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选商城

《利剑》——一部基层民警讲述警察故事的法治文学力作

来源:微信公众号:福尔摩斯探案俱乐部 作者:张建芳

  1.jpg

群众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

 

攻心智破诈骗案

 

案件连续地被侦破让廉忠诚沉浸在破获串案的喜悦中,然而一种无形的压力涌上心头。严打快结束了,自己有可能会回到原单位,他需要思考下一步自己的去处。

这时,朱铜兴冲冲地走过来说:“廉组长好!我的事已经顺利通过了,感谢大家抬举。现在也没有任务了,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廉忠诚道:“我有一个案子还没有结束,办完就休息。”

朱铜道:“始终如一的精神可嘉,值得学习。”

廉忠诚道:“别奉承了,下一步到哪高就呀?”

朱铜道:“在希望派出所任副所长,以后请多关照。”

廉忠诚真诚地笑道:“朱所长好!祝贺你高升呀!”

朱铜道:“你老哥是过来人,多帮助。”

廉忠诚道:“你太客气了,后生可畏!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正说话间,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跑过来道:“这里是反诈骗工作组吗?我找一下廉组长。”

廉忠诚道:“我就是,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医生道:“我刚才报警了,你们的民警说:‘现在都到派出所报警了,今天休息。’因事情很紧急我就来找你了。”

廉忠诚道:“你说吧!他们不管我管。”

朱铜道:“现在也没有得分了,你干也白干,让他到派出所报警多省事。”

廉忠诚道:“这里一天没有解散,我们就要为群众排忧解难,办理案件,我决不推诿扯皮。”

医生道:“我听说这里的廉组长能办案,就慕名而来,希望能帮帮我。”

廉忠诚苦笑道:“我就是你说的廉组长,这么半天了,你还没有说什么事呢!”

医生着急道:“我从医已经二十五年了,没有见过在屁股上注射青霉素会烂屁股的事情。有个男子一星期前到我的诊所看病,我给他注射青霉素治疗疾病,前天男子过来让我看他的屁股,发现针孔周围红肿了一大片,他今天来让我检查,屁股上有一片铜钱大小的腐烂,并且腐肉已经被清除,露出里边的红肉伤口,我给他消炎治疗,他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反倒强烈要求我给他经济赔偿。我想这个事比较特别,就特殊事情特别对待,同意赔偿他,可是他张口就要五万元。我仔细一想,打针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例子,我的老师、同学、战友也没有经历过,我觉得这里边肯定有蹊跷,怀疑他是故意敲诈我,才故意把屁股弄烂的,就来报警了。”

朱铜打断医生的话说:“廉组长,你忙吧!再见。”

廉忠诚帮朱铜拿着东西送到车上道:“兄弟不远送了,一路走好。”

廉忠诚送走朱铜后对医生说:“这个问题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从来没听说过注射青霉素会烂屁股。你先稳住嫌疑人,我查查再通知你。”

医生催促道:“他们一共三个人,快一点儿行动,否则人就跑了。”

廉忠诚拿起电话通知姚新建、杨朴实带人到单位接受任务。廉忠诚道:“现在大家都休息了,只有我们的案件还没有结束,又有新的案件发生了。按照首问负责制的规定,我们接受了群众的报警,就应该为群众挽回损失。有三个人在小诊所上演苦肉计,我刚才查询了110记录,没有发现相关的报警。我们三个人分头到案发诊所周围的小诊所进行摸排,发现类似情况及时报告。”

2.jpg

三人分头行动。姚新建首先发现一家诊所,一个值班的女医生告诉他,几天前有一个自称白丙的男子在这里打过青霉素,今天上午又来了,发现屁股打针处腐烂了,和她商量经济赔偿的事,她怕耽误营业,就赔偿给他一万五千元医药费。杨朴实在小区门口的诊所也发现了类似情况。他们俩分别向廉忠诚进行了汇报。

廉忠诚电话通知姚新建和杨朴实带领人员立即到报案的诊所抓捕嫌疑男子白丙,并请三个受害人到专案组确认诈骗嫌疑人。

白丙束手就擒,被带到反诈骗专案组,三个受害人也陆续来到专案组接受询问。

杨朴实请示道:“廉组长,我负责制作材料,上报审批吧!”

廉忠诚道:“好的,发挥你的长处,我和姚新建突审白丙,这个案件即使他不承认,有三个证人也同样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关键是另外两个同案犯,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姚新建道:“白丙是南方人,说话我们听不懂,问他问题,他只是摇头不回答。”

廉忠诚道:“这明摆着是不配合工作,一起问。”

廉忠诚和姚新建一起走进审讯室,廉忠诚道:“白丙,你叫什么名字?”

白丙摇头不语。

姚新建道:“你小子在诊所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怎么了?现在装听不懂了,老实点儿。”

白丙仍然摇摇头,默不作声。

廉忠诚道:“姚队长,出来一下。”

姚新建跟着廉忠诚到办公室商量对策。姚新建道:“这骗子更狡猾,现在只抓住一个人,骗术并不高明,演的是苦肉计。他们应该有攻守同盟,想挖出另外两个同谋,他不说出实情,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

廉忠诚道:“想攻破他,方法有的是,看用不用了,有点儿危险并且容易引起投诉,对付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坚固的堡垒仍需猛炮轰呀!”

姚新建笑道:“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了。我们也没必要承担那么大的风险。”

廉忠诚道:“我只是打个比喻,我们这样……这样办,既没有风险,他又会在精神上承受不了,主动缴械投降!”

姚新建道:“人称你是小诸葛,真有两把刷子,有点儿意思,听你的,让他就范。”

廉忠诚道:“我们两个分头行动,到现场看看,谁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不能有差错,也不能说错话,一定要把氛围营造出来。”

姚新建道:“这种事虽然没有做过,在电视里、书里都见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一定能做好。”

廉忠诚道:“一个小时准备时间够用吧?”

姚新建道:“足够用了,我们分头行动吧!”

廉忠诚和姚新建再次见面时,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廉忠诚道:“可以开始了吧!”姚新建点点头,两个人走进审讯室。

廉忠诚看到小李也在做笔录,兴奋地说:“小李,你也来加班了,我和姚队长询问白丙,你做记录吧!”

小李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廉忠诚从白丙携带物品中拿出白丙的身份证说:“白丙,你叫什么名字?”

白丙瞪着大眼睛看着民警不回答。

小李道:“他不回答问题,我怎么记笔录?”

廉忠诚道:“记个‘不语’就可以了,以后不回答的都记成‘不语’。”

廉忠诚接着问:“性别、年龄、住址、经过……”

廉忠诚和姚新建一直问下去,白丙一句话也没有回答,小李记的笔录从头到尾回答的都是“不语”。

小李道:“领导,我从来没有记过这样的笔录,除了当事人的身份信息外,其他的都是‘不语’,真是笑死人了。”

姚新建命令道:“让他签字!”

小李把笔录拿到白丙面前:“你看有不对的地方或者有什么要说的,可以讲讲,我给你记上,签个字吧!”

白丙瞥了一眼,不说话也不签字,小李有点儿生气地把笔录拿到廉忠诚面前:“组长,你看这怎么办?”

廉忠诚道:“在笔录上注明情况,我和姚队长签名也是合法的,交给杨队长报批。如果每个嫌疑人都沉默不语,就可以逃避惩罚,那么法律就失去作用了。他也不是聋哑人,正常处理。”

小李拿着笔录和调取的医药发票、诊断证明等材料去找杨朴实上报审批,廉忠诚对姚新建道:“我们地下室里两个小偷骨头可硬了,我们去欣赏一下兄弟们审问人怎么样?”

姚新建加重语气道:“据说兄弟们问人不比戴笠逊色。”

廉忠诚咂咂嘴道:“就是有点儿残忍,违背上级的规定。”

姚新建故意对着白丙说:“什么上级的规定,不让打人骂人,不让刑讯逼供,看对谁了,像这样的货色,收拾收拾也无妨,受不了就承认了。”

廉忠诚附和道:“可不是吗?有的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该受罪。”

姚新建道:“正好白丙不说话,不配合我们工作,把他带到地下室尝尝新研制的迷魂汤怎么样?”

廉忠诚自信地说:“等他的刑拘手续批完了,再领他过去。”

姚新建神秘地说:“我们那里比较隐秘,不能让外人知道,我去拿一个头套给白丙戴上,这样保险些。”

廉忠诚夸赞道:“你又开始绣花了,心很细呀!想得很周到,成败在于细节,你去吧,我看着他。”

小李走进来高兴地说:“廉组长,刑拘手续批下来了,这是刑拘证,你过目一下,让这个坏蛋签个字吧!”

廉忠诚点头道:“好吧!你去让他签字。”

小李把刑拘证放在白丙面前的审讯椅上,拉长声音道:“白丙先生,你因诈骗被刑事拘留了,这是拘留证,请签个字吧!我们要通知你的家人,告诉我们通知哪一位,否则我们将按照户籍地址通知你的家人。”

白丙大声说道:“不会吧!我一个字也没说,你们就把我刑拘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廉忠诚以教育人的口气说:“你们三个人共同作案,不止一个受害人,我们已经落实了三个受害人和其他证据,被骗金额达到四万元,这么多的证据、证人,不拘你拘谁去。”

白丙还嘴道:“我不认倒霉,你们冤枉我,小心我去告你们。”

廉忠诚威胁道:“就你坏,不老实交代同伙下落,一会儿让你尝尝迷魂汤的滋味,还告状,岂有此理。”

白丙生气地说:“我不签字,看你们能怎么样?”

姚新建拿着头套进来道:“你不签,我们签,注明情况也是合法的,一样把你送到看守所。”

廉忠诚用缓和的语气道:“白丙不配合我们工作,刑拘后二次笔录也无法进行,我去地下室看看小偷交代了没有,给他一次机会,如果没效果再把他带去过堂。”

姚新建和小李表示赞同,廉忠诚去办公楼的六楼把人员和工具准备好,等待姚新建和小李的到来。姚新建和小李又审问了一会儿,白丙拒不交代同伙下落。姚新建用头套把白丙头部套住,打开审讯椅,把白丙双手打上背扣,带着白丙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又带到楼里,一会儿上楼一会儿下楼。过了一个多小时,姚新建和小李终于把大汗淋漓的白丙带到六楼办公室门口,从门缝里传来廉忠诚愤怒的训斥声:“车子是不是你偷的?”

只听“小偷”疼得咬牙道:“干部,疼死我了,真不是我偷的。”

廉忠诚恶狠狠地说:“不是你偷的车子,工具怎么在你身上,干什么用的?”

“小偷”强忍着疼痛怯懦地说:“这些工具是修自行车用的。”

廉忠诚用棍子在床上狠狠地敲了一下道:“凌晨三点钟,你修哪门子自行车?给他加一块砖。”只听到“小偷”的惨叫声:“妈呀!疼死我了!”

姚新建在门外听到小四川鬼哭一般的喊叫声,心里窃喜:这小子把戏演得跟真的一样,不信白丙不招供。他抬手敲敲门道:“廉组长,我是姚新建,我们把白丙带到地下室了。快开门!”

廉忠诚打开门让他们进来,重新把门锁好,然后说:“让白丙先蹲在地上,把他捆好,下一个轮到审问他。”

姚新建和小李打开白丙的手铐,用绳子把他捆好等待审问。廉忠诚继续审问那个“小偷”:“你承认不承认?”

“小偷”痛苦地说:“真不是我偷的。”

廉忠诚用棍子在床上连敲了几下:“你非得逼我出手,小李,把迷魂汤拿过来,让他尝尝。”

小李把迷魂汤往“小偷”嘴里轻轻地喷了一下,“小偷”大叫:“妈呀!呸呸呸呸!”

小李咬牙切齿地说:“再不说实话,往你鼻子里灌汤。”

“小偷”边往外吐东西边说:“我服了,我服了,我说,这是啥东西?真是让人生不如死呀!”

廉忠诚哈哈笑道:“把他带走吧!还是软包蛋,迷魂汤刚用上,过了一招就投降了。姚新建,把白丙带过来。”

姚新建和小李押着白丙走过来,感到白丙的双腿颤颤悠悠的,不听使唤,小李提议道:“廉组长,让白丙先尝尝迷魂汤的味道怎么样?”

廉忠诚反问道:“你觉得呢?”

小李拿过喷剂道:“刚才味道散发在空气中,我现在还没有缓过来劲呢,眼睛还在流泪呀!他可好,眼睛盖着呢!不过他的鼻子应该闻到味道了,这样先让他的嘴感觉一下,看他的适应程度再决定给他嘴里喷多少。”

廉忠诚问道:“白丙还是不配合吗?自身难保了,还想一个人扛着三个人的罪恶,猪鼻子里插葱装象呢!最后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想感受一下十几种审问工具的威力吗?”

白丙浑身哆嗦了一下,小李道:“别啰唆了,他不听。”说着不顾白丙的躲避,强行分开头套把白丙的嘴露出来。白丙边躲边说:“我现在说了还算立功吗?”

廉忠诚肯定道:“还算立功,不过最后定论不在我这儿,主动交代比被动交代处理轻得多,你说吧!那两个人是谁?住在哪里?”

白丙诉苦道:“他们两个都比我厉害,经常欺负我,你们看到了受罪的是我,可给我分钱最少,他们每人分一万五千元,我分了一万元,我还保他们干什么?我交代,白甲、白乙两人住在翰林洗浴中心,我带你们去找人。”

姚新建拍了拍小四川的肩膀,竖起大拇指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四川笑着也点点头竖起大拇指,等待廉忠诚的下一步指示。廉忠诚果断地命令道:“走,上警车。”

姚新建和小李把白丙的头套重新戴好在楼内绕来绕去,才把白丙带到警车上,和廉忠诚一起去翰林洗浴中心抓捕白甲、白乙。

白丙用钥匙打开洗浴中心的房门,看到白乙正在整理物品准备逃走。小李冲上去将白乙按倒在地上铐上背铐道:“警察,跟我们去一趟公安局。”

白乙很配合地说:“看到白丙我就知道你们是警察,这下完了。”

廉忠诚问道:“白甲在哪里?”

白乙道:“白甲早上就离开龙海市去广州了。”

廉忠诚道:“你们作案用的工具放哪了?”

白丙道:“白甲提供的工具,白乙给我打的针,里边是稀硫酸,白乙用完的工具从这个窗户扔下去了。”说着白丙趴在窗户边用手指着说,“你看二楼平台的针管和药瓶子还在呢!”

姚新建急忙拉住白丙的衣服道:“过来蹲下。”又对小李道,“看好他,注意安全。”他用相机固定好证据,把这些证据提取后,大家带着白乙和白丙回到单位。白乙看到大势已去,全部交代了作案的过程,承认在医生注射的针孔处二次注射稀硫酸,故意造成白丙屁股溃烂,以此敲诈多家诊所。他们主要选择那些没有营业执照的黑诊所,这些诊所被敲诈了也不敢报警,一般都会乖乖就范进行经济赔偿,息事宁人。

杨朴实办理了白丙、白乙的刑拘手续,回到专案组。廉忠诚正在接受龙海市媒体采访,《大江报》、《龙海晚报》、《龙海商报》、省市电视台记者云集于此,一时间“烂屁股阴谋”传遍了街头巷尾,不几日中央电视台新农村频道专题采访此案,制作“烂屁股阴谋”专题片,把第一起用苦肉计实施诈骗的“烂屁股阴谋”传遍全国,遏制了该类诈骗案件的发生。

 

3.jpg

作者简介:张建芳,现任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文化路分局治安中队指导员,二级警督警衔。河南省伊川县人,种过地、拉过车、当过兵、从过警。

1986年参军,1990年毕业于郑州防空兵学院,分配到沈阳军区某部队服役,历任排长、指导员、副营职干事等职务。2000年转业到郑州市公安局工作,历任派出所副所长、治安中队指导员等职务。工作之余喜欢码字,时有通讯、新闻报道、随笔、论文见诸报端。创作的两万余字的图书《成人礼赞》伴随儿子平安度过青春期,同时也让许多孩子深受启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