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第八届冰心散文奖获奖作品《感受凤山妈祖心》

来源:网投 作者:夏晓露

来到这个城市,有骑在龙尾的感觉。如游云中,湿滑灵动让你似抓到又抓不到,视野空茫,只想变成海的精灵。

往东南“三百里”有一个汕头,又南“三百里”有一个汕尾,汕是水与山的结合,一头一尾,山水相逢,让人想到龙头摆尾,形成霸气十足的粤东。加上潮州、揭阳在广东俗称潮汕地区,潮汕人被喻为东方犹太人,聪明绝顶。

在这里,在凤山之上我与更牛的女神妈祖相遇。上凤山要穿过雕刻“有凤来仪”四字的高大石牌坊,牌坊是进出汕尾凤仪台的“山门”。我喜欢“凤仪天下”四个字,因女神妈祖与此契合,赋上命格,带有天罡护体、百步穿杨之意。神与我们住在一起,形影相随。

那年我从内地刚来广东不久,第一次听到闽南歌曲(与潮汕同语系)《爱拼才会赢》甚是喜欢。歌者是面带凶相的中年男人,却唱得摇头晃脑几分得意。我一句也听不懂,可软糯弹牙如鸟语的字音竟让我着迷,八个潮汕方言音节谱上旋律如沾着清亮的水,波纹轻柔地在人心上流动。唱者是汕尾人,喜舞文弄墨。我想水会化掉丑的颜色,流出山水墨香。再后来,我吹到了海风,闻到海腥味,我还知道这块神奇的地方有个海神叫妈祖。于是妈祖在心里淡淡地驻留,像一只神秘的风筝闻海风而动。再后来,发现妈祖像孙悟空吹一变十,遍布东南亚沿海。

多年以后,我来到汕尾,终与凤山妈祖亲密接触。

凤山之上是凤仪台,女神在其上自然有凤仪天下之气。骄阳7月,沿着石阶往山上走,古树繁茂,轻袅的樟气迷蒙而诡秘。山下是湖,潮润水雾从下蒸发而来,似有海盐粘湿在皮肤上。

扶栏俯瞰,汕尾全景如棋如星如长在水中,如水稻。满眼碧绿,高高低低深深浅浅的绿沿山势错落地排向湖岸。除了植物的绿,占尽眼帘的是水,如一块融化的碟形天然翡翠,透明的绿蓝色正在地球的胸膛柔软地流动,天穹有薄雾环绕深邃如梦。惭愧自己鼠目寸光,我的视线无法看到源头,更找不到尽头,水天一色,雾里看花,思维便会一起辽阔,心胸也会博大。

湖冠一个“品”字,名清湖。“品”字象形,四平八稳,恰似一位仙风道长仰卧大地,白色长袍凌空驾水轻盈地将仙气撒落,水天浑然;水的光色宛若一双明净的眼睛看着凤山上妈祖雕像;看着百越之地——汕尾。

品清湖是汕尾的母亲湖,汕尾人的生命之湖。

总想悠闲地品上一口热气袅袅的清茶,这杯“茶”一直流经南海进入太平洋。更惊叹的是,它竟是亚洲第二大泻湖,中国第一瀉湖。其水域面积约为23.16平方公里,海岸线长39.62公里,相当4个杭州西湖。她的前身是侏罗纪燕山期,经过造山运动呈现湖样的地貌轮廓。她是冰后期海水侵入汕尾的沙海花岗岩体之间的低凹处,由粘土、砂质粉砂等砂土、特别是粘土粉质等沉积底层形成溺谷湾,后因红海湾沿岸大沙提的发育和向东延伸沉积,形成半封闭“瀉湖”。

第二次来汕尾,仿佛才触摸到她最动人的心跳。随广东作协“红色之旅”采风团而来,我想就采一种神韵吧。坐在海边小食摊,咬一口嚼劲十足鱼丸,延伸出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先民早在此渔猎种植,生息繁衍。汕尾海岸线长302公里,沿海有红海湾、碣石湾两大海湾,拥有12个港口,其中汕尾港、甲子港是国家外贸口岸和国家一级渔港,是全国最大的海水养殖基地之一,连鱼丸制作工艺也销往全世界。流转舌尖的不仅是鱼丸的美味,而是浸入灵魂的历史,犹如一座城市的汤底。早在魏晋南北朝时,古汕尾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通道,卧在品清湖臂湾的白沙湖,在唐宋时代就是贸易十分活跃的港口。

走到最高处,阳光耀眼,风猎猎拂开我凌乱的发,吹动我茫然凝滞的思绪。逆光中我才看到凤山峰顶的广场耸立着面朝大海的妈祖神像。神像基座上刻“世界和平颂女神”七个红色字体牢牢吸引我的眼球,近看为屈武(原民革中央主席1898年——1992)题写。我的眼波又在一块巨石头上蔓延:造物者/倘若在永久的生命中/只容有一次极乐的应件/我至诚地求着/我在母亲的怀里/母亲在小舟里/小舟在大海里。此石上的“天后圣母”石刻及其诗句为冰心所提,我的心被如水的文字浸软,像荡漾的小舟,拂却岁月尘埃。

仰看庄严的妈祖雕像,光洁的额头洒满阳光,眉间舒展着祥云明月,凤眼深邃如深般若,波光粼粼漾其海子般的纯净。脸颊丰润被海风洗浴打磨,藏匿着无相、无愿、不生不灭之气。我倚其脚边莲花花瓣上拍照。妈祖以16.83m的高度站立在凤山顶峰,昂扬柔韧的胸膛,手持“青圭”(古称,即瑞玉),海风吹荡衣袂辽远,衣褶重叠琐细而激荡。头戴“朱旒”仰着度一切苦厄的双目,远眺大海,天边彩霞如绸,柔风如丝。

468块花岗岩石层层叠叠雕刻着人们祈求风调雨顺的愿望。石像重约1000吨,内有56条桩象征56个民族团结一致,能抗12级台风和八级地震。历史上记载,妈祖先后得到南宋十一次褒封,被封为“灵慧妃”,“妃”是宋代对女性封号的最高爵位。妈祖的使命就是让苍生获得平安,护佑和拯救出海人。

汕尾让我触摸到历史的神韵。我脚下的凤山,形似凤凰,有“金凤展翅”之称,我想借妈祖的神力,骑上金翅去随想。

远处传来马蹄声,侧耳听,兵器铿锵叮当。第一时间抵达的是宋建隆元年(960)间。

正月初一,河南开封白雪茫茫。只见一位身穿明黄长袍外披大红披风的骑士骑着一匹棕色骏马正飞奔而来,大风将骑士的红色风衣掀成一片遮天云彩,内里的黄色长袍在雪地中异常耀眼,宛如一粒硕大的宝石。一看“赵”字大旗便猜中几分,不错,骑马之人正是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他发动“陈桥兵变”, 灭后周,大宋国建立。

战斗的烟尘刚刚消散,同年3月,惊蛰刚过18天。似有十音八乐传来,一阵奇香弥漫在福建甫田湄洲湾畔。酉时,天地间紫气东来,福建总管巡海官林惟慤府邸一女降生,异香正是从其婴身上散发。因弥月不啼,起名林默。后被神格化,世称妈祖。传说,妈祖是观音菩萨身边的龙女点化而成。

妈祖出生有着厚重的历史背景。宋朝海外贸易的兴旺繁荣是其他朝代和当时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北宋时,因为辽与西夏的阻隔,汉唐历史上盛极一时的陆上丝绸之路受到阻隔,海上丝绸之路成为对外贸易的唯一通道。

近年来,妈祖在东亚海洋史的研究引出东亚在西方航海地理发现之前己有的朝贡贸易、跨国移民的历史。妈祖有着“护国明著天妃”名号。宣德六年“郑和碑”中记载:“尤赖天妃之神护之德也,神之灵固尝著于昔时,灵光一临,化险为夷……”详尽地记录明乐年间,郑和七次航海遇险得妈祖显灵拯救的故事。可以说妈祖是海上丝绸之路最古老的护佑神。

我的眼睛掠过尉蓝色的苍穹,看到世界上5000多尊妈祖像分布五大洲29个国家和地区。是的,在世界各地有华人华侨的地方就有妈祖分灵庙,里面藏匿着一个最轻的灵魂,等待飞升的时刻,让2亿多信奉者如潮水涌动。如今,妈祖信俗已列为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傍晚当你来到汕尾港,这里依然云帆高挂,船舶林立像一条条鱼在海中穿梭,而归航的渔民纷纷从船上挑着鱼虾海货沐浴在遥远的晚霞中,其景怡然,怡然中似有妈祖护佑。

生长在大山的我开始喜欢上无边无际的海。近几年来的自然科学研究,人类的生命起源与海洋有着密切关联。《自然》(nature)杂志就刊登了一个研究成果:人类的生命是3亿年前从海洋上演化而来的。海洋是人类生存的又一重要领地。在东西方文化中,包含着海洋英雄的文化底色,比如希腊罗马神话,妈祖,也已成为海洋文化与文明体现的独特象征。

思维的风筝让我从东沿着丝绸之路,一路向西探寻着神性的秘密。历史不能倒流,思想却可以穿越。

大约从600多万年前出现人类其文明集中体现在庙宇神火。

我想从古埃及王国时期最早的神庙开始穿越。非洲东北部尼罗河两岸的埃及,是最早步入文明的古国之一。我喜欢富丽雄伟喜欢堂皇。越过宏大壮观威严的法老陵墓金字塔,我停落在中王朝时代3900多年前,古埃及“卡纳克神庙”前。雄伟的建筑群坐落在开罗以南700千米处的尼罗河东岸,是太阳神的崇拜中心。我看到高贵典雅的穆脱女神、孔司月神还有太阳神阿蒙鼓瑟吹箫,听她们传说神话。然而,诸神的高贵中似乎少了梦一般的烟雨、水样的玲珑与柔美。

我坐在“卡纳克神庙”门前莲花柱旁,聆听神的指引。却闻到来自东方的药香,抬头看见东方女神妈祖脚踩莲花,手棒七彩丝绸,腰挂桂枝香草,白衣飘飘在蓝天缓缓飞越金黄色的沙漠,像雾一样落下。她穿越了长江、黄河,飞越昆仑山还有底格拉底河、幼发拉底河,一路奔波而来。她与哈特谢普苏特女王(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女王)呦呦耳语,这位太阳神阿蒙之女在执政期,让古埃及经历了一段和平与繁荣的时期,估计是妈祖与她交流着普济施乐人类的经验,探讨保护贸易维护和平繁荣的密码,打通东西方文化与文明的命脉。

那卷五彩丝绸瞬间披在诸神身上,软化了他们坚硬的肌肤。男神散发着柔韧的雄性魅力,女神轻盈如水倾倒世人的目光。

庙宇是为信仰而建。历史只能告诉你遥远而辉煌的过去,历史是用来阅读的,最大的魅力是历史不可预知,让你感恩现在,面朝未来。忽然明白大凡神像或神庙几乎都建得夸张高大,遥不可及,是不是提醒自负的人类看清自身的渺小,审慎未来之路?

海有让人无法相像的气势,承载辽阔的境界。如果世界如海深不可测,那么神性则是探索人性的灯塔。与西方诸神会见后,回到我温暖的国度。

一声白马的嘶鸣响破云端,伴着马蹄从中国洛阳最古老的白马寺传过来“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老子《道德经》)的诵经声。要想走入中国了解庙宇,必须先跨入白马寺这座历史最古老的大门,寺庙越古老,封存的历史文化内涵越厚重。

再遥远的想像,再美妙的梦也不如回到现实踏实,沿着白马寺的神秘小径,回到汕尾。

我们来到凤山祖庙,她是福建湄洲妈祖庙的分灵行宫,始建于明崇祯九年(1636年)是粤东最负盛名的妈祖文化传播中心。整座庙宇瓷贴彩绘,间有琉璃金碧辉煌。工艺以泥塑为主,飞禽走兽尽用彩色细画,描金飞彩,独具匠心。正殿后座,背景是“金龙驾云”,正中座着妈祖金身圣像,头戴天后凤冠、冕琉,两耳垂肩,脸颊丰臾微笑地看着众人。颇有古罗马中世纪时期的拜占庭色彩。进门,左右门柱旁凹进处有石刻,金字盈联“凤为呈祥,海甸声灵传万事;享千秋,湄洲俎豆山川毓秀。”人多却声静,作家们都在各自观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一边拍照一边小声交流,似乎怕惊动妈祖。

我站在门口的阴凉处,静静地看着如梦如幻的香火、如痴如醉的香客,如魂如魄的妈祖金身,久久凝神不想挪动。在这里,烟火之气更让人有忏悔、祈愿、求解的念头。我手持一柱香,祈求在青烟缭绕中叩开玄妙之门。我仿佛明白,神的金刚不坏之身,呼风唤雨之杀手锏其实是来自内心世界。你暗示勇敢就有勇士出现;你胆怯,就有懦夫而来。烧香求佛,正如照镜子观照的是隐藏的内心。

释迦、观音、妈祖等只能给你点化,不能代你生存。正如梭罗所说:“许多人钓了一辈子的鱼,却不知道他们钓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鱼。”(梭罗《瓦尔登湖》)善心至上,信仰为媒。“善良是唯一永远不会失败的投资。心灵与自然相结合才能产生智慧……”(梭罗《瓦尔登湖》)我们祈求的因,得到的果就早融在其中,智慧非方而圆,融于阴阳。跪蒲团是修炼你六根清净,给双膝提炼精神钙质,指出空灵之路。如果现实真能逃避,那是大快人心,但没有如果。我们在满足原始欲望的支配下,可否祈求更有价值的意志?比如扼住“贪嗔痴”的蔓延;比如祈求保护生存环境的秘方,比如其心无住,大道至简……

子时夜深,雷声隆隆,再次将我神游的梦惊醒,汕尾的魅力还在深夜吸引我:我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旧址——红宫、红场耀眼的红;彭湃、马思聪、钟敬文、丘东平的螺号、小提琴、民俗、呐喊在润泽的海城此起彼伏,“牛”是要有资本的。

当妈祖的衣袂如海浪在堤坝飞扬,眼前又出现了迷雾般的品清湖,如入佛境,看到人心的航船在海上驶出驶入……

 

 头像.jpg

作者简介夏晓璐,中国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全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曾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人民文学主办征文奖、全国金盾文化工程奖、全国侦探推理小说奖、广东省有为报告文学奖等,出版作品《盛开的百合》、《冰蓝色代码》,散文集《生死漫步》(鲁迅文学院百草园书系)等近200万字,主编《广东省公安文化理论研讨文集》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