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中国铁路第一大案解密(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仲刚

第八章   兵发白城

白城,位于吉林省境内白阿、长白铁路与乔平铁路交叉点上,交通便利。北上,可达滨洲,接滨绥铁路小干线;南下,可进关与京广铁路大干线贯通,素有“小枢纽”之称。便利的交通条件,使流窜犯罪分子在此地形成了一个专“吃”铁路的自然生物圈。

白城,自1988年以来,就有两股流窜团伙在这儿集结。他们出白城,闯关内,兴风作浪,在旅客列车上肆意劫掠,大案、重案不断,是铁路上黑色旋风的主要风源。

确定以白城为东北战场的主攻方向后,我一直在考虑第二次出击东北由谁带队。我想到了五十二岁的老侦查员臧自恒。

1958年参加公安工作的臧自恒,从20世纪60年代干刑警到参加专案组已整整三十年,当时是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科副科级侦查员,五十开外的人啦,可身板相当硬朗,满头银丝记载了他峥嵘的岁月,国字脸庞,浓眉,双目炯炯,一看便知是一位性格直爽,快人快语的老头。

臧自恒非常健谈,朗朗的话中透着一股冲天的正气,给人以豪迈、坦荡的印象,令人产生“苏豪气以烁,举世徒惊骏”之感。他谈话时特别富有表情,双眉上扬下抑,让人联想到他丰富的社会阅历和传奇的刑警生涯,讲述一件事情时,那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时而做着不同的手势,以加强人们对他讲述的注意。他富有感染力的讲述总能把每一个听他说话的人带入那惊心动魄,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战场……

“老臧,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我没有马上说明意图。

臧自恒直视小自己十几岁的指挥员,毫不掩饰地问:“让我去东北?”

我肯定地点点头:“我想了,你出马,东北的阵脚也就压住了,别的人没有你这样的条件。你和东北那边比较熟悉,处理一些急事有经验。另外,你年纪大一些,就坐镇指挥吧!跑腿抓人的事让他们去干。怎么样?”

臧自恒的眉毛一扬:“中啊,就这样,我去!啥时候走?”

“越快越好吧,上海那边已经打响了,你去了以后,一定要全力找到‘3·20’案件的线索。”

“中!”

“5·10”专案组赴东北第二批追捕组,在年过半百的老侦查员臧自恒的率领下,由八名侦查员组成迅速赶往白城。

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白城铁路公安段段长张广财、刑警队队长尹书山和白城地区公安处对两部追捕组的到来十分重视。白城地区公安处主管刑侦的副处长龚成祥及刑警大队大队长于哲亲自坐镇协助指挥。

“5·10”郑州专案组东北追捕组的临时指挥部,就设在白城铁路公安段,上述各位领导和追捕组组长共同组成临时指挥部。

要人派人,要车给车。

按照当地铁路和地方公安机关几位领导掌握的情况,他们认为这些犯罪分子都非常狡猾,无论是当地公安机关出面还是追捕组出面,搞不好都会惊动追捕对象。因此绝不能贸然行动,决定由地区公安处和白城公安段先在当地抓一个“舌头”,作为临时眼线,深入敌后摸清情况。

当天,地区公安处就抓了一个“舌头”,经过谈话,“舌头”答应深入到追捕对象王天生的居住地去摸情况。

7月11日,“舌头”报告说追捕对象王天生此刻正与十来个当地流窜犯在拐弯街口的一个台球厅打台球。

这是一个重要的情报,侦查员们听到消息后十分兴奋,要求立即前往抓捕。臧自恒则看了看商俊奎说:“小商呀,我看,光凭咱们几个去抓恐怕不行。”

商俊奎表示赞同,他连连点头:“是呀,我也是这么想的,白城这个地方流窜犯比较集中,台球厅这个地方人员又比较复杂,除了几个犯罪分子在消遣外,还聚集了一些流氓地痞,我们才七八个人,要去抓他们十来个人,恐怕会出问题。”

老臧说:“我的意见,咱们立即向白城地区公安处领导汇报,请他们派警力配合。”老臧拍了一下商俊奎厚实的肩膀。

“行。就这样,你在家坐镇,我们几个去收拾他们。”商俊奎穿好衣服。

臧自恒拿起电话,立即联系白城地区公安处。龚成祥副处长十分重视,立即派白城公安处刑警大队于哲大队长率数十名武装警察控制了台球厅附近。

几分钟后商俊奎带领的追捕组也到了拐弯街台球厅附近。

商俊奎和于哲大队长紧急商量了行动方案,把追捕组和地区武装警力交叉使用,把好街口和台球厅门口。兵力布置到位后,商俊奎和于哲大队长带领侦查人员冲进台球厅,一举捕获了王天生等六个“5·10”专案追捕对象。台球厅里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于哲大队长和商俊奎等人端着手枪已经制伏了王天生等人。围观的人群看到端着枪的便衣警察那么威风,个个像神兵天将,谁也不敢上前。商俊奎他们迅速把王天生、葛景奇、汤建权等六犯押上警车,并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拐弯街。

第二天“舌头”再次报告,另一个追捕对象曹猴子正在一个饭馆里吃饭,商俊奎带领几名侦查员迅速赶到,抓获了重要案犯曹猴子。

小小的白城,一小子炸窝了,道上都在传说公安部来了追捕组,无论是南下作案的流窜犯还是当地的流氓、惯偷都如惊弓之鸟,纷纷逃离白城。

臧自恒立即通过白城铁路公安处的电话向我汇报,我对东北追捕组连打两个胜仗,抓获七名追捕对象的战绩表示祝贺,对全体同志机智勇敢的表现提出表扬,要求追捕组就地对王天生、曹猴子、葛景奇、汤建权等人进行突击审讯。

“5·10”专案组第二次击赴东北抓捕组连战连捷,两次抓捕行动都很成功。但是,连续几天对王天生等六名案犯的审查却不够理想。这些东北南下流窜作案的惯犯,他们只相信“坦白不会从宽,抗拒不会从严”,宁可把牢底坐穿也绝不老实交代,最后公安机关没有证据,只能把他们放掉。

而曹猴子却是个例外,对他的审查取得了意外的效果。

白城铁路公安段一间办公室里。

对曹猴子的审查正在进行,臧自恒、商俊奎与曹猴子相对而坐,白城铁路公安段段长张广财、刑警队长尹书山也参加了审讯。

臧自恒:“曹猴子,从一抓到你,你的表态就很好,说一定配合公安机关工作。现在我问你,对你的问题,你打算怎么交代?”

曹猴子:“我的态度是真诚的,我一点儿也不会隐瞒,像你们经常说的一句话‘竹筒倒豆子,一个不留’。”

臧自恒:“我们认为,你初步交代自1988年以来在京广线各次列车上作大案五起,总价值两万多元。这只是你这么多年来作案的冰山一角,但是我们认为你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曹猴子面有难色,带着哭腔:“领导,我把作的几起大案都和你说了,有一些小案子谁还会记得呢?你咋能说是冰山一角呢?”

商俊奎接上话:“猴子,在白城你可算是大哥大了,交代这么一点儿问题你过不了关。你们老到一点的都知道,作案价值绝不能超过三万元,超过三万元就得杀头。所以,你不愿意再多说,我说得对不对?”

曹猴子朝老臧伸了伸手:“领导,我能不能抽支烟?”

老臧抽出一支烟,商俊奎接过一支烟,曹猴子接过烟猛吸几口,恨不得连烟卷都吞进去。突然曹猴子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声接一声,怎么也止不住。

臧自恒带头掐灭了烟,几位侦查员都掐灭了烟,把前后门窗都开得更大。但是曹猴子还在剧烈咳嗽,而且气管里都能拉起风箱来。

商俊奎站起身为他捶后背,臧自恒端起一杯水递给他,曹猴子很痛苦地摆摆手:“我这是老毛病,支气管炎已经发展成肺气肿,一会儿就会好些。”

臧自恒:“就你这个身体,进去不了几个月就该奔地狱了。”

这时曹猴子的咳嗽好了一些,但是他说话还是拉着风箱喘着粗气:“您说的确实是,那些年哈局那些领导就是这样感动了我,我才心甘情愿给他们工作了好多年。”

臧自恒急忙追问:“给哈局工作好多年是怎么回事?”

曹猴子:“1985年的时候,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分局刑警队有一次在车上抓住我,正好是个冬天,我的肺气肿犯了,很厉害。他们不光没关我,还给我买药。从那以后,我就成了他们的线人,在齐分局管内的站上和车上活动。大大小小给他们反映了十几条线索,破了一批案件。后来,我在道上的名声就臭了。于是,我就南下了。”

臧自恒:“既然你跟公安机关是老朋友了,我们也不会为难你,希望你配合好。”

利用休息的间隙,臧自恒让白城公安段的张广财段长与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分局刑警队联系,证实曹猴子确实为该刑警队工作了几年,履行过正规的审批手续,表现也不错。

对曹猴子的审查继续。

曹猴子表示:“我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啦,又一身病,而且我在河南许昌又成了家,有老婆、有孩子。我很珍惜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自己也明白肯定是死路一条。如果你们相信我,就把我放出去。”

曹猴子态度很诚恳地继续说:“你们想要谁,我就帮你们抓谁。”

臧自恒、商俊奎两个人一起向我电话请示,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认为曹猴子确实有为我们所用的可能。但是,曹犯罪行严重,能不能物建为线人,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况且,我也没有接触过曹猴子本人,对曹的情况心里没底。这可不像物建胖妞作为线人那么简单。我让他们把曹猴子、王天生等七犯立即押回郑州。

7月16日,东北追捕组臧自恒、商俊奎等奉命将曹猴子等七犯押回郑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