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中国铁路第一大案解密(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仲刚

标题图.jpg

引子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个发生在二十八年前的中国铁路第一大案,曾令那个时代坐火车旅行的亿万人心惊肉跳,闻之色变。

1989年前后,全国范围内的各个铁路区段治安秩序混乱,成群结伙的流窜犯罪分子特别是东北流窜犯罪团伙在旅客列车上、各较大火车站大肆盗窃、抢劫旅客钱财,伤害旅客,甚至公然绑架公安民警、抢夺枪支、洗劫旅客列车,严重危及旅客生命财产和铁路运输安全,已引发群众巨大公愤。

《人民日报》在1989年4月28日发表评论员文章《严厉打击危害铁路的犯罪分子》。文章指出:“一个时期以来,一些歹徒不仅在列车上进行盗窃抢劫,而且哄抢铁路运输物资,破坏铁路设施,使旅客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也使国家财产受到严重损失。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不法之徒践踏法律,大胆妄为,伺机作案,一些人把所谓‘吃’铁路当成了发财、谋生的途径;另一方面也与执法部门和有关人员对这些不法之徒打击不力、制裁不严有关。事实证明,任何对国家财产和人身安全的骚扰破坏行为,都是违法的、不得人心的。我们应该坚信这样一条真理:在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里,只能是犯罪分子怕人民,不应该是人民怕犯罪分子。因此各种破坏势力,不管它们多么猖獗,只要严惩不贷,就会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铁路治安的严峻形势引起举国关注。

为此,公安部、铁道部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精神,于1989年5月10日联合成立“5·10”大型综合专案组,开始了在全国范围内的专门打击东北流窜犯罪团伙的雷霆行动。

来自全国七个铁路公安局的公安民警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战,踏冰卧雪、马不停蹄地征战在全国二十多个省、直辖市、自治区,摧毁了一批东北流窜犯罪团伙,捕获了七十余名长期在铁路上为非作歹的重犯,摧毁了以江洋大盗赵喜贵、亡命车匪吴殿涛为首的“南下铁道袭击队”,破获了一百一十二起重大、特大盗窃、抢劫案件,其中十七名案犯被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这次行动之后,人民群众坐火车终于有了安全感,社会主义的法治尊严得以维护。一时间,“5·10”专案、铁道袭击队覆灭的新闻和故事成为全国舆论关注的焦点。

二十八年了,历史的长河已经冲淡甚至“格式化”了人们的记忆,火车经过几次大提速,已经跨进了美好的高铁时代。现在,人们坐火车再也不用提心吊胆、把钱缝在裤裆里了,而是坐在舒适的带有恒温设备的车厢里享受着现代文明。

我从领导职务上隐退后,群众出版社《啄木鸟》杂志多次催我,说他们最近应广大读者的要求,准备推出一个“大案回眸”栏目,铁路的“5·10”专案和河南开封的“9·18”大案是他们的首选。

我怎么推辞都未能推掉,于是不得不去翻阅那些尘封的档案,不得不拿起笔来回答以下问题:

第一个问题:中国自有铁路那天起流窜犯就应运而生,而且这支队伍越来越发展壮大。新中国成立后,铁路警察的首要任务就是同流窜犯打交道。然而,用铁路警察自己的话说,流窜犯却越打越多。原因是铁路是流动的城市,战机稍纵即逝,流窜犯本来就不好抓,再加上混迹于铁路的他们又太狡猾,有一整套对付铁路警察的手段,多数被抓也拒不认罪。据说,到20世纪90年代铁路上的流窜犯已达数十万人。长期以来,打击流窜犯只能抓了放,放了抓,所以流窜犯越来越多。那么这次的打击行动为什么战果如此辉煌,令全国震惊呢?

第二个问题:像“5·10”这样的专案组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也成立过很多次,许多专案组却效果甚微,那么“5·10”专案组到底采取了什么方法,不仅抓得多、打得狠,而且打得准呢?到底是什么原因给予流窜犯毁灭性的打击,最终让流窜犯溃不成军、闻风丧胆?

第三个问题:像“5·10”专案组这样的松散型、临时性的队伍,侦查员的地域、年龄、阅历、水平、性格各不相同,这么难带的一支队伍,为什么大家能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呢?

第四个问题:“南下铁道袭击队”大多是一些流窜惯犯、江洋大盗、亡命车匪,很难对付,他们宁可把牢底坐穿也拒不招供,“5·10”专案组是用了什么样的办法令他们缴械投降、认罪服法的呢?

第五个问题:现在重新回过头来审视这个案件,有什么经验和教训,对改革发展的新时期又有什么启示?

第六个问题:当年“5·10”专案组的功臣们今在何处?专案的巨大成功给他们的职业人生带来了什么改变?他们当下生活得怎么样?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