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我的爸爸妈妈是“隐形战士”

来源:北京铁警 作者: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每天那么忙啊?”

“妈妈是警察,要去保护别人啊。”

“妈妈,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回家?”

“爸爸是医生,要去打病毒大坏蛋,打赢了就回家了。”

在3岁小朋友轩轩的眼里,最近这两个月,爸爸妈妈很忙,忙到没有时间陪自己玩耍,忙到甚至根本没有时间回家。在2020年初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千千万万的“警医家庭”成为了冲锋在最前沿的“战斗群体”,当“警察蓝”遇上“天使白”,虽然岗位不同,但肩负着相同的使命,这其中就包括了轩轩的爸爸妈妈。

“急性子”的内勤

微信图片_20200324133903.jpg

轩轩的妈妈李芳是石家庄铁路公安处石家庄站派出所的内勤民警。疫情阻击战打响后,作为事务内勤的李芳担负起全所民警、辅警、保安近300人的防疫物资保障工作。尽管有上级调拨发放的防疫物资,但石家庄站客流大,民警防疫物资消耗多,李芳还是每天跑遍市内各大药房订购防护用品,想方设法购买口罩、84消毒液、酒精、一次性手套、洗手液等防疫物资。而在防疫物资紧缺的特殊时期,也磨练出李芳雷厉风行的急性子。一天早上,李芳前脚刚踏进单位,就接到药店打来的电话说口罩到货了。由于担心时间一长,口罩留不住,还没进办公室,李芳立刻转头出门,开车跨越半个城区把口罩买了回来。回到单位时已经快中午,这时她才想起来早饭还没吃。这种情形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但她却不觉得累:“现在防疫物资这么紧缺。每次“成功抢到”防疫物资,心里可高兴了!我们的民警又多了一份保障。少吃一顿饭,多走几趟路不算什么!”每天,李芳驾驶私家车反复来往于市内各个药店进行询问订购,只要留了预订信息的药房通知口罩等物资到货,无论什么时间,不管在做什么,李芳都会马上赶过去,生怕晚一会儿就没货了。一来二往,药店的人都认识她。想着民警在一线辛苦,每次拉回防疫物资后,李芳自己装卸车。40多斤一桶的酒精消毒液都是她自己扛,扛不动就抱着搬,就这样一趟趟把防疫物资搬回所里。

与病毒博弈的检验师

微信图片_20200324133907.jpg

李芳的爱人田岳飏是石家庄市第五医院的检验师,疫情发生后,市第五医院被确立为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定点医院,作为一名党员,田岳飏第一时间上交了请战书,被确定为首批核酸检验师。核酸检验师是距离新冠病毒最近的人,工作难度大,十分危险。打开病毒标本管的瞬间稍有不慎就会被感染,不仅如此,整个检验过程危机四伏,任何一个细节的疏忽都有被感染的风险。由于所处环境的特殊性,田岳飏工作期间不能带手机,一套防护装备层层穿上需要将近半小时。为了节省穿脱防护服的时间和避免感染,他常常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从大年三十田岳飏就离开家人奋战在抗疫一线。每日送检标本量大,为了不耽误检验结果,他经常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只能在完成工作以后和家人简短地通个电话报个平安,小两口每天说的最多的就:“你一定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了咱们这个家。”

田岳飏因走的匆忙,没有带什么换洗的衣服,一天的工作下来衣服被汗水浸湿又暖干后又被浸湿,反反复复…李芳得知后第二天一早起来将换洗的衣服送到了医护人员所在的隔离点。俩人虽然近在咫尺但却被一道无形的墙隔开数米,看着许久未见心心念念的爱人却不能抱一下,李芳一阵阵地心酸……“我这挺好的,放心吧,你出门也记得戴口罩回家前记得消毒,这段时间爸妈、儿子和家里就辛苦你了”“知道了,等你回来!”“嗯,快去上班吧。”虽然有无尽的思念,但是简短的对话后两人便奔向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疫情防控的“隐形战士”

由于李芳和爱人没有时间,只把年幼的儿子轩轩托给父母照顾。看着头发已经花白的父母,李芳每次下班以后抢着多干点活,让他们能休息一下。轩轩已经快两个月没见过爸爸了,想爸爸的时候会趴在窗户上朝着爸爸回家的方向喊爸,每晚妈妈回到家里的时候,也会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会问妈妈病毒大坏蛋有没有被打跑。小小年纪的他对于什么是疫情,什么是病毒,完全没有概念,但他知道爸爸妈妈都是“打坏蛋的战士”,是“隐形战士”。李芳因为工作忙,常常回到家孩子已经睡着了。在孩子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他们没能在孩子身边,李芳心里有愧疚也有坚定:这也是我们教育孩子的一种方式。我们希望孩子长大后,在别人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成为保护别人的勇敢的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