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做你近旁的一棵杜鹃

来源:网 投 作者:徐振江

七月的盛夏,我有幸走进了贵州的百里杜鹃。

我知道,走进百里杜鹃,我是为了走进一个人

待我走进这个人之后,我才蓦然发现,其实我是走进了一棵杜鹃。

五百多平方公里的百里杜鹃,因为有蔓延百里,铺展上百平方公里的杜鹃生长、花开而名副其实,成为地球的彩带,杜鹃的王国。尽管,我没有赶上杜鹃花开的时节,但花开过后的百里杜鹃,恰恰拓展了我的想象空间。凭高远眺,一棵又一棵的杜鹃,在山坡,在谷底,在湖边,在河畔,在路旁,甚至在微小的岩石缝隙间,就那么忠实地站立着,自信地生长着,连成一大片一大片的,以漫山遍野,气势恢宏的苍翠,伸向远方又扑面而来。这个时候,我完全相信,每一棵杜鹃都是有信念的,并且是那么无悔、坚定。

现任百里杜鹃公安局戛木派出所所长的阿江,与此多么相似,他太像一棵杜鹃了。

年龄仅有四十三岁,却有二十六年警龄的阿江,也算是一个老警察了。他十七岁那年从军营步入警营,从最基层的乡村派出所民警起步,历任过派出所的副所长、教导员和所长。因为有在云南当边防军人时,参与查缉毒品的经历,最关键的是阿江更喜欢挑战性的岗位,他主动申请辞去派出所所长的职务,甘愿到禁毒大队当一名普通的侦查员。期间,阿江隐姓埋名曾多次受组织指派打入毒贩内部,充当卧底达两年之久,出生入死提供了大量情报,据此破获了多起特大贩卖毒品案件,立下了赫赫战功。2008年百里杜鹃公安局成立仅仅两个月,阿江就听从组织安排调到了百里杜鹃公安局刑警大队,成了一名侦查员。此后阿江被提拔担任特警大队的副大队长,2013年百里杜鹃公安局组建戛木派出所,阿江成了戛木派出所的首任所长。八年多的光阴,随着杜鹃的花开又花落,一晃就溜走了。连阿江自己也没有弄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在不知不觉间,成了百里杜鹃的“俘虏”的,并且甘愿把自己融进了百里杜鹃。

是辖区的5个行政村,38个村民小组,九千多口人的各族同胞,牢牢抓住了阿江的心?是清清的,也如生命跌宕起伏般流淌的米底河,紧紧牵住了阿江的魂?是那棵上千年仍在开花迎春的杜鹃花王,深深地系住了阿江的肝?还是大片大片的杜鹃林,热热地连上了阿江的情?这些,是又似乎不是,不是又似乎是,抑或全部都是。痴痴的阿江,几乎捧出了自己的全部,包括刚强的和柔软的。

那个因喝酒过量致死的老伯,那个被米底河的洪水冲走的大哥,他们的家属找到派出所,阿江总是耐心地宽慰家属们的心,同他们一起心疼,甚至同他们一起流泪,不厌其烦地帮他们处理善后事宜。

针对发生的多起村民耕牛被盗案,阿江如此着急,感到特别内疚,吃不好睡不好,亲自带领民警不分昼夜地巡逻、蹲点、盘查、走访。失主们看到辛苦的阿江,反倒安慰起了阿江这个警察。案件终于相继告破,看到村民们领回失而复得的耕牛,阿江感到特别的欣慰,像孩子般地欢呼雀跃。

中塘村的老杨不会忘记,他家最值钱的东西,一头耕牛被盗了。老杨是凌晨2点多钟发现并报案的,让老杨没有想到的是,阿江带领民警一路寻踪追击,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就破获此案。这么短的时间,耕牛就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老杨自此逢人便夸阿江,神,太神了!

那个彝族大娘由于没有户口,合作医疗报不了,阿江下乡得知这个情况后,就多次来到大娘家中调查了解,终于为老人家补办了户口。当阿江把户口本送到大娘手中时,看到颤巍巍的老人,不知怎的,阿江的眼里竟盈满了泪花。阿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尽管母亲已经病逝多年了。眼前这个老人,多么像自己的母亲。

每年杜鹃花开的时节,随着游客的大量涌入,也成了阿江和派出所民警们最忙碌最累的一段时间。疏导交通,景区巡逻,接受游客的求助等等,让患有腰间盘突出症的阿江,连做理疗的功夫都没有,只好坚持着,再坚持着。游客们在陶醉美景的同时,也在享受着景区秩序的井然与安定。然而不知他们是否留意了一个叫阿江的民警,在用一颗热热的心为他们服务着,以至无暇照顾八十多岁患病的父亲。

阿江曾有一个多么完整幸福的家呀。他与美丽的彝族妻子,生育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多么爱着他们,甜蜜的感觉,甚至延续到他的梦里。假如没有十年前那几次卧底,美丽的妻子一定不会离开他的,可爱的女儿一定在他的身旁缠着他,那个幸福的家也一定还在。也许这个世界最残酷的就是不能假如,如今这一切都离他远去了,再也回不来了。

因为在毒贩内部卧底长时间不回家,且又不能和家里说明真实情况,最后导致妻子猜疑,提出了离婚。一边是组织交代给你自己尚待完成的任务,一边是妻子离婚的最后通牒。何去何从,最后,阿江还是选择了继续去完成任务。他流着泪对妻子说:“我不能给你幸福,我同意和你离婚,我唯一的请求就是你替我照顾好女儿,照顾好自己。我对不起你们,真的对不起......”2006年4月份,妻子和阿江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带走了唯一的女儿。阿江把所有的家庭财产都留给了妻子,不仅自己净身出户,还主动承担了女儿的抚养费和学费,直到女儿长大成人。这一年,女儿8岁,阿江32岁。如今十年过去了,妻子再嫁,女儿也已经18岁了,可是阿江仍然单身。莫非他还在驻守着这份感情?莫非他用这样的方式在惩罚自己?阿江在向我讲述这些的时候,他流泪了,以至哽咽。他说他隔一段时间都要去看女儿,尽管女儿对她很冷漠,但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对不起女儿。

阿江拼命地去工作,好让自己变成一部高速运转的机器,好忘记一切。派出所的各项工作也因此成绩斐然,走在了前列。派出所就是阿江的家,阿江既是家长也是兄长,他关心这个家里的一切。他和民警们一起到3公里远的地方去拉水吃,他亲自动手做可口的饭菜,看他们香甜地吃,他感到特别的安慰。     

其实阿江是很苦的,很苦的阿江又能怎样呢?他又能对谁诉说这些呢?好在这里有大片大片的杜鹃林,有上千年的杜鹃花王,有那条日夜流淌不息的米底河,有岁岁年年花开花落的杜鹃花海,还有一座座山一道道岭,这些都是阿江所用心守护的,也陪伴着阿江。这时候的阿江,真的很幸福。

传说杜鹃花的盛开,是在杜鹃鸟的一声声啼叫之中,才被呼唤绽放的。那么百里杜鹃的每一次盛大的杜鹃花开,得需要多少只,这痴情的鸟儿的声声啼叫,才会铺山盖岭地竞相怒放。

此时的百里杜鹃,就这样幻化开来:千朵万朵亿朵无数朵,绽放追着绽放,绚丽赶着绚丽,一波接着一波,汇成了杜鹃花的海洋,渲染出了壮美的河山。

这壮美的河山呀,阿江,如此甘愿又无悔地坚守着,做你近旁的一棵杜鹃!  (注:文中主人公的名字为化名)

 

头像.jpg 

作者简介:徐振江,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公安作家班学员。现为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奈曼旗公安局民警。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散文》《海燕》《草原》《啄木鸟》《人民公安报》等杂志报纸和电台、电视台,三十余次获各级与文学有关的奖励。先后在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和远方出版社出版文学作品集3本。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