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奸情往往是命案的导火索

来源:微信公众号(有故事的牛魔王) 作者:牛爱菊

早晨带辅警和流管员下社区,流管员指着人行便道低呼:“牛警官,你看,还有呢!”

我低头一看,便道上一大片隐约的暗红色印迹,有点儿像油漆,但又不是,难道是?

我慢慢往前走,印迹变成点点滴滴,绵延了五十米开外。

我已猜到大概,“出啥事儿了?”

流管员瞪大眼睛看着我,“您还不知道?听说昨儿夜里这条街上出人命了!”

我摇摇头,“别一惊一乍的。”

中午从社区回到所里,我弄清楚了原委。

半夜11点,派出所接到辖区群众报警电话:“不好啦!有人在我店门口行凶!”

接警员一个激灵,“什么情况?你说清楚!”

“我是二街如意烟酒店的老板,一个男的躺在地上,一个女的跪在地上,地上都是血,另一个男的捂着腰往三街的方向走了!”

“好的,民警马上到!”接警员挂上电话,立即上报值班领导。

几分钟后,一男一女,垂着头,坐在派出所讯问室。男的手上没有了刀,多了一副明晃晃的玫瑰金手镯。

隔壁的询问室,是报警人。“当时我正犯困呢,迷迷糊糊的,就听到烟酒店外面有女人的尖叫,别捅了,别捅了,会出人命的!

我就顺着声音的方向往外看,在离我10米远的地方,我看到有三个人,俩男的,一个女的,其中一个男的已经躺地上了。

我就往那边走,想弄清楚啥情况,这时那个女的抱着另一个男的腿,说,你放了他吧!这个男的说,我今儿非捅死他不可!

然后躺地上那个男的就晃晃悠悠站起来了,捂着腰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往三街的方向走了。我就报警了!

讯问室一。女人低垂脑袋,木然呆坐。

“你跟捅人的男子什么关系?”

“夫妻关系。”

“你跟被捅的男子什么关系?”

“同事关系。”

“除了同事关系,还有别的关系吗?”

“情......情人关系。”

讯问室二。男人昂着头,梗着脖子,仿佛还沉浸在剧情中。

“人是你捅的吗?”

“是。”

“你为什么要拿刀捅他?”

“他自找的。”

“好好说!”

“他勾搭我老婆!”

“案发经过详细说说。”

“他们的奸情我早有察觉,今天我趁他们下班的时候,跟过来,果然,他俩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地走出来。我跟了一路,这对狗男女都没发现!我就掏出刀,朝那个奸夫捅了过去,给他点儿颜色看看!”

“刀是事先准备好的?”

“是。”

“一共捅了几刀?”

“两三刀吧,记不清了。”

“都捅哪儿了?”

“胸?还有腰?当时气懵了,乱捅一气。”

“刀刃儿呢?怎么手里只有刀柄?”

“捅坏了吧,不知道。”

“你想致他于死地吗?”

“没有,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勾搭别人老婆!”

婚外情不是那么好玩的,它需要你和你的玩伴有足够强大的心脏,足够狡黠的智慧,足够稳定的情绪,它还要求你们双方的配偶,都得有足够强大的心脏,和足够稳定的情绪,以及,足够理性的头脑。

不管是缺少以上任何一项,婚外情这个好玩的游戏,都将是一场灾难,它可能会给置身其中的每个人,造成地震海啸般的伤害,有时甚至是致命的。

中国有句老话儿叫:赌近盗,奸近杀。色是斩身刀,贪财迷,好色毒,因为“好”,所以迷,所以想占有,所以生毒计。不仅利能令智昏,欲亦能令智昏,我听过男警察和女辅警合伙谋杀男警察的老婆的故事,而这个被谋害的老婆,还是个女警察。

“三者”中的“第二者”,比如被戴绿帽的武大郎,男权社会的传统话术都不允许他做缩头乌龟,所谓“杀父之仇须当报,夺妻之恨最难容”,于是,“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的剧情一再上演。

所以俗话说,十命九奸。

世人的一切烦恼痛苦,皆出自“贪嗔痴”三字,人一辈子在万丈红尘中打滚,爱欲情仇是戒不掉的“贪嗔痴”。兰陵笑笑生在《金瓶梅》里说:这“财色”二字,从来只没有看得破的。罗袜一弯,金莲三寸,是砌坟时破土的锹锄;枕上绸缪,被中恩爱,是五殿下油锅中生活。

只是,道理谁都明白,可一旦搁自个儿身上,却个个都是那扑火的飞蛾。欲海无边,何处是岸,世间种种,并非一声棒喝便可顿悟,并非以泪洗面便可自渡。

你,我,他,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梦中人。

 

牛爱菊.jpg

作者简介:牛爱菊,供职于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曾在《人民公安报》、《派出所工作》、《现代世界警察》等报刊上发表过数十篇文章,专著《警察日记》即将由北大出版社出版。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