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警察媳妇

来源:网投 作者:王志鹏

“还有啥可说的?”听着媳妇儿挂掉电话,张云辉悻悻地站在治安支队的大院里不知所措。大过年的,这是撒的哪门子气?直到收起手机,张云辉好像才明白,朝值班室走去。

张云辉是洛阳铁路公安处治安支队的内勤民警。2019年的春节,缺少一场大雪的润色,没了往常的寒冷,但他却没有感到暖和。

“年三十儿值班,为啥不能让本地人来?”张云辉站在领导的办公室门口,快速酝酿着要说的话。这是他在内勤岗位上锻炼出来的本领,遇到要处理的情况他总能迅速运转大脑,打好腹稿,给领导一个满意的建议。但这次,他总感觉一股气堵在胸口,不知道该如何跟领导说调班的事情。

“老公,我都发烧38度多了,你能不能回家看看我!”“你该夸夸我了,我今天把漏水的管道给修好了。”“张云辉,你能不能跟领导说说调个班?”媳妇儿是一个让他张云辉招架不住的人,电话里总给他抛一些棘手的问题。想想有些事情还好是在电话里说,如果两个人面对面会不会不知所措呢?但反过来再想想,如果俩人天天在一块,就没有那么多事儿了!

张云辉和媳妇苟喜艳相识于警校。为了在一起,他们走过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恋爱旅程。苟喜艳长得漂亮,学习又好,每次考试都拿国家奖学金。可张云辉却平平淡淡,学习成绩不温不火,但就是对苟喜艳情有独钟。上课占座位、下课买零食,一年多时间,张云辉用自己纯真的爱获得了苟喜艳的芳心。

大二时,张云辉从信阳老家返校,在郑州的公交车上,由于不小心,五千多元现金被人掏走。五千多元,相当于家里半年的收入,这可怎么办?为了不让家人操心,张云辉没有告诉他们。半年多的时间里,是苟喜艳拿出自己的生活费供两个人花销,省吃俭用,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一个女孩子为爱情这样付出,让张云辉无数次在心里发誓:“以后无论如何,只对你好!”

命运总是爱捉弄人。2011年,张云辉和苟喜艳警校毕业后,参加同一批招警考试。张云辉放弃了回信阳老家的机会,来到苟喜艳家居住的古都洛阳。但苟喜艳却阴差阳错考试失利,与洛阳失之交臂,最后考到了开封市公安局。

凌晨四点的火车站,张云辉走了无数遍。从洛阳到开封,再从开封到洛阳,每周末休息,张云辉要么在开封,要么就在回开封的路上。为了能多陪媳妇儿,又不耽误早上八点上班,张云辉要赶上周一凌晨的火车,经过三个小时到洛阳。

“谁人定我去或留,定我心中的宇宙,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手……”这是张云辉最喜欢的一首歌《不再犹豫》里的歌词。在张云辉心底,苟喜艳就是他的“宇宙”。

“老公,今年过年咱们回我老家吧,我爸妈想咱们呢……”刚过小年,苟喜艳就在电话里和张云辉商量在哪儿过年的问题。张云辉想,虽然自己在洛阳上班,离媳妇儿老家宜阳也不远,但确实好几年没有陪她回宜阳过年了。刚要答应,张云辉突然想起了过年值班的事。他犹豫了:前年领导照顾我,让同事值的年夜班;去年年三十儿,本地的同事私下里主动和自己调换,让我回家过年!

张云辉没有判断错误,领导在布置值班表的时候,明明白白地把自己派到了年三十儿。这下张云辉为难了,一边是对媳妇儿的愧疚,一边是对领导的难以启齿。站了许久,张云辉还是从领导门前走开了。

寒风吹过,张云辉打了一个寒颤。晚说不如早说,张云辉已经准备了一大堆哄媳妇的话。站在院中,他慢慢拨打了媳妇儿的电话。

电话里,苟喜艳显得有些忙碌:“行了,我知道了,领导安排你年三十值班儿肯定是统筹考虑的,你不值别人也得值啊!”

“可是,你不是说咱回你娘家过年嘛?”苟喜艳的话让张云辉不可思议。

“咱干的是服务人民的工作,你还记得咱刚到警校老师上的第一节课是啥吗?我跟别人调班了,也年三十儿值班,倒休再回家。”苟喜艳挂掉了电话。

收起手机,张云辉笑了,心里默念了一句:“咱这警察媳妇就是不一样!给力!”大步流星朝值班室走去。

 

作者简介:王志鹏,供职于洛阳铁路公安处。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