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中国铁路第一大案解密(十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仲刚

第十五章   送上门的两个情人

1989年9月11日,这个日子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今天早上,赵喜贵和钱振民被押回郑州,刚刚关进号子里。

说实话,我的记性不好,我是不善于记住时间的。因为我刚当警察那会儿,根本不懂煤气中毒。十几岁的我,是信阳火车站派出所当民警。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正是冬天,除了在外面值勤,只要一回到屋里,我就抱着蜂窝煤炉在烤。房子唯一的窗子被关得很严,而且用纸糊住。炉子上也没有安装烟囱。后来,老觉得头痛,老觉得两腿发软,有一天,竟然起不来床了。后来才知道这是煤气中毒,差一点儿没了小命。所以,从那时起,记忆力受到了严重影响。但是,重大事件、重要时间、重要的人我还是不会忘的。

今天上午,阳光很好,隐约有秋高气爽的味道了,加上我心情好,于是感觉什么都好。

我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这是单位处理公车的时候,我花十块钱买的。刚买到手的时候,我就像现在的人拥有一辆宝马一样爱护它。这几年,这辆破旧自行车真起了大作用了。没有它,我怎么当这个两部专案组的前线指挥?走进专案组,见大门口有两个姑娘站在那里。

孟庆志同志告诉我:“王科长,这两个姑娘是找你的。”

我很诧异,这么漂亮的姑娘,找我的?

我怎么不认识她们?我的亲戚朋友里也没有这两个人。我开始打量她们两个。

苗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时尚的服装,一个鸭蛋脸,一个娃娃脸。一看这长相、这皮肤、这身高就是典型的江南美女。

“你就是王科长?听说赵喜贵、钱振民被你们抓起来了,我们想看看他们。”

“你们从哪里来,是他们什么人?”

其实,我已经猜出她们的身份了,问,是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判断。

“我们是他们的朋友,从湖南株洲来。”

我把她俩让进自己的办公室,还给她俩每人倒了一杯水。

我冲着那个面目更清秀、身材更苗条的女孩儿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看了看我,答:“我叫雨雨。”

我明白了,她就是钱振民和杨文清共用的那个小情人赵露,人们都喊她雨雨,有名的湘江美女。

我又冲着那个身材稍微丰满的女孩儿问:“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娃娃脸说:“我叫漆鸿雁。”

我在心里只想笑,漆鸿雁,就是那个鸿雁,赵喜贵钟爱的那个湖南妹子。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个雨雨,一个鸿雁,这几个月来,我让冯杰等三个追捕组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有找到这两个人,没想到今天倒送上门来了。

我冲她俩笑了笑:“来得好!你们俩来得太好了,来了就不用走了。”我的腔调慢悠悠的。

我从办公桌上拿出两张收容审查表,递给在一旁的山东小伙子高波。

两个姑娘几乎同时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

雨雨:“你是说……”

鸿雁惊恐地站起来:“王科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不用走了,就是住下来的意思,就在审查站里住下来。怎么样,这会儿明白了吧?”

两个姑娘的脸顿时变了色。

鸿雁:“王科长,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和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雨雨:“我们……我们只是,只是来看看他们,要是不让看我们现在就走。”

我说:“实话告诉你们,我派人抓了你们几个月了都没有抓到,今天主动送上门来了,你们说还能走吗?”

两个女孩儿一下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对高波说:“给她们两个填个表,收容审查。告诉审查站不要关在一个号子里。”

先说这个鸿雁吧。

她是湖南株洲姑娘,与赵喜贵相识才几个月。

那是1989年阳光明媚的春天,化名白明超的赵喜贵,和化名李伟的钱振民,两个人都是做生意的经理,来自东北。赵喜贵就是白经理,钱振民就是李经理,因为那时候叫总经理的很少,叫经理已经不简单了,就肯定是有钱人了。

白经理和李经理从东北一上火车开始,转战北京、郑州,一路作案得手来到了株洲城,下榻在当时株洲一流的宾馆庆云大厦。

那一天快吃晚饭的时候,株洲道上的两个朋友带来了一位姑娘,二十岁上下,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端庄的脸庞,长得还挺漂亮。

赵喜贵把他们领到春来茶馆,边品茶边聊天。大家就像众星捧月一样对待赵喜贵。赵喜贵侃侃而谈,他的目光不时地瞟向鸿雁。

赵喜贵经历过那么多女人,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说不定还是个处女。只要是处女,赵喜贵就会想办法把她搞到手。

钱振民朝赵喜贵会意地点了点头,意思是这条小鱼应该把她钓上钩。那两个朋友更是故意为赵喜贵和鸿雁撮合。

戴眼镜的朋友对赵喜贵说:“鸿雁是我们株洲一中的校花,到现在连个男朋友还没有谈过呢!”

另一个留小平头的朋友对鸿雁说:“雁雁,白经理不光生意做得大,人还特别好,很讲义气,今后你跟白经理要多联系,他一个人在这儿也没有人照顾。”

赵喜贵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波澜和喜悦之情,优雅地吐着烟圈,朋友这么一说,他把一个烟圈轻轻地吹到鸿雁的面前。赵喜贵刚刚喝过酒,他相信嘴里喷出的烟酒香味,加上诱人的男人味一定会让鸿雁心动。

果然,鸿雁用手挥了挥眼前的烟雾,嗔怪地对赵喜贵一笑:“白经理喜欢喝酒吧?”

赵喜贵拿起茶壶为鸿雁加了一点儿茶水:“喜欢喝点儿,不过喝不多。雁雁会喝酒吧?”

鸿雁羞涩地掩着嘴:“不会喝,只能喝一点点。”

赵喜贵亲切地说:“抽空哥请你喝酒。”

小平头急忙接过话头:“那好啊!我们一起作陪。”

眼镜拍了小平头一下:“你来当电灯泡啊!”

大家都开心地笑起来,只有鸿雁害羞地捂着脸笑。

第一次见面大家聊得很开心,临走时赵喜贵悄悄塞给鸿雁一沓钱,整整一千元。

鸿雁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钱,她很感动,推辞不要,但赵喜贵硬是塞到她的衣兜里,趁势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鸿雁顿觉春情萌动,她轻轻地拍打了一下赵喜贵,冲着他微微一笑,就好像是嗔怪的样子。

赵喜贵拉住鸿雁俯到她耳畔轻声说:“明天中午到河东大饭店919室找我。”

鸿雁轻轻地“嗯”了一声。

河东大饭店是个三星级涉外宾馆,919室是个大套间,冰箱、彩电等一应俱全,设施豪华。

鸿雁今天刻意打扮了一下,更加妩媚动人。她只轻轻敲了一下房门,赵喜贵就把门打开了。

赵喜贵打开门,还没等鸿雁完全走进来,就一把把她拉进屋内,急切地关上了门。鸿雁正要张嘴说话,就被赵喜贵的嘴封上了,他们俩靠在门上就这样热吻起来。鸿雁半推半就,但是没有几分钟就抵挡不住赵喜贵的激情,情不自禁地紧紧抱住赵喜贵,任他抚摸、亲吻……

一切都自然地发生了,鸿雁果然是个处女,鲜血把床单浸红了一片。赵喜贵很感动,下午就领着她去逛株洲市第一百货大楼,为她买了两套名牌衣服,还有高档内衣裤,里里外外换了个新。

这以后,赵喜贵除了夜里上火车作案,其他时间就领着鸿雁出入在庆云大厦、维也纳夜总会、河东海鲜大酒楼、首饰化妆品商场。虽然两人在一起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但感情日益加深,尤其是鸿雁对赵喜贵一往情深,除了和这个相爱的男人在一起,她什么都不想干。她想为赵喜贵生儿育女,她想帮助赵喜贵把生意做得更大,将来在株洲最好、最繁华地段买一套房子,安个温馨的家。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喜贵那么温文尔雅,那么有学识,怎么会是一个贼呢?而且是个大盗呢?她必须去郑州看他,向他问个究竟,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好几天没见他了,她太想他了,她必须在第一时间见到她心爱的人。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来了就不让走了,自己也成了个犯人。

再说雨雨,她可不像鸿雁那么单纯,虽然她只有十八岁,比鸿雁还小两岁,但是她的情场经历却比鸿雁丰富得多。这次她来郑州是专程看望钱振民的,按说她早在两个月前就应该来郑州铁路审查站,因为这里关押着她的第一个情人杨文清,是她献出贞操的那一位,但是她却没有来。从现在开始,她和她的两个男人将在同一处关押,他们过去上演了一场热恋,而这里即将开始的是他们(还有即将在这里关押的钱振民的老婆)更加精彩的情场故事。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