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讲述一个刑警的故事

来源: 作者:一只有思想的乌鸦

     刑警在警队里绝对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每一个从警人的最初梦想,大多都会受到影视剧的影响,抓罪犯、与犯罪人生死搏斗、斗智斗勇、当英雄。所以,警队里以前流行一句话:你没干过刑警,算什么警察?

当刑警绝对是很多警察人的梦想。

只是工作分工越来越细,警种越来越多,干什么样的警察都是工作。

只是有的人就有这样的倔劲:当警察就要当刑警!

我就认识一个这样的人——

他叫刘忠宇,现在是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他当年高考时,志愿栏就填了一个学校:辽宁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其他志愿栏全空着。老师问:你落榜怎么办?他答:重考。他的梦想只有一个:当警察,而且当警察就是要干点轰轰烈烈的大事情。

我在一次会议上认识他,人高、眼小、心宽、耳厚,一脸福相。温和时像佛,冷峻时俨然港台片里的黑社会老大,绝对一个胆大、心细、智商高的好刑警。

每一个警察都有自己的故事,尤其是刑警。

那天他给我讲了几个他自己的故事:

有一年的9月27日,他们辖区一处学校外的偏僻草丛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为女性,身高152厘米左右,年龄30岁左右,体态中等偏瘦,尸体面部中度腐败,容貌无法辨识,双上门齿内收,手指甲略长,脚趾涂金色珠光指甲油。颈部佩戴金色项链一条。死者衣衫不整,穿着白色套头薄罩衫、蓝色破洞牛仔裤。

在死者的身上,警方没有找到手机,也没有找到任何一件能够证明其身份的证件。但在尸体上面却散乱覆盖着少量的蒿草和沙子。蒿草是从尸体周围的草丛中薅下来的,沙子是草带出来的。旋即,警方在尸体周边开展了地毯式搜索,两只增高鞋分别在距尸体北侧和东侧20余米处被找到。

通过现场勘查,刘忠宇初步判断,死者为非正常死亡,死亡时间大约半个月。

中国人对命案往往有出奇的好奇心,一方面命案所造成的社会恐慌较大,另一方面命案背后往往都有一个离奇的故事。警方对命案一般也是要求有案必破,中国警方的命案破案率一直排在世界的前列。

侦破无名尸案,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尸源。

警方开始对周边群众进行走访调查,同时,通过微信和张贴协查通报等方式发布悬赏通告。

通过对死者体貌特征的分析,警方利用两天的时间,走访了200多家服务行业,没有线索。随后,将死者涂有指甲油的脚趾进行拍照,走访了160多家美甲中心,依然没有线索……

三天三夜过去了,正当警方为没有线索愁眉不展时,一个电话打破了案件的“瓶颈”。

10月1日,两男一女走进了龙港分局刑侦大队。其中一男子说:“我就是之前打电话的人。我叫李巍(化名),我们家从今年9月14日开始就联系不上我姐姐了。”

李巍的姐姐名叫李丽(化名),今年32岁,身高152厘米。

通过李巍等人对死者体貌特征的辨认,又通过DNA检验进一步比对,警方确认死者就是李丽。

李丽是兴城人,1985年出生,已经成家,遇害前在葫芦岛市内一浴池打工。

通过对李丽生前关系人进行排查发现,9月14日晚上,李丽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后,就杳无音讯了,她的手机也在当天20时之后就关机了。

随后,又调阅李丽打工场所附近监控发现,9月14日20时12分,李丽拿着手机独自从打工地点出来,随后消失在一个小区附近。警方调阅接下来的监控,再也没有发现李丽的身影。

9748c19631f1b99e232e6f9552b3934.jpg 

警方进行了大量的排查,一辆白色轿车渐渐进入了刘忠宇的视线——

9月14日晚,就在李丽消失后的半分钟,这辆白色轿车进入了李丽消失的那个小区,20多分钟后驶出小区。监控还显示,该车内当时仅有一名司机,为男子,身穿黑色T恤。

当晚21时许,还是这辆白色轿车在抛尸现场附近停留了大约半小时,后来该男子再上车时已经上身赤裸。这个变化引起了刘忠宇的怀疑。

刘忠宇说:一般抛尸案的凶犯,往往都有一个规律,都会事后回到抛尸地“回头”看一眼。因为他们担心案发,害怕尸体被人发现。

果不其然,调出抛尸地附近的监控查看:9月20日中午,该男子驾白色轿车又出现在抛尸现场附近,并在现场附近转悠了20多分钟后离开。此后,这辆白色轿车再也没有出现过。

白色轿车出现这几次,车上一直都是一个人。而监控中其他车辆的司机脸都能拍全,只有这辆白色轿车司机的脸拍不全,只能拍到鼻子以下。

刘忠宇和同事做了一个侦查实验,让不同身高的侦查员开同一款车在该监控下驶过,结果表明,司机身高在190厘米以上的时候,在监控中是拍不到眼睛的。也就是说,嫌疑人身高在190厘米以上。

再通过对车辆的调查,发现车主是一位60多岁的姓高的男子,而他的儿子身高是192厘米。

经过几天排查,警方发现了可疑白色轿车的踪影。

通过调取小区监控得知,在李丽失踪当晚,也就是9月14日22时50分,该男子将车停放到这个小区后,赤裸上身走出驾驶室,双手拎着什么东西,向四周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将东西分别扔到了不同的垃圾箱。第二天早上不到8点,该男子手拿毛巾开始擦车,与其他人擦车不同,该男子擦车是有“针对性”的,他打开车门,对车后座以及左后门进行擦拭,同时也清理了后备箱。

经过调查,警方掌握了该男子的身份信息。该男子名叫高威(化名),1987年出生,身高192厘米,无业,曾经在武术学校学过武术,住在这个小区。在此期间,法医鉴定结果已经出来,李丽为他杀。警方认定,高威有重大作案嫌疑,并在高威家附近蹲守,伺机抓捕。

在调取高威所在小区监控时,警方发现,自从9月20日以后,高威就再也没从家里出来,变成“宅男”了。

通过侦查得知,高威要到一家物业公司去应聘保安。为了稳妥起见,刘忠宇假扮成物业公司经理,称要对高威进行面试,准备将高威约出来进行抓捕。

10月13日10时多,高威刚走出自家单元楼外,就被早已守候在附近的民警抓获。被控制住后,刘忠宇表明身份,说让他去协助调查一起案件。高威没有一丝紧张,相反很淡定。

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在度过高度紧张的刑事犯罪阶段后,往往都一边期待不被警方发现,另一方面对警方迟早抓到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们在警方找到的第一时间往往都会如释重负,心里的最后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了。这是刑事犯罪常见的心理现象。

刘忠宇还原了抓捕现场他与犯罪嫌疑人高威的一段对话:

刘忠宇:知道为什么找你吧?

高威:知道。你看,我知道你们是警察,我都没反抗。

刘忠宇:这回一颗心是不是落地了。

高威:嗯。

刘忠宇:那自己说吧。

高威:我把人杀死了。

高威没有反抗,跟着警方来到办案区,详细供述了杀人的整个过程。

经讯问得知,高威和李丽在两年前通过网络相识后,彼此很谈得来,后来就经常见面。近期双方因为经济纠纷协商未果,约定在9月14日晚见面再谈。不料,两人在高威的车后座上话不投机,高威一怒之下将李丽掐死。

见李丽停止呼吸,高威下车将李丽尸体放到车后备箱里,随后驾车寻找抛尸地点。漫无目的转悠了很长时间,高威将李丽尸体丢弃在一处草丛里,为防止被人发现,他还特意在附近薅了一些蒿草和沙子遮挡,又将她的两只鞋分别扔到不同地方。

杀人抛尸后,高威特别害怕,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湿透了,他索性就脱掉上衣光着膀子上车。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高威看到后车座上有李丽的手机,就将手机扔到一个废弃厂房里。回到自家小区后,他又把自己的T恤衫和鞋子扔到垃圾箱。

睡醒一觉后,高威担心会留下什么杀人罪证,第二天上午,他起来又把车内和后备箱擦拭打扫了一遍。作案后,高威特意买了两大箱方便面,一连好几天也不出门。

但任何一个案子,无论你准备的多充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这些蛛丝马迹就是留给刑警抽丝剥茧的线索。一个优秀的刑警,抽丝剥茧的过程就是一个刑警的功夫。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