演讲来聊以自慰,我有什么好郁闷的呢?

我决意要走访他。他在江田镇坂上村一家庭式碾米厂打短工,仅仅糊口而已,每天清晨5点多到厂里都要途经派出所对面的村道。那天我起了个大早,佯装着晨练的样子,等着他来,我要好好地与他谈谈。

到了碾米厂,他就开始搬运车上一包包大米入库,一包百来斤大米被他来回地搬运着,我看着心里有点酸楚,他有点智障,却自食其力,少人关心无人爱的人用这种方式求得生存。他连看不看我一眼,我上前去帮他搬米了,他却丝毫不领我的情:我手挨着他抱住的米袋的一端,他却把米袋夹得更紧,步伐的频率明显加快,一直想甩开我。我似乎是他的累赘,尴尬地尾随着,一点劲都使不上。一趟、两趟、三趟……,我终于发现他抱着的米袋在我的这一端有了些许的重量,他用重量来传递出一个信号:他开始在慢慢地接受我了。

直至我离开,他都没跟说过我一句话,但我发现他在我临走时投来的一瞥,目光有了些许的善意。

几天过后,早上五点多,我被所门口一阵急促的响铃惊醒,开过门,他愣是不进来,隔着派出所的铁门,他一字一顿地跟我讲,昨天晚上他邻居潘嫂家被盗了。那一刻我心里涌起了一阵暖意:一个令我揪心的治安高危人员,在大清晨竟是我们派出所第一时间的治安信息员。

  他离开时晨雾在慢慢地散尽 ……,天空变得明净而豁然,我长舒了一气,我想我与他将不再是对峙的两端,日后必将会是真情的两翼。

 

孙星峰头像.jpg 

作者简介孙星峰,鲁迅文学院第23期高研班学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现供职于福州市长乐区公安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