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雪飘高原

来源:作者 作者:邓四林

告别高原,许诺一场旷日持久的对视;一边藏匿唐诗宋词,一边回到胸臆。那么,多年前的一声别离,多年后依然这么呼吸——我的世界在下雪,片片雪花都是你——我心中的高原。

自从那个乍暖还寒的初春离开高原,已过去十多个春秋。多少次回忆中,多少个梦境里,甘南这块热土,这片我军旅梦想开始的地方,就像一块强磁场,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牵动着我。在无数个月高星稀的夜晚,令我心驰神往,怀旧感伤;而那雪域高原的一山一水,都令我魂牵梦萦,朝思暮想。

还是一个飘雪的季节,我背起厚厚的行囊,又上甘南,再回高原。这是我与高原冥冥之中的又一次约会,也仿佛是我军旅生涯落叶归根般的一次轮回。

再回高原,不是当年新兵时的夏河,亦不是我离开时的合作,而是在更加遥远的高原之南,在那巍峨的虎头山下、在那滚滚白龙江边。

从兰州南上高速,车轮飞转,穿七道梁、过广河川,越南阳山,跨古河州、过双城门,便进入了土门关;再接连穿过霍尔仓、诺日登奏、曲奥多、隆果冈、黄赛瑞、碌冬、拉果、勒合仓、朗格冈、南木拉、嘎乔纳嘎、菲纳、道杰巴瓦、敖木纳、曲奥、麻当、晒经滩等十多条以藏语命名的隧道,一座座大山、一条条沟壑迎面而来,高原就这样呈现在眼前。当年需要八九个小时走完的路,如今仅仅两个多小时就已到达。

合作北下高速,在支队报到后,继续南行,进入当周草原。高原的雄宏,草原的广阔,便交替着一一尽显。

国道213线像一条玉带,伸向远方。洁净如洗的深蓝色天空,飘浮着一朵朵洁白的云彩;公路两旁是苍茫的大草原,而草原深处,高低不平的大山,轮廊清楚,凹凸有致,棱角分明。远远望去,背阴的一面仍被厚厚的白雪覆盖,而向阳的一面积雪已经融化,山的色调由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黑色的牦牛、白色的山羊,还有那或黑色、或白色的骏马,连同那大小不一的一顶顶帐篷,就那么随意的洒落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沿途不时还能看到手持长鞭的牧人、身穿红色长袍的僧人、肩背行囊的藏族群众,悠闲的行走着,不知来自何方,又要去向何处。冬日的一抹暖阳,洒下一片刺目的光亮,送我的战友习惯性地戴上了墨镜,不是耍酷也不是玩潇洒,而是高原的紫外线太强。尽管时近冬至,草早已发黄,苍茫草原气势仍在、魂魄仍在。一眼望过去,就像一幅山水画,黑白分明,气象万千,错落有致。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山间一条条小溪,结了冰,像一条条洁白的哈达,披挂在大山的胸前,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雪域光芒。

这冬日高原的山水美景,在摄影家的光影结合中、在美术家的画笔临摹下、在诗人的妙笔生华中,如梦如幻,似曾相识,如今就在眼前,是这般真实美丽。继续向南,碌曲、尕秀、尕海、诺尔盖……随着一块块用中文、藏文和英文三种语言文字标注的地名牌映入眼帘,一座座别具特色的高原小城、小镇不断出现在眼前,一切都是那么充满诗意。

公路时而转个大弯,时而伸向远方,时而又缓缓的竖起在眼前。我想,在这荒无人烟的雪域高原,只要有太阳、月亮和星星相伴,只要有大雪如期相约,高原就一定不会寂寞;只要有那成排的电线杆一路相伴,公路也就不会忧伤……

记得虽然季节不同,但情景相似,风光依旧。那一年,我同样背着厚厚的行囊,乘座一辆高原去省城的客车,经过近十个小时的一路颠簸,才到达黄河之滨那个古代被称之为“金城”的地方。又经过多少个春夏秋冬、日出日落的更替,从金昌北路96号到安宁西路84号,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坚守,又留下了我多少如歌青春不懈的努力和追梦的记忆。如今,当年那个年轻的下士,已是青春不再;但不变的是,梦想依然,步履坚定。就这样,时隔多年后,我再一次背起了沉重的行囊,用朝圣般的虔诚,向高原叩拜,回到梦想开始的地方。那首属于高原不老的经典歌谣,仿佛又从遥远的大山深处缓缓飘来:“哦——摇摇滚滚的风;哦——飘飘洒洒的雨;哦——蓝天的儿子,又回到了故乡……”

仰望雪域蓝天,俯瞰高原大地,离别的一幕一幕,又情不自禁的在脑海中闪现:难忘可亲可敬的大校那宽厚的大手拍打在我的肩膀,还有那“多保重自己”饱含深情的语重心长;难忘年轻的中校一路教诲、一路培养;难忘亲爱的中士兄弟潺然落泪,难舍神伤……我会深深的铭记,是你们共同促就了我的进步成长,是你们用点滴的关爱和鼓励,教会我做人的道理,教会我懂得珍惜、迎难而上……

继续前行,洮河、白龙江缓缓的交替、蜿蜒在草原上,雄鹰、秃鹫展翅飞翔在蓝天下,迎风猎猎的五彩经幡,设计精美、巍然矗立的层层白塔,他们是高原的灵魂,是高原生生不息的象征。而眼下,仿佛在用一声又一声的鸣叫、用寒风中的庄严肃立,迎接着远方的客人。

车行高原,欢畅飞驰,在这千里高原,一脚油门就是几十里。有时奔驰数十里,都不会遇到一辆车。在这里,聆听着降央卓玛、乌兰托娅美妙的草原歌曲,穿梭于这广袤无垠的大草原,心情也一定会瞬间愉悦美好起来!

继续向南,路开始下滑,一直下到沟底。道路上,积雪未消,路面湿滑,车速减缓。不时能看到吃饱肚皮的松鼠、山鹿,他们迈着谨慎而悠闲的步子,玩笑般地、试探性地伸出头、缩回去,又探出头左右观察一番后,敏捷的跳跃着穿过公路,到对面的河边去饮水,给人一种隐者的悠闲与淡然。而纵观这里的一切,无论大雪纷飞,还是春暖花开;不论鸟语花香,还是荒芜苍凉,都以其极为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自己的存在。鹰,不需鼓掌,也在飞翔;小草,没人心疼,也在成长;而那深山的一簌簌山花,没人欣赏,也在静静绽放、昂首芬芳……

一位将军曾经说过:“当兵,是人生一次难忘的经历;而如果能在高原当一次兵,那更是人生一笔宝贵的财富,将会使你终身受益。”我想,将军的话不无道理。我将铭记此言,像雪花一般飘落高原,守候高原。在这里,度过如金子般珍贵而难忘的岁月;在这里,开启我军旅生涯新的征程、新的梦想!

 邓四林荣获第九届“火凤凰杯全国优秀消防科普宣传工作者”称号(小).jpg

邓四林荣获第九届“火凤凰杯全国优秀消防科普宣传工作者”称号

作者简介:邓四林,全国公安文联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第九届甘肃省青联委员。在《文艺报》、《人民公安报》、《中国消防》、《甘肃公安•警察文艺》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20多篇,30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火魂》。现服役于甘肃省公安消防总队甘南藏族自治州支队。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