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人间是个修罗场

来源: 作者:牛爱菊

 

13:15,派出所值班大厅。

“我儿子拿着刀把自个儿锁屋里要自杀,警察同志,你们快来,你们快来呀!”

“阿姨,您先别急,说清楚,您儿子多大岁数?您的具体位置?”

“37,他37了,我家住在二街89号7号楼306,你们快点儿,快点儿啊!”

“好的,警察马上到!”

“5601,5601,二街89号7号楼306,赵女士报警,儿子与其吵架,拿刀要自杀,请立即前往,到现场报A01和B15,是否听清?”

“收到!”

13:21,二街89号7号楼306。

“派出所的,请开门!”

房门打开,一名60岁左右的精干阿姨拿着手机站在门后。卷发,体态较瘦,面容焦急。

“什么情况?”

“我儿子跟我吵架,就说不想活了,从厨房拿了水果刀,钻他屋里把门给锁上,我怎么叫都不开!”

女士掉转头,使劲拍卧室门。

“儿子,儿子,你快开门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您错了?您怎么会错?从小到大,都是我错,您啥时候错过呀?您哪天给过我个好脸色啊?您是不是特后悔生了我呀?还跟佳佳说,爸爸跟爷爷一个德性,又胖又懒,我闺女现在都不爱搭理我了,您是不是特高兴啊?”

女士求助的眼神看向我们。

“小伙子,我们是警察,先把门打开好不好?”赵哥将一贯粗犷的嗓门儿调成温软强调儿。

“是呀,先把门打开,有啥想不开的跟我们聊聊,说开了就好了呢?”我这个女汉子也努力假装温柔。

门呼地一下拉开。

“您说您干嘛呀,还把警察叫来!您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男人胖乎乎的,眼眶红红的,眼泪还在一串串往外冒,一边说话一边抹脸。

“这有啥丢人的,我们警察不就是为老百姓排忧解难的嘛?”从来机关枪一样的赵哥,今天像个慈祥老爹。

“来来来,咱到客厅坐着慢慢聊,这么热的天儿,别跟小屋里憋着。”我借机把他往外面引。

男人从床上拿件T恤套上,跟我们来到客厅。

赵哥把车钥匙给保安,“到楼下等我们。”

电台叫,“5601,5601,现场情况怎么样?需不需要支援?我们已经到楼下了。”

“不用,帮我把车挪开就行,我们上来得急,随便停在路中间儿了。”

......

15:05,二街89号7号楼下。

“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我真没想到,这孩子心里居然对我有这么多怨恨!他从小跟姥姥姥爷长大,跟我难免有隔阂,

我这人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心里挺在意他的,唉,今天可把我吓坏了!

“当妈的没有不疼孩子的,可是究竟该怎么个疼法儿,真得好好学学。”赵哥语重心长。

很多人口口声声说爱,可是他们根本不懂爱。

15:35,枫叶酒店大堂。

“人在哪儿?”

“还在客房。保卫部经理陪着呢。”

“受伤情况?”

“男客人腹部中一刀,女客人没有受伤。”

“叫救护车了吗?”

“打了120。”

“嫌疑人怎么会知道客人的房间号?”

“叮”,电梯门开。

“警官,这,这是我们的疏忽。访客说是男客人的朋友,昨天约好来酒店谈项目的,没想到客人手机一直打不通,前台小妹是今天刚来的实习生,就,就告给了她客人的房间号......”

528客房。

一名中年男客人裸着上身捂着肚子靠床坐在地毯上,手掌下方腹部有哩哩啦啦少许血渍,指缝儿间并无大量血迹渗出。

两名女子,一胖一瘦,正在对骂。

“你小姑娘家家的,要点儿脸行不行?”

“你才不要脸呢!”

“我怎么不要脸了?”

“男人都不要你了,你还死乞白赖地缠着,这叫要脸?”

“你,你,你,......”

略胖的中年女子“你”了半天,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呜呜呜,我,我,我......”

“行了,别哭了,刚才捅刀子的劲儿哪儿去了?”赵哥冷冷地开口。

女人好像刚反应过来,猛地跳起来,扑到男子跟前,“你没事儿吧?我看看?”

男人不耐烦地将她推开,“行了,别跟这儿丢人现眼了!”

正拉扯呢,急救车在楼下呼啸而来。

赵哥一挥手,“小牛,你跟着医生去医院,给事主做个笔录。你们俩,跟我回派出所!”

很多事,以闹剧开场,却以悲剧收场。

18:25,三街5号楼301。

三岁小男孩儿抱着年轻女子的大腿,哭得撕心裂肺,“妈妈,妈妈,不要走,不要走,妈妈,妈妈......”

年轻男子指着女子吼,“把他带走!他昨儿哭了整整5个钟头,我一夜没合眼!”

老太太试图将孩子抱起来,“涛涛,跟奶奶走好不好?奶奶带你去买玩具?”

“不要,不要,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妈妈,妈妈,你不要不要涛涛,涛涛可乖可听话了,妈妈,妈妈......”

我刚问了句,“谁报的警,哪个家庭暴力?”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当了妈妈以后,我真的看不得这样的场面。

“我报的警,他拿门挤我,您看我这脚上......”女人抬起右腿。

“你自个儿把脚挡在那儿,倒赖到我头上,呵!”男人冷哼。

“你们都别吵了!看孩子都哭成啥了!”老太太喊了一嗓子,又弯腰去哄孩子,“涛涛,跟奶奶走,咱去买乐高,你不是一直想要乐高吗?”

小男孩儿还是死命抱着女人大腿,“不要,我不要,我怕妈妈又不见了!”

“离婚协议都签了字,又想反悔!当妈的连亲生孩子都不要,一天到晚好吃懒做,你看你哪点儿配当妈!”

“你在外面搞小三,还有脸说我?!”

“放屁!搞什么小三?你能不能别听风就是雨?我净身出户,穷光蛋一个,哪个小三愿意跟我?”

“我就把孩子给你送过来两天,你就带不了?我今天真的有事儿!”

“结婚7年,你没上过一天班,我养了你7年!离婚协议都签完了你又反悔,我求求你饶了我!”

赵哥拉着男人往客厅,“是个爷们儿,咱就好好解决问题!”

我弯腰给孩子擦眼泪,“宝贝不哭了啊,先跟奶奶去买玩具,等着妈妈来接好不好?”

“不要,我怕妈妈不要我!”孩子头摇得像拨浪鼓。

“警察阿姨跟你保证,妈妈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爸爸跟妈妈吵架,爸爸坏!”

“嗯,让警察叔叔批评爸爸!”

“叔叔的枪呢?你们真的是警察吗?”

“叔叔有枪呢,没有带来。乖孩子,相信我们,好不好?”

“嗯,好,涛涛最乖了。”

孩子清清亮亮的眼睛像两个小小的湖泊。我抹一把眼泪,每个乖孩子的身上,都有不为人知的心酸。

西边的云朵又大又重,锡铁色的,像各种奇形怪状的猛兽,巨大的太阳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好像要离开天空,终于完全被云朵遮住,给奇形怪状的云朵镶了一道金边,整个天空显得奇异诡谲。

众生皆苦。在佛教里,阿修罗是六道中的一道,特别执着于对错的人,死后会投生此道,修罗场即是战场。

人间是个修罗场。我执,是一切痛苦的根源。

6c8a2663d9b20d7bb827e9a097fe2bb.jpg

作者简介:牛爱菊,海淀区双榆树派出所社区民警,爱好写作,常将工作感悟诉诸笔端,在《人民公安报》《派出所工作》《现代世界警察》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代表作《警察日记》。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