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春联儿的故事

来源:作者 作者:张益

1.jpg

警校毕业当上警察后,我就在警务室当社区民警,警务室被群众亲切地称作“家门口的派出所”。这下,自幼写毛笔字的爱好发挥了作用,年年春节的时候都给辖区的村子里义务写春联,每到那时大家都其乐融融,村民开玩笑说:“这把警察写的对联贴在门上,比门神管用。”其实,在村里建起警务室后,我经常在群众中宣传安全防范知识,调解矛盾纠纷,还和村干部在村里组织积极分子建起护村巡逻队,辖区几个村好几年都是零发案了。

这不,大年二十九,又被辖区马厂村的王书记叫来写春联了。经常跑村下片儿,和大部分乡党都很熟,大家伙儿也很热心,早就在村中心的警务室门口支好了桌子,裁纸的裁纸,倒墨的倒墨,我提笔就开写了。来写对联的乡亲们天南地北地聊着,浑身都是快过年的喜气,天气虽然冷,气氛格外热闹。

一个穿着墨绿色花袄的年轻妇女一直跟在人群的后面,低头纳闷儿,心事重重的样子。恰好这时有个空当儿,这名妇女像下了决心似的走上前来,伸出手,手心里是个纸团,说:“就写这。”

我打开那个纸团儿,一看,两竖行字写得还很秀气,不太整齐,涂涂改改的,看来费了脑子的。一旁帮忙的小李眼尖,直接大声念了出来:

“忍你受你给你当牛做马日子难熬;恨你怨你不行一拍两散你死我活!”

周围的人哗的一声笑开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我一看,这对联虽然充满怨气,但还编得挺像那么一回事儿。要把这样的对联“昭彰”在自家门上过年,可是有多大的闷气呀。        

我边裁纸边和她唠了起来。

“这是你自己写的?”

“是。”

“写得挺好的。上过中学?”

她有点儿害羞地点了点头。

“和男人闹矛盾?”

“不说了,让你写你就写嘛!”

“这写出来不好吧。”

“不写就算啦!”

这时一个夹着长长旱烟枪的老汉急匆匆径直走到这妇女跟前,手指指着妇女脑门:“唉,你也不嫌丢人!赶紧回!”

那个妇女一听这话,脸唰的就涨红了,抬头委屈地看着那个老汉,说:“爸,你也说不下你儿子!我今天就是要专门丢他的人!我就要把这贴到大门上,让大家都看看,这日子没办法过了!我一天轧手套挣钱,他整天和一帮老婆老汉在一块儿打麻将,家也不顾,娃也不管,还爱喝个马尿(啤酒),喝多了回来闹火,还打我,你看! ”说着就挽起袖子让看胳膊上的瘀痕。

老汉嘴张得老大不知该说啥。长叹一声,扭头走了。

对这名妇女的丈夫马某我也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他们夫妻俩矛盾这么深,得好好地调解一下。我想试试他们还有感情没,就说:“你男人要是再赌博你就报警,我们把他抓起来,让政府好好教育教育。”她脸色唰一下子变了,嗫嚅半天:“他们也是亲朋好友玩玩,一毛两毛的,也算不上是赌博吧。我关键嫌他不管家,大钱挣不来,小钱看不上,还脾气大得很。”我一听,心里笑了,这事好办,他们还是有感情的啊,还是想把日子过好。

我说:“嫂子,对联我保证给你写,咱不急。这警务室门口风大,把人冻的,到你家喝口热水行不。咱把你男人叫回来谝谝,我和王书记给他说道说道,不行看我们咋收拾他。”

王书记是这个村多年的老支书了,能说会道,古道热肠,经常处理各种纠纷,在这一片威望很髙,也是派出所组织评选出的乡贤评理员。

在路上,我们就商量。王书记说:“他爸是个退休工人,家底原本不错,只是他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回家务农又下不了苦。媳妇是泼辣人,心气强,见不得他整天无所事事,两口子就经常闹火,最后他爸让他分门另住了,他更是没人管得下了。清官难断家务事,村里谁说也没用,只有我说他还不敢顶嘴。”

了解情况后,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这马某关键是大钱挣不来,小钱看不上,没个正经营生。而我当社区民警,对各村情况都了如指掌,前两天大王村老刘还让我打听给他才买的中巴车找个跟车卖票的。

来到村东头,三间旧瓦房,倒也严实,但和隔壁两邻的三间两层相比就很是贫气了。这两年,农村情况好了,在外打工的人多,一家一家新房都盖起来了。

马某媳妇添了把柴火,茶水很快烧热了,一时间整个屋子暖和起来。

刚端起杯子,听见外面脚步嗵嗵响,马某在院子就嚷嚷开了:“今儿长本事了,把我人都丢到街面上了!”

王书记起身呵斥道:“你没看谁在屋里你就抡风!你好好的,你媳妇能对你有意见?”

马某看到我们在,气焰落了下去,嗫嚅半天:“我咋没好好的了?又没干啥违法的事。”

王书记说:“你看咱村这两年家家户户都把新房盖了。现在社会这么好,只要你肯下苦,勤俭,咋都把日子过好了。”

“我这不是等年一过就准备出去找活儿打工呀。”

“去年一年,让你出去找活儿干,过完年,你说十五过了年才算完;十五过了,你又说到二月二龙抬头才好出行;二月二过了,你又说等二月八庙会结束再说……”媳妇越说越生气,眼泪都溢出来了。

 王书记说:“这么大个小伙子,不想着寻个正经活儿赚钱,整天打个一二毛,有啥出息! 日子过不到人前头去,还有脸打媳妇! ”

 “我……”马某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唱起了红脸:“王书记,他也知道错了,你也别训他了。咱看看他以后表现再说。”马某急忙说:“对,我今后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让媳妇娃都过上好日子。”

“好,这才有男子汉的样子!那你有啥打算?”

“我这么长时间没出去,也没啥手艺,不知道干啥呀。唉!”

“既然有出去找活儿干的想法,刚好大王村老刘买了个中巴车,生意好得很。我给他说说,你给他帮忙跟车卖个票咋样?”马某忙问:“这一天跑来跑去的,能挣多少钱?”王书记躁了,说他:“你高中文化,也念了不少书,知道一口吃不成大胖子的道理吧。你整天不动弹,还能把日子过好?”马某媳妇也着急了:“你去年一年找了个啥活儿?今儿个民警为咱联系活路,你还挑三拣四的,就你这今后谁愿意帮咱!你有本事自己找活儿去。”马某憋了半天,才说:“我也想把日子过好呢,不是谈嫌,我是怕我下不了这苦。我去,我一定好好干!谢谢兄弟!”我又给他紧一下绳说道:“要去就要好好干,别让人说我寻了个烂怂人,我也没面子。”马某连声称是。

我随即和老刘电话联系,把事情定了下来。第二天,我又带着马某去和老刘见了个面,把一些具体的事又给马某争取下来。

看着马某媳妇的眉眼逐渐地展拓开来,我趁机说:“咱商量商量。这个春联儿自古都是写一些祝福吉祥的话,贴在门上喜气洋洋的,咱能不能把你这对联稍微改一下,也讨个好兆头。”她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说:“你给咱写,我听咱民警的。”

我沉吟片刻:“就写这副吧,‘今推明明推后不行动何时能致富,勤持家少积多有志气方可奔小康。’对脑(横批)就写‘勤劳致富’,怎么样?”大家都说好。写就了,马某和媳妇你抹胶水他取凳子,贴在了大门上。

2.jpg

马上就要过年了,村里锣鼓队热火朝天地敲起来了,咚咚锵,咚咚锵,像春雷,像战鼓,给村里人新一年的生活鼓足了干劲……

我后来工作调动到了分局。但我一直关注这家人,时不时打个电话问一下,鼓励鼓励,加加油。知道马某跑车肯吃苦,攒下钱后媳妇儿在家又开了个小卖部,日子过得不错。

春节前,他们两口子专门来找我写春联。还是马某媳妇编的,内容是: “闻鸡起舞天道酬勤,齐心协力共奔小康。”

我说,对脑就写“家和万事兴”吧,祝福你们和和睦睦,日子越过越好。

小两口说,对脑坚决、必须、一定要写上:

“警民一家亲!”

(作者系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户政大队民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