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我的警察父亲

来源:茄子河公安 作者: 周歆童

我的警察父亲,周广鹤

——七台河市第一中学 周歆童

微信图片_20200213111608.jpg

微信图片_20200213111601.jpg

我的父亲周广鹤是宏伟派出所的所长,多年一直默默坚守在基层一线的岗位。平时父亲的工作压力很大,一年365天每一天都会用很多时间去处理所里的事情,劳心劳力,没有一天敢松懈。今年这个发生疫情的春节,父亲比平时更加忙碌紧张。

除夕和初一父亲都在单位办公,没有回家。初二那天他回来了,带着一脸倦容,一进门就回床上躺着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又开车回单位,直到晚上10点多才回来。我心中一下子有些不满,不知道我爸爸是怎么想的,过年正是快快乐乐跟家人团聚的时候,平时他工作就算了,过年还着急?在他心中有什么事情还能比陪伴家人更重要?我心里憋着一股子火,突然想起这两天待在家里一直盼着他回来的母亲,作为妻子的她心里又是什么感受呢?想到这里我觉得爸爸太自私了,就压着火气地问我爸到底有什么忙的,为啥不能放放工作来陪陪我和妈妈,为啥就不能过年好好休息休息。我爸他看着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犹豫了一下,说: “儿子,我真挺对不起你和你妈的,过年都没法陪陪你们俩”。我感到他在敷衍我,便生气地说“你怎么不回来,能有啥重要的事比我和我妈更重要啊!”

说完,我突然发现短短两天没见,他的胡子变长了,应该是最近没理发,头发有点杂乱,黑色中似乎多了几丝刺眼的白色,就连他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多了不少,眼睛也充了血,有些浑浊。

他缓缓抬起头,对我说:“我怎么不想陪你们呢?可是没办法,最近疫情蔓延,即使我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但作为一名警察我必须站在第一线。我这两天在排查辖区所有的文娱场所,防止聚集,还得引导那些村封村,还得排查宏伟现在所有外地人和疑似接触病例,我们刚排查完的那个人光是找他就找了一下午。过两天要对卡点堵截,全天对入城的车排查。”我一下子有些懊悔。作为儿子,我很心疼他。我问他:“国家都说不让多跟人接触,你天天接触那么多人,就不怕传染么?不能让别人替你干么?”他看着我,眼神一下透出了些执着,坚定地对我说:“儿子,我没啥好怕的,这是我的责任,我身上的警服告诉我,我必须这么做,不是咱们的“小家”不重要 ,是“大家”更重要,希望你能和你妈说说,希望你俩能理解理解我。”

我这时才明白,其实不是父亲自私,而是我。我一下子有些哽咽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想说话却说不出来。我忽然想起我一直喜欢的一句话:“你该拿什么定义你的人生,是财富么?是名誉么?不,是你对他人承担的责任。”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这样的画面:寒冷的除夕夜晚,在其他家庭正围着桌子谈笑吃年夜饭的时候,我的父亲正带着几位警员和几沓文件,在夜空如星光熠熠的烟花下,开着车在万家灯火中穿梭,逆着人群的方向行走,即便眼前是满眼的风雪,他们也选择奔赴最前线。

后来我爸一直工作到初七才回家。这一次我对父亲没有埋怨,只有信任。我明白了,疫情其实不可怕,因为在我们身边,是无数像爸爸一样的“逆行者”们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撑起了万家团圆,灯火通明。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