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想说爱你不容易

来源:作者 作者:姬鸿霞

当有人问我当了这么多年警察有什么感悟时,我竟然默默无语,真有点一言难尽的感觉,对警察这个职业,我只想说,很爱这个职业,爱到难以割舍的地步,到底爱这个职业的什么呢?仔细想想,大概是爱这个职业的不容易吧。

    从一个城市调到另一个城市,当女儿听说我还要当警察时,第一反应就是:哎呀,我又要倒霉了。女儿的这一声“哎呀”,让我颇有些愧疚。做了十多年警察,心里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只有当过警察家属和子女的人,才会真正体会,我们给予他们的爱实在是太少了。

 十多年前,在县级这样的行政区域,很多基层交警大队的编制还没有完全理顺。我所在的陕县交警大队在册人数有82人,三分之一是交通局的编制,小部分是公安局的编制,大部分是合同制没有执法权的临时编制。这个时期,我们交警队还担负着公路巡逻警的职责,等于一个队伍两块牌子,两项职责,任务非常繁重。加上这时交警队成立时间短,人手又少,很多科室都还没有建立起来,于是我们办公室就成了一个综合性办公室,事情很多,每个人都要干好几个人的活。

当时我们办公室仅有3个人,除了我,年长我20多岁的办公室董主任既要写大大小小的内部公文,还要担当司机职责随时出警。因为出警车辆太少了,不够用。另一个是内勤小姚,比我小3岁,负责档案、财务和各种杂务工作,却还需要守着事故值班报警电话八小时之内不能远离。当时这个办公室是集全交警大队的指挥室、宣传室、政办室、财务室、档案室、值班室、文印室于一身的。

 310国道秦岭余脉60多公里的山路就是我所在的交警队管辖的范围。这一路段坡陡弯急,路面又窄,加之当时没有高速路,这一路段又是通往大西北的必经之地,日均车流量已达20000余辆。遇到冰雪天气,由于坡太陡,车辆装上防滑链也走不了,一堵车就是几天几夜,直到冰化了才能走。还有这里地形险要,据说自古就是狼群和土匪出没的地方,杜甫的名篇《石壕吏》写得“有吏夜捉人”的事情就发生在这一路段,至今这个“石壕村”依然存在。紧挨着这个村西边甚至还有一个叫“狼嚎”的村庄,附近时有狼叫的声音传到村民耳中。平时,除了车辆,路上几乎见不到行人。可车匪路霸就喜欢这样的地方,在夜里抢劫过路司机钱财的案件时有发生,为此县里还专门新成立了三个交巡警中队,加上原来的两个中队共有五个中队参与打击这类犯罪。

因县里财政紧张,没有能力增加警察的编制,警力严重不足,在基层执勤的这五个中队,仅有6名正式民警,其余全是没有执法权的合同警。就是装备的枪和防弹衣,全队不过8把六四枪和5个防弹衣,谁执行任务谁用,经费十分紧张。

当时,我在队里办公室负责照相、录像、文秘、宣传四项工作,遇到交通事故、雨雪天气堵车,甚至公路上的抢劫、盗窃、诈骗等案件也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随警作战。照相、录像、调查取证完后,还要及时上报情况,发简报,同时还要上电视台、报社递送稿件,做好对外宣传报道工作。因为,310国道是通往大西北的重要交通要道,要及时对外发布交通路况信息,否则耽误时间就是要领导丢乌纱帽的事情。

现在回忆起来,是自己把自己的工作看得太重要了。

对于出事故现场,按理说,我不是事故股的人,完全可以不去。可当时的现状不允许你退缩,也不能找这样的理由拒绝。

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民警出交通事故现场,全靠一支笔画现场草图来取证处理。后来,省公安厅要求对于重特大交通事故必须现场拍照,固定证据存档同时上报省厅。还要求对重特大事故的处理必须征求当事人意见,开听证会处理。

上级的要求就是命令,队领导只能想办法执行。而这时,全队仅有一台美能达700照相机和松下M9000的录像机,这已是当时队里最好的设备了。这还是在董主任的多次申请下,才配给我们办公室的,主要用于对外宣传教育用。可是,事故股的工作是硬指标,他们一没有专人负责照相录像工作,二是也没有装备。而上级的要求又不能找这些理由不执行。当时虽说是90年代了,可是会用调焦距光圈照相机的人还真不多,别说是录像机了,会的人就更少。好在这些我以前用过,但也只是仅懂个皮毛而已。当时,队里也想让其他人学学,可很多仅有初中文化的民警总认为这是很难的事,根本不愿意学。何况董主任又怕这些冒失鬼,把这些贵重的家伙捣鼓坏了。讨论结果最后队里决定,让我担此重任。听到这个决定,当时我还很兴奋,因为我知道我这个人总是对似懂非懂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同时,也为了某种虚荣:毕竟干这行的女警全市还没有啊!可我也是个真正的外行,凭着“傻大胆”和一腔热情,开始边干边学。想想当年,我左边背着照相机,右边挎着录像机的样子一定很酷吧,要不几年后,我们市的交警支队长赵书常一次在民警大会上教训支队宣传科的民警时说:你们这么多人,不如陕县大队的一个姬鸿霞!当我听到这些话时,心里还真有点得意呢。当时,我们交警队已是全省宣传工作先进单位,而支队却不是,支队长当然有气了。

自从背上照相机和录像机这两个家伙,事情就越来越多了,有事想推都推不掉,没办法,有时候我很想教教其他民警,可没有人愿意学,也许有人认为学得越多就会干得越多吧。因此,我就这样一路硬顶着撑过来了,这一撑就撑了八年,最后撑出来个腰椎间盘突出,这已是后话了。

照相录像的活,必须要出现场。当时既使怀孕,也没有逃掉这样的苦力。从怀孕的那天起,女儿就一直随着我不停地“奔波”着。当我抱着已有身孕的肚子坐在颠簸的昌河面包车上,一次次奔赴现场工作时,我只能祈求上天保佑我的女儿了。一次,冒着零下10度的冰雪天气到一个翻车事故现场录像,录像机不知怎么总打不开,照相机也一闪闪的好像快没电了。我急坏了,大队长也第一次表现出对我工作的不满,我想想自己哪里出错了,电池每次用完我都是提前充好电备用的,连备用电池我也是保持满电状态的呀,而照相机也是新电池新安的胶卷呀,可怎么说停止工作就停止工作了呢。我急得团团转,突然想起电视台的摄影师可能懂,于是马上打电话请教,没想到他们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最后我翻出说明书,仔细看了看那难懂的英文说明,才知道日本这些机子都是很娇贵的,零下10度要自动停止工作的。没办法,只好想办法让机子增加温度了。而现在周围都是冰天雪地,我们办公室的昌河面包又没安装空调,怎么办?情况紧急,我只好请求用大队长的桑塔纳车上的暖气试试看了。我抱着机器,让车上的暖气对着机子猛吹,然后马上下来开始照相录像,可照相机调出来的镜头很模糊,几乎不能用,而录像却给我带来了惊喜,不仅机子能打开了,竟然能录出很清晰的图像!可还没来得及高兴,仅3分钟不到,录像机就又自动关机了。怎么办?只好再进车里吹,再出来录,如此反复多次才完成了任务。当天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时,才感觉到肚子里的小东西开始猛劲地踢我,折腾我一夜都没睡着,看来这小东西真是生气了,给我闹意见了。

这样的工作场景一直坚持到我怀孕七八个月时,单位调了一个警校毕业的男民警过来,我才从一线退了下来,专职负责我的宣传和文秘工作。在这七八个月的颠簸中,女儿凭着她顽强的生命力抵抗住了遭遇到的各种危险,与妈妈经过十个月的共同战斗,终于足月足天地准时在预产期这一天顺利出生了。而女儿出生的前一天我还在赶写1998年的年终总结材料和几位队领导的述职报告,当我把手头所有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做完,把办公室的钥匙交给内勤时,我才离开了工作岗位,准备休一个长达半年的产假。

像我这样的孕妇当时我们队里有三个,还有一个正在哺乳期的民警。全队共有6个女民警,因为一线警力紧张,冬季是事故高发时段,机关男民警都到中队去了,我们这6个在机关的女民警就承担起了值夜班的任务。要保证24小时事故报警电话有人接听,我们分了三个班,一班两人。这样一个月下来,大家有三分之一的晚上时间都是在单位过的,不管是怀孕的、哺乳的,还是家里有小孩子上学的,大家都克服各种困难坚持了下来。

在这样的工作氛围下,我的产假也不得不提前结束了。

产假休了三个月,单位就通知我,要我上班,说:队里今年要创省级文明单位,好多档案要重新进行规范整理,而新来的同志不熟悉情况,能不能争上这个省级荣誉全靠你了,这可是关乎全队民警能否长一级工资的问题呀!

没办法,安顿好家里的事情后,只好舍小家为大家了!当时,老公在外地上班,父母又都在外地,家里只好请了一个小姑姑帮忙照顾孩子。小姑姑当时只有十八九岁,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可她非常用心地在关爱着我的孩子,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她会想尽办法学着照顾孩子,特别是在吃的方面,她会做的或者学着做的,她都试了一遍,可是,我这孩子除了吃妈妈的奶水,什么都不肯吃,牛奶、奶粉一口都不肯吃,蒸鸡蛋、稀饭、点心只是饿极了才能吃几口,非忍着等我下班后吃了奶才肯睡觉,否则一天都不肯睡,但也不哭不闹,只是小脸看着总是很不高兴的样子。只有姑姑抱着她,让她朝我下班的方向看着,她的情绪才会好些。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在平时一天要吃好几顿饭,可因为我的上班,孩子吃奶只好减到白天一天两次。有一次,单位因有紧急任务,开会开到晚上10点才回家。当时我负责会议记录,心里焦急万分,又不好意思请假,只能等到会开完了才回去。

那天,孩子已经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十点半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姑姑想尽办法让孩子吃点什么都行,可孩子就是不肯吃,直到看到我回来,她才挥着小手兴奋地向我扑过来,钻到我怀里饿得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看着孩子一口紧跟着一口地吸着奶水,我的眼泪忍不住掉在了孩子粉嫩的小脸上,开始向姑姑大骂这该死的工作,还有该死的领导……可第二天,又不得不早早起床上班,开始新的忙碌。

警察的职业要求就是这样,不管你有天大的委屈,都不能耽误了工作,先把工作应付完了咱再说事,否则,你只能自认倒霉,活该委屈,甚至还可能开了你!

等孩子一岁半时,小姑姑要回老家结婚了,幼儿园又不收这么小的孩子,无奈,只好把女儿送到了几百公里之外的父母家,当时父母还没有退休,但仍克服各种困难,替我担当起了照顾孩子的责任。可孩子太小了,非要闹着找妈妈,有一次竟然从家里跑了出来,说想要回有妈妈的家。我也是揪心揪肺地想着孩子,没办法,母女连心啊,熬到孩子快两岁就又把孩子接了回来,托人说情进了一家私立的幼儿园,可碰到星期天,幼儿园就休息,这时,如果要加班,就只好买好多孩子爱吃的东西和爱玩的玩具,然后把孩子锁在家里去上班。一次当我加班回来打开房门时,看到孩子趴在沙发下面,一动不动,把我吓坏了,赶忙抱起孩子,才知孩子为了到沙发下面找玩具,一只胳膊脱臼了,疼得嗓子都哭哑了,手又没有劲把身体支撑起来,只好这样在地上趴了几个小时,也让孩子疼了几个小时!不知道孩子这几个小时是怎样熬过来的,真是心疼死我了!当时我抱着孩子边哭边收拾东西,腿都有些发软了。

家属院门岗张师傅的老婆蓝阿姨,看着我抱着孩子准备上医院,问清孩子的情况后,说她会捏这种关节脱臼,问题不严重,接着就三下两下给孩子的胳膊捏上了。孩子身体舒服了,好像为了安慰妈妈似的,马上就对着妈妈笑了起来,看着孩子可爱的笑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当时我都不知道怎样感谢蓝阿姨了,我多想家里有个老人啊!孩子一个人在家实在是太不安全了,我问孩子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你都在干什么?孩子说:“想妈妈!”。我说:“想妈妈了你怎么办?”她说:“我就踩在板凳上靠着窗户喊几声妈妈。”我听了忍不住又泪流满面。

后来,孩子的事情,由于蓝阿姨的宣传,整个家属院的人在家没上班的嫂子阿姨都主动帮我承担起了照顾孩子的任务。有时夜里要出警,家属院这几家经常帮忙的随便哪一家打个电话,他们都会过来把孩子接到家里去。有人说,远亲不如近邻,我这些可爱的邻居啊,他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度过了难关,我心里非常感激他们,同时,我也开始真正懂得了我工作的价值。因为阿姨们都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你们警察太不容易了,这院里有两个单元住着你们警察,我们心里踏实,以前不理解你们警察,现在住到一块,看着你们忙进忙出,再跟你们的家属接触接触,才知道你们工作的累和不容易,以前光看你们风光的一面,现在才知道这一行难干啊!你们天天这么忙,我们帮你们点小忙也是应该的。是啊,要不是我这种特殊的职业,老百姓不会这样帮我的,家家都有忙不完的事,谁不知道半夜或节假日照顾小孩是很麻烦的事情啊!

让我欢喜让我忧的职业,真想对你说一句:想说爱你不容易!

我这样的经历也许大多数女警都经历过,不是我们要强,是自己担负的那份责任,无法放下不管。这时候就像打仗,由于警力的严重不足,无法让女警走开。作为一个女警,是不能把自己等同于一个女人的,甚至比一般男人还要刚强,才能去胜任一线艰苦的工作。有时面对尸陈遍野的交通事故现场,看着幸存家属嚎哭的情景,你不能去安慰,只能硬起心肠,收起眼角的泪水,先处理事故现场,把份内应该干的事情干完。不管当事人多痛苦,还是要尽快问笔录,调查事故原因,迅速清理现场,确保交通畅通无阻后,再去做家属的安抚工作。等忙完这些,回到家里,整个人就像散了架,可内心却还在流泪,无法排解生离死别的感伤。

这就是一个普通交通女警的生活……

如今,女儿已经十岁了,从两岁上幼儿园起到现在五年级,她已转了八次学,像个流浪儿一样在五个城市生活过,而且因我怀孕经常坐车颠簸的原因,孩子从一出生坐车就晕车,直到现在,就是让她坐两公里的路她也得吃晕车药。后来找妇产科大夫询问,才知孕妇是不能经常坐车的,何况是山路,对孩子的脑神经不好,因此才会晕车。

听到这样的结论,我很难过,更觉得对不起孩子。也许,这就是这个职业应该承受的代价吧。

从事警察这个职业,不管多辛苦,只要老百姓能理解,你就会觉得这个职业很神圣,能为人民服务,能被人尊重,一切的牺牲,都认为值。可当一些相反的声音指向警察这个团体时,我们每个当警察的都会觉得难受。因为没有哪个警察不想把工作做好,不想让老百姓满意。也许老百姓对警察的期望值太高了,让警察不堪重负,才会出现一些行为失信于民。也许警察帮政府干了太多不该警察干的事情,让老百姓对政府的不满强加到了警察身上,甚至还有深层次的体制问题等多种原因造成的警民关系的困扰,也不应该仅仅由警察来担当。

警察,这个职业,对于我们每个能穿上这身警服的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耀,我们应该为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而骄傲!即使流血牺牲,也无怨无悔!面对袭警、面对谩骂和种种不理解的行为和言语,我想说,警察也是人,他们不是有求必应的神。在法律的范围内去约束我们吧!别动不动就拿警察说事! 

     0211_1.jpg

作者简介:姬鸿霞,笔名江雨,公安部文联会员,上海市作协会员,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民警。出版有作品集《缘起于恶》《城市的表情》《依然很爱》三部。现为上海市公安局《东方剑》杂志编辑。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