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银幕内外 —— 离别与离别的彼此渗透

来源:朝花时文 作者:李佳



  7月20日,全国电影院复业;在此之前,我们已经与大银幕离别了179天。再见,难免喜悦:各大媒体纷纷刊登讯息;我迫不及待地买了票,成为第一批“重逢见证者”。

  刚经历了离别,我选择的电影也是关于离别的。《第一次的离别》,王丽娜导演的处女作,曾斩获柏林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东京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金鸡奖等多个电影节大奖;它是影院复业第一天上映的唯一新片,也是呼声最高的一部。

  天高,云淡,瀚海苍茫,有血红的胡杨林,也有成群的牛羊,天地宏阔,牧歌悠扬,拉长了时光。一切,如此明亮,又如此忧伤,这里是离别发生的地方。故事的背景地在新疆,王丽娜导演是新疆人,这富有张力的画面正是她心中的故乡,也是她想呈现给观众的故乡;为了一次完美的呈现,她和团队整整驻地拍摄两年。电影里倾注着她的乡愁。乡愁是惆怅的,也是深情的,乡愁的颜色浓烈、富有层次感;这样的颜色,是属于大银幕的。

  离别久了,有时会淡忘;相守本是一种习惯,而离别则消减习惯。记得电影院刚刚停业时,身边有许多人盼着要去影院看《夺冠》《唐人街探案3》《花木兰》……宅家过程中,大家“开发”了不少观影平台,似乎“不去电影院也行,足不出户什么都能看”。但是,淡忘不等于忘却,暂代不意味着替代。电影是光影艺术,在电影元素里,故事和画面是平分秋色的。《第一次的离别》就是这样典型的电影。

  在电影院里,大银幕与观众彼此渗透。大银幕上,天那样蓝,草那样绿,沙上的足印清晰可见,连羊羔的睫毛也一根根数得出,观众仿佛能闻到羊羔嘴角奶汁的清香……在这样的画面里,人与自然无限接近,一个人卑微得像一粒沙;牛羊、驴子、棉花丛、胡杨树也骄傲得像一个人。这干净、缥缈、深沉的地方!它是新疆沙雅,是男孩艾萨的家。

  艾萨,《第一次的离别》的主人公。他和父母、哥哥,还有好友凯丽比努尔姐弟都生活在沙雅,这是他的世界、他的天地。这世界纯真,像流淌在大漠的清溪;这世界淳朴,如同他们被风沙和太阳刮红了的脸庞;这里的一切都慢,像那些需要一个个手工采摘的棉桃。这里的人与人之间,感情也醇,艾萨的妈妈在他很小时患病,生活无法自理,不能说话,经常跑出去,艾萨小小年纪便承担起繁重的劳动,还要在劳动、读书之余照顾妈妈,但他和哥哥对妈妈的爱从未改变过,透过大银幕,这爱全融在他们为妈妈细致梳理的发丝里。发丝灰白,细而柔软,根根都连着心。

  镜头无声切换,岁月静静推移;胡杨林悄然改变:春季苍茫若沙,夏季绿意如新,秋季鲜红似血,冬季洁白如霜……仿若人生,乍看一成不变,实则变化无处不在。大银幕里,艾萨走过了一次次离别:哥哥外出上大学,妈妈被送进养老院,凯丽比努尔姐弟转学去了另一个城市,就连他和凯丽养大的小羊也在风雪之夜走失了……

  人生际遇,就像生命本身,充满偶然,没有人知道下一段将与谁相遇、与谁分离。但离别的并非永远消失,我们将带着记忆走下去;离别的也可能重逢。就像电影中凯丽妈妈所说:“每一个人都要学会离别。”苍穹之下,走过离别的艾萨像往常一样赶着羊群,他的前面,旷野茫茫;待羊群回圈,艾萨倚着栅栏专注地望天——那是他和凯丽姐弟一起坐在胡杨树上望过的天;那时的天也这样高,未来却没有这样远。艾萨的眼眸深邃,里面装进了思念,还有希望。那一刻,我们突然发现:这个孩子长大了。远方,飘来悠扬的牧歌,它在赞美母亲,也在赞美生活;在不朽的胡杨树旁,成长也像一首牧歌。
  在电影之外,在现实之中,刚刚复业的电影院,经历了179天的离别,再见时没有情绪的大起大落,也没有预见中的“报复性消费”,有的只是自然而然。走出放映厅时,我才注意到电影的海报,在“第一次的离别”下面写着:久别盼重逢。一个“盼”字里的,是懂得、是思念,更是憧憬。
 

  作者简介:李佳,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现供职于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上海微型小说学会理事,浦东公安分局文学社社长。多年来,她以报告文学、散文创作为主,近年开始创作小说,素材取自现实生活和公安工作土壤,从微观视角出发探讨某类群体所面临的共性问题。作品散见于诸报刊,累计20万余字,并曾多次获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