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印象中的母亲

来源:作者 作者:邓政

从事警察工作十多年,每每遇到战友为保护人民的安宁而牺牲,看到他们母亲的悲伤哭泣,就会不由自主想起我的母亲尽管每次极力回忆,印象中也只有母亲的四幅画面。

第一幅画面:母亲下地干活。小时候母亲带着我下地干活,遇到太阳辣的时候,为防我被晒黑晒伤,母亲会找一蓬枝繁叶茂的树棵,用镰刀在下面割出一片平整空间,让我在那儿玩耍;母亲会看云识天气,她判断的依据:黑云跑东,有雨变成风;黑云跑西,出门披蓑衣;黑云跑南,有雨下不完;黑云跑北,有雨下不得。如果母亲见天上黑云跑向西边或南边,她会在地边找个石岩,让我呆在下面,避免被雨淋。

第二幅画面:母亲捡野鸡蛋。五岁那年,家里粮食青黄不接,肉食更显珍贵,母亲希望把猪养大点,让家人能多吃几顿肉,便常带我上山找猪草这个差使我很愿意,因为猪草找得多时,母亲会夸我,我心里就高兴;还有就是找猪草得满山跑,运气好时能拾到解我之馋的野鸡蛋。记得有次和母亲刚翻过一道山梁,就惊飞草丛中的一只野母鸡,我赶紧跑去看有没有野鸡蛋,拨开草丛树棵,一眼就见白白胖胖的野鸡蛋堆在草窝里,数数竟然有十二三个,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母亲怕我把蛋打烂,自己赶紧拾起往衣袋里装,足足装了鼓鼓囊囊的两衣袋。回到家里,母亲为奖励我的重大发现,给我做了一小蝶韭菜炒野鸡蛋,当时吃起来的那种香味,美不可言,至今嘴里留遗香呢!

第三幅画:母亲挡鞭子。小学三年级时一天晚饭后同学到堆麦桔杆的地方玩捉迷藏,玩的时间长了,我在麦草堆里睡着了,同学找不到我就回家了。深夜,父亲和母亲到处找我没找到,父亲说是母亲把我惯坏了,母亲同父亲吵了一架。第二天早晨醒来,我一进家门,父亲就扯下挂在木板壁上的赶牛鞭,一鞭子抽在我的腿上,痛得我一下眼泪就出来了母亲赶紧过来用身体护着,结果,硬生生的替我挡了两鞭子,直到承认错误,父亲的怒气才得以平息。

第四幅画面:母亲住院病故。五年级时,学校离家七里路,我早上上学去得早,母亲通常凌晨五点多起来给我做饭,待我吃完,还会装上一小塑料袋玉米饭塞进我的帆布军用黄书包,让我带到学校作午饭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日子,着实让我过一把“公子哥”瘾,可惜好景不长。年,母亲得了肠胃炎,住进大队医疗室。那段日子,下午放学我背上书包,一个人独行七里路到大队医疗室陪伴母亲每次去,望着被病痛折磨一天比一天瘦,不时在病床上呻吟的母亲,我总是心如刀绞泪光滢滢回家时,走出医疗室大门不敢回头望,囤积一鼻酸水,沿着弯弯的小路,紧往九里外的家赶。一个月后,母亲病情恶化,转到县医院治疗因学校离县医院百里远,我没有去陪伴母亲。不久,母亲病故,父亲雇不起车,找了一辆两轮手推车,把母亲体放在车上,大哥在前拉,父亲在后推,拉回到我家院里。当我见母亲脸用白布盖着睡在院里,便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跑过去,一把将盖母亲脸上的白布扯下丢在几天几夜守在母亲棺材旁边不想离去。

很多年过去了,母亲的那几幅画面始终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里,不曾离去。 

 

 作者:云南省文山州警察协会副秘书长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