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爱喝葡萄糖的副所长赵朝刚

来源:人民公安报·剑兰周刊 作者:胡杰

微信图片_20190125153848.jpg

赵朝刚(右)与同事研究案情

 

人物简介:

赵朝刚,男,中共党员,1980年1月出生,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大明宫派出所副所长,曾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

 

  当

赵朝刚别看官儿不大,工作上事儿可不少,而且哪件事儿都耽误不得。头一天熬了夜,第二天常常还得接着干,这时候就需要快速补充能量。为此,赵朝刚在办公室里,常备着几瓶葡萄糖。有时候顾不上吃饭,他也会咕嘟喝上几大口。

这不,事情说来就来了。

这是个小伙子。由于情感纠葛,大冬天爬上了33层楼顶,随时准备给自己的人生画上句号。救援人员跟他谈了快两个小时,没戏。赵朝刚赶到现场,换上物业人员的工作服,让消防员把一根保险绳系在自己的腰间,趁着渐浓的夜色,慢慢向小伙子靠近。

一年前,也是因为情感受挫,一个姑娘就是从16层的家中跳下来,生生摔死在赵朝刚的眼前。那天,救援的条件很不理想。她把家里的防盗门紧锁上,一个人在飘窗外坐了很长时间。民警尝试着种种救援方案,赵朝刚一直通过手机在劝说她。可聊得挺好的,她怎么就突然跳下来了呢?后来,法医尸检发现,她喝了不少酒。天又冷,在外面待的时间太长,她体力消耗很大。也许就是一股冷风袭来,让她打了个寒战,就从楼上掉了下来。

这回,同样是冬天,小伙子体力消耗同样会非常大。赵朝刚觉得,不能再这么跟他耗下去了。

小伙子站的地方,是在楼顶屋檐的下方一点。赵朝刚站到屋檐边,必须猫下腰,探出去半截身子,才可能抱住他。而那小伙子,比他高、比他壮。

有同事给他打掩护,他悄悄地靠近目标,一把将小伙子抱住,两人一起摔倒在楼顶上。当然,这回人得救了。

这两年,赵朝刚已经亲手救下了三个人。

39岁的赵朝刚是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大明宫派出所主管刑侦的副所长。大明宫派出所地处繁华地带,发案数占分局的三分之一。破案要是不给力,这个老牌的全国先进派出所会让同行笑掉大牙的。作为兵头将尾的赵朝刚知道,手下这帮弟兄不光听他怎么说,更在意他怎么做。

就说从33层楼顶救人那次吧,有谁知道他有严重的恐高症呢?带女儿上华山,坐缆车上西峰,十分钟的时间,他眼睛闭得紧紧的,一眼也不敢看缆车外的秀丽风光。

 

   向

刑警破案,抓住时机很关键。时过境迁,想获取的证据很可能就不复存在;想抓的嫌疑人可能亡命天涯。但是,和时机相比,侦查方向更为重要。方向错了,只会越走越远。就算迷途知返,耽误的还是破案时机。

作为刑侦副所长,赵朝刚常常要在侦查方向上为民警把关。可是,有的案子偏偏就像雾里看花一般。比如,不久前发生的这起诈骗案。

老牛突然得了脑梗,在病床上借助纸笔,把一桩隐私交代给了老伴以及自己的姐姐。原来,这些年,老牛不知是参与赌博还是倒腾生意,通过一个姓冯的人借了一家网络放贷平台几十万元债。临近退休,老牛不想惹麻烦。姐姐经济条件好,又心疼老牛,老牛就把大部分债务分给了姐姐;剩下的10万元债,他交待老伴儿替他去还。

月底,老牛在病床上接到了那家网上贷款公司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催他还钱。人家说得清楚,老牛分给姐姐那部分债务,已经还清了;但是,另外10万元没有收到。可是,老牛的老伴明明把钱给人家打去了呀。

在派出所,民警询问了老牛的老伴,认真做了笔录,并在案件受理单上填了“电信诈骗”,拿来让赵朝刚签字。赵朝刚却要求民警作为普通诈骗案件展开调查。

首先,查骗子的那张银行卡。卡上的10万元钱,已经在五天内被取光。监控显示,取款人是同一男子。9月份,天气还热。此人虽然穿着短袖衬衣,但口罩、帽子、墨镜外加手套,全副武装。反复研究那五段嫌疑人取款的视频,赵朝刚他们发现两点线索:其一,嫌疑人露在外面的一段小臂上,有一颗明显的痣;其二,有一回,嫌疑人取钱之后,打过一个电话。嫌疑人用的是苹果手机,拨打电话之前,他有一个输入开机密码的动作。赵朝刚让民警找来一部苹果手机,反复比对演练,获取了嫌疑人手机的开机密码。

再查小冯。小冯开了个帮人贷款的地下中介公司,办公地点在经开区凤城二路一间写字楼里。赵朝刚带人来,堵住了小冯公司的门。赵朝刚一眼就看见,有个矮胖的小伙子胳膊上有一颗黑痣。此人姓孟,民警当场让他输入手机密码。他从桌上抓起的手机,果然是一部苹果手机;他输入的密码,果然是民警已经掌握的那个密码。

按正常逻辑,案子的主谋应该是小冯,小孟是受他指使的马仔。但是,小冯哭丧着脸,显得比窦娥还冤:“老牛姐姐还的那笔钱,有二、三十万呢。我要起歹心,不弄钱多的那一笔,却弄这10万元,我脑子不是进水了吗?”

小孟也嘴硬,什么都不肯承认。赵朝刚让民警就从他的收入、支出查起。这一查,小孟的马脚就没藏住。原来,他家境贫寒,收入也不高,却能大手大脚地给女朋友花钱。最近,他刚还了老板小冯和公司同事的欠债四万多元。那么,他的钱从何而来呢?

小孟还是不交代。举着一张百元钞票,翻来覆去地看,赵朝刚突然咧嘴一乐。每张钞票上,不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管制码吗?储户存入或者取出现金,管制码都有案可查。现在,人抓了,小孟的模样不再神秘。再调监控,就调他取钱之后的视频。一次,晚上11时许,小孟从一家农行的自动柜员机上取了钱,马上打电话叫来了小冯,当场把那一摞钞票还了他。小冯也没有走远,就近存入了与这家农行相邻的一家浙商银行。民警从两家银行调查证实,小孟从受害人汇入10万元的银行卡上取出的两万元现金,正是小冯存进浙商银行的那笔钱。证据都能支持零口供了,小孟只好张开了“金口”。

原来,小冯和小孟年龄相仿,打手机游戏是盟友。一天,小孟用小冯的手机打游戏时,发现了他与老牛的老伴交流的信息。欠了一屁股烂账的小孟灵机一动,就冒充网上贷款公司的人,让老牛的老伴把钱打到了他的银行卡上。这一切,小冯还真不知道。

 

   破

去年10月,名京九合院小区有商户连续丢了两辆电动自行车。调监控,嫌疑人也是同一男子,口罩、头盔,遮挡得严严实实。顺着他逃跑的路线一路追,终于截取了此人不戴头盔的正面像。

这人常来这个小区,找到他并不难。郭小毛,40岁,四川人,对自己有过多次犯罪前科并不讳言。下午2时许,郭小毛被带到派出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仍然什么都不肯交代。

赵朝刚把监控看了一遍又一遍,坚信嫌疑人就是这个郭小毛。赵朝刚也知道,这个在高墙电网下几进几出的人,是在和民警熬时间。这小子知道,熬过24个小时,警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派出所。可是,熬了一夜的民警真的没牌可打了。

不是有监控吗?是有。但是,监控画面是断续的,而不是闭合的。嫌疑人作案时的画面,戴着头盔、口罩;而没有进行伪装的画面,又没有拍到作案现场。而郭小毛呢,别说不承认戴头盔的人是他,连那个不牵扯作案现场的画面,也不承认是自己。

“准备执法记录仪,给他拍一段录像。”当着郭小毛的面,赵朝刚平静地吩咐民警。于是,郭小毛的手铐被打开,按民警的口令,在派出所院子里从南走到北,再从北走到南。“行了。咱把他的行进步态作一下技术比对吧!”赵朝刚又下了道指令。

前年,赵朝刚听过一个公安部专家的讲座。专家关于收集犯罪嫌疑人步态的设想,引起了他的共鸣。这以后,再看监控,赵朝刚就格外留意嫌疑人的步态。他和民警把用执法记录仪录制的视频倒到电脑上,与现场视频两相比较,更觉得郭小毛就是犯罪嫌疑人。

“不急,咱先喝茶!”赵朝刚故意让民警半小时后再去审问。郭小毛不是一直在跟警察玩心理战吗?赵朝刚就陪他再玩一会儿。

“要不要再去看一看你的步态?”再回审讯室,民警已经看出准备再熬几个小时的郭小毛,精神已经趋于崩溃。

“不用了。那个人就是我!”郭小毛长叹一声。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